奇书网 > 没有来生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没有来生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托尼老板去办理了退房手续,搭乘早上八点的飞船,他们前往了最后一个目的地——巴绿尼。

    他们在飞船上聊起了昨天的奇幻经历。奥利维亚是主讲,他绘声绘色的说着自己和穆根在树底的遭遇,不明种族的白色小鸟,神奇的绿色叶子,帅呆了的飞行过程……然后又说到了树顶上的奇遇。

    爱多里商业街的街坊们津津有味的聆听着。

    奥利维亚讲完后,巴亚蒂太太摸了摸他的左臂,仔细检查了一遍,她权威地说:“这只胳膊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小奥利,你不会是做梦吧?翘课出去玩结果睡过头了什么的……”约翰老板笑嘻嘻的打趣他。

    奥利维亚撇了撇嘴:“昨天我可是整个左胳膊都断掉了,又红又肿疼得不得了,还是穆根给我接上的!”

    穆根点点头。

    “对了!我们还捡了好多世界树叶子回来呢!你们看看就知道!”想到了什么,奥利维亚精神一振:“布尼老板的关节炎、玛利亚婆婆的风湿……巴亚蒂太太快看看能不能给他们用!”

    他这一提醒,穆根也想起来了。昨天回到酒店的时间太晚了,他们就没有查看背包,今天一早更是起得有点早,直接拎上就来赶飞船了。

    “就是这两个。”穆根从椅子下方的行李箱里拿出了两个背包,一个是正常的背包,而另一个则是用奥利维亚的长袖体恤绑成的。

    拿过自己的t恤,奥利维亚得意洋洋的打开了它:“你们看!啊?”

    背包被解开的瞬间,他傻眼了:t恤里面空空如也,竟然什么也没有!

    与此同时,穆根也打开了自己的背包,和奥利维亚那边的情况一模一样,这个背包里之前满满的叶子也都完全不见了!只剩下之前穆根为了不污染环境塞进来的旧绷带。

    面面相觑,两个少年愣住了。

    穆根捡起了背包里的绷带,他只是习惯性的想要把绷带卷起来而已,岂料,在拿起绷带、看到绷带另外一侧的瞬间,他“哎”了一声。

    “看。”翻过绷带的另一面,穆根把手里的绷带展示给大家看了:

    厚厚一层绿色的硬壳子,却是树下的叶子弄成的绿糊糊。

    “果然不是梦呢~”奥利维亚于是又开心起来。

    如果是其他大人,面对这种情况大概会一笑而过,不过爱多里的大爷婆婆们则不同。

    巴亚蒂太太接过了穆根递过来的绷带,仔细弄掉一小块,她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具箱,把那一小块硬壳放在专业器皿内检测了起来。

    “确实是植物成分,和水分、黏蛋白、黏多糖……结合,生成了奇怪的结构。这是把叶子嚼碎了吧?唔……不仅仅是唾液,里面还有一种奇怪的物质,我的检测仪内没有存储这种物质的相关资料,无法判定……”

    对照着仪器上显示的成分表,巴亚蒂太太分析道。

    奥利维亚瞬间心虚:那种无法判定的物质,该不会是那些小鸡的便便吧?为了面子着想,奥利维亚刚刚在叙述的时候可以简略描述了小鸡吃完叶子到处大便的场景。

    “是小鸡的口水吧?当时为了处理奥利的伤口,我和一只小鸡一起给奥利嚼碎叶子糊上去的。”穆根想到了当时的另一个细节。

    “有可能,你们不是得到了一只……鸡吗?回头给我弄一些它的唾液让我分析一下,好吗?”巴亚蒂太太道。

    “没问题。”世界树先生送的鸡一早就被阿尔法大伯放到宠物舱托运去了,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

    “巴亚蒂太太,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其他人不一定看得出来,然而托尼老板立刻察觉了巴亚蒂太太语气下的郑重其事。

    巴亚蒂太太点了点头:“我之前从未见过世界树的叶子,也没有见过那种鸡,不过通过检测,这两者结合之后生成了一种奇特的物质,活性非常高!分析结果显示它可以极大的促进新陈代谢,帮助旧细胞消亡,刺激新细胞生成,除此之外,还有极高的基因修复力。”

