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秦姝的东宫生活 > 第78章 人心

第78章 人心

作者:阿狸小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秦姝的东宫生活最新章节!

    秦姝坐在软榻上,听着葛氏的话 ,眼中闪过一抹了然,当下只笑道:“韩氏生得好,哭起来一定是梨花带雨,让人心生怜惜。”

    说着,秦姝示意了站在那里的银杏一眼,让她搬了个绣墩过来。

    “姐姐说得对,只是不知道 ,咱们那位太子妃,会不会心有不忍。”葛氏落座,意味深长道。

    听葛氏这样说,秦姝微微一笑,拿起桌上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

    “前几日给妹妹的那些药,可用完了?”秦姝喝了一口茶,随口问道。

    “多谢姐姐记挂,用了一段日子,还有少半盒呢,多亏了姐姐的那些药,不然奴婢身上怕是要留下疤痕了。”葛氏看着坐在软榻上的秦姝,满眼感激。

    秦姝看了她一眼 ,方才徐徐道:“你用着好,我就安心了。”

    葛氏感激的点了点头,突然低声说道:“自那日后,姐姐可曾见过姚氏?”

    秦姝摇了摇头,姚氏?不是在自己屋里被嬷嬷们逼着学规矩吗?算一算,她也有好些日子没见过她了。

    郭氏说了,姚氏一日学不好规矩,就一日不能出来。

    见着秦姝摇头,葛氏眼中闪过一抹笑意,道:“那日,隔着房门,奴婢可远远瞧过一眼。那一看,差点儿快要认不出来了。”

    “奴婢听说,姚氏的左腿,怕是废了。”葛氏想了想,才低声道。

    听着葛氏的话,秦姝愣了愣,显然是有些意外。

    废了?

    “不是一早就请过太医了吗?怎么她身上的伤还没好?”秦姝拿起桌上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随口问道。

    “姐姐难道不知,有时候请了太医,却还不如不请。说起来,也是姚氏自己愚蠢不堪,那太医开的方子,她竟然也敢喝。”

    听出葛氏话中的意思,秦姝眼中闪过一抹意外,面上却没有露出半分来。

    看来,倒是她低估了郭氏的狠毒。这一回,郭氏分明是要断了姚氏的活路。

    废了一条腿,姚氏往后怕只能任人欺辱,再也没有复宠的可能了。

    “她的腿废了,怎么还能跟着嬷嬷学规矩?”秦姝想起这事儿,忍不住问道。

    听着秦姝的话,葛氏笑的很是开心:“这便是太子妃的高明之处了,这姚氏自己伤没好就急着学规矩 ,这一不小心旧伤复发也是有的。谁能知道,她那条腿原本就是治不好的。”

    “奴婢也是私下里偷偷打听到的,想来过些日子,姚氏就会出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葛氏的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当日姚氏仗着自己淑女的位份,随意的让人羞辱她,如今落到这样的境地,她自然觉着心中格外的畅快,恨不得她再悲惨一些才好呢。

    葛氏没有刻意藏着心思,便叫秦姝看到了她脸上的那抹得意。

    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葛氏的变化实在是让人心惊。

    如今,她哪里还是当初那个懦弱无能,一句话都不敢说的通房葛氏。

    也不知道,是宫中的人都会变,还是说原本葛氏就是这个样子,只是之前她藏的太深了。

    秦姝觉着,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姐姐想什么呢?”葛氏突然出声问道。

    秦姝摇了摇头,笑道:“我只是在想,等姚