    作为一名基因修复学专家,巴亚蒂太太虽然外表沉静,可是她的内心已经熊熊了。

    “那……这个对布尼老板的关节炎有用吗?”穆根眨了眨眼。

    “可以治好玛利亚婆婆的风湿吗?”奥利维亚眼珠转了转。

    巴亚蒂太太怔了怔,然后缓慢的露出了一抹生硬的笑容。

    “当然,可以。”

    “哦哦!”布尼老板和玛利亚婆婆也高兴了,分别举起一只手,他们和两个少年击了一下掌。

    “那只鸡暂时不要宰了。”察觉到这只鸡可能会有的其他功能,阿尔法对机器人a下命令了。

    “是。”机器人a立刻遵命了。

    宠物舱的大白鸡就这样逃过了被成烧鸡、白切鸡、炖鸡等一鸡三吃的命运。

    作为一头过于圆润的肥鸡,阿尔法倒提着它过来办理入舱手续的时候,船舱管理员建议他最好随身携带这只鸡的。如今人们流行饲养凶猛型的宠物,这只鸡在船舱其他宠物眼里实在是难以抵挡的诱惑,面对其他宠物的威慑力,这只鸡可能会害怕。

    阿尔法拒绝了。

    按照奥利维亚的说法,这只鸡实在太能拉了。为了不污染游客舱的环境,阿尔法决定还是把它放进宠物舱。

    果然,大白鸡被送进宠物舱的时候,它立刻被舱内所有的宠物围观了。

    作为星级旅行飞船,这艘飞船的宠物舱也是非常豪华,为了照顾宠物们的情绪,整个宠物舱的地板铺着整齐的草皮,飞船壁也用虚拟技术虚拟出了蓝天白云,笼子是透明的,宠物们虽然被各自禁锢在自己的笼子里,不过从视觉上看却是开放而舒朗的。

    由于只有一只禽类宠物,大白鸡得以被单独拴在了树枝上,被关起来的瞬间,大白鸡凄厉的叫了一嗓子:“叽叽!叽叽——叽!!!”

    宠物管理员被它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这并没引起他的过多注意,在每头宠物的笼子前放了充足的饲料,他就出去了。

    然后,在飞船起飞的时候,他再度听到了“叽叽叽”的声音。

    难以置信的看着终年云雾弥漫的世界树顶,他看到了扑棱扑棱飞着的白色小鸟。

    “这是来自同伴的道别吗?真是难舍难分啊。”端着茶水喝了一口,管理员眯了眯眼。

    然后飞船就起飞了。

    听不懂白叽叽语言的管理员美妙的误会了。

    白叽叽们根本不是来告别的。

    “抢食的白胖子终于走啦!”

    “走啦!”

    “走啦走啦!”

    白叽叽们其实是在欢呼来着。

     ̄▽ ̄

    被关在宠物舱笼子里的大肥鸡悲伤了一会儿,在悲伤中,它闻到了食物的味道,难过的吃了几粒挂在树枝上的饲料:哎?味道好极了?!

    化悲愤为食欲,它大吃大喝起来。甚至,吃完自己的饲料,它的小眼睛又瞄到了周围邻居们的饭盆里。

    然后,它就用嘴把脚上的链子敲碎了(⊙o⊙)。

    吧唧一声砸到地上,它直直朝楼下邻居的食盆跑去了。笼子里的巨大猛兽咆哮着,看起来可怕极了,可是这头没啥见识的土著大白鸡哪里认得它?愣是一点不害怕,大白鸡非常习惯的叼起人家的食盆大吃大喝起来。

    一边吃一边拉,等到管理员再次进来的时候,整个宠物舱内充满了奇怪的味道。

    管理员一眼就注意到了草地上的鸡屎。

    “可怜的小家伙,都被吓得拉稀了。”唏嘘不已,管理员第一个就把大白鸡抱出去了。

    就这样,发生在某个宠物舱的宠物欺负事件就这样结束了。

    在这起事件中,大白鸡觉得跟着穆根他们伙食真不错,从此铁了心跟他们一起住了下来。

    在巴绿尼下船的时候,抱着大白鸡的奥利维亚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奥利?”发觉奥利维亚不动了,穆根也站住了,顺着他的视线,穆根看到了一个男人:那个人是个中年人,穿着十分普通,样子看起来有点凶。他的脚边放着一个有些年头的行李箱,看样子正在等飞船。

    “是认识的人吗?”穆根问道。

    奥利维亚没有立即回答他。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也注意到奥利维亚了。

    盯着奥利维亚,像是辨认了很久,他忽然站起来走过来了。

    “是……奥利……奥利维亚吗?”他的声音有些局促,有些不确定。毕竟,现在的奥利维亚和他记忆里的完全不同,他生怕认错了冒犯了人家。

    “……”高傲的扬着下巴,奥利维亚没有说话,他周围的气氛一下子从闲适变成了紧张,他怀里的大白鸡第一个察觉了这种气氛的变化:原本松松抱着它的怀抱一下子紧了起来。

    “叽叽!”它抗议的叫了起来。

    “奥利?”穆根担心的拉住了他。

    感受到穆根手指的温度,奥利维亚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奥利?果然是奥利维亚啊!你变得太多,我都不敢认你了。”那个男子却听到了穆根的称呼,他笑了笑:“你现在看起来就像有钱人家的少爷,一定是被好人家收养了吧?”

    男子说话的同时,奥利维亚心里非常混乱。

    无数很久以前的回忆涌上了他的心头。

    那些黑暗的,充满了饥饿与疼痛的记忆,属于孤儿院的奥利维亚的记忆。

    眼前的男子也是记忆的一部分。

    那段苦涩记忆中唯一带给他甜蜜味道的,是眼前这人店里的糖果给他带来的。

    眼前的男子,是孤儿院附近唯一一家糖果店的老板。

    没有零用钱,奥利维亚经常和其他孤儿院的孩子去那家店门口看,这个男人就会拿着扫把过来驱赶他们。奥利维亚至今仍然记得他挥舞着扫把的样子。

    等自己长大以后,一定要干掉那家孤儿院!干掉孤儿院的院长!顺便干掉那家糖果店的老板!

    这是奥利维亚内心一直潜伏着的另一个残暴的愿望。

    这个人虽然是个坏蛋,不过他做的糖果却非常好吃,离开孤儿院那一年某个节日,孤儿院的院长不知抽了什么风,居然买了糖果给院里的孩子吃。

    甜蜜的、充满了幸福的味道,这些五颜六色,好看的不得了的糖果是那个男人店里的,奥利维亚一眼就认出来了。

    “我做的糖好吃吗?我见你经常过去看,那年就搬了一箱子糖果给你们院长。”那个男子却继续说着,“你的个子小,抢不过大孩子,不过这么多糖在多人也够吃了,你吃到了吗?”

    “吃到了一块红色的,一块绿色的。”奥利维亚小声说了一句。

    “只抢到了两块啊……”男子叹了口气,半晌他又小跑回行李箱附近了,在里面摸了半天,最终拿出来一袋五颜六色的糖果,“给你,所有口味都在这里。”

    曾经梦想中最想得到的东西如今触手可及了,可是——

    “我现在不喜欢吃甜的了。”奥利维亚摇了摇头。

    于是,男子便尴尬的愣住了。

    最后还是穆根帮他接过了糖果:“谢谢大叔!”

    “你是……”男子迟疑的问了一句。

    “奥利是我家的孩子。”穆根笑着说。

    “啊!这样啊!”男子却手忙脚乱起来,半晌才整理好自己的手脚,明明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看起来还挺凶的,不过此时在穆根这个小少年面前却都略显拘束起来。

    “奥利维亚……是个很聪明的幼崽,是院里最聪明的幼崽,你们……你们……”

    “嗯,奥利特别聪明,无论是入学考试还是期末考试都是第一!”穆根透露了一点奥利维亚的近况,然后那个男子更高兴了。

    飞船登录的提示广播开始了,男子的登船时间到了。

    拎起行李箱,最后看了一眼奥利维亚,他匆忙离开了。

    他没有和奥利维亚说再见。

    能够在好人家长大,永远不要回到孤儿院,对这个幼崽才是最幸福的事。

    穆根把糖果袋装到了背包里。

    没有追问奥利维亚,穆根向前走去。

    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奥利维亚大步追过来了,伸出右手拉住穆根的左手,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紧的瞬间,奥利维亚心里忽然安宁了。

    发现了一些当年根本无法察觉的东西,各种负面情绪忽然没了,奥利维亚内心最深的一根暗刺就这样融化掉了。

    有些事情,没必要了。

    “他做的糖很好吃。”奥利维亚忽然说。

    “那我们晚上吃。”穆根笑着说。

    “嘘——别让大伯听到。”奥利维亚急忙压低声音。

    “好!”笑弯了眼睛,穆根轻轻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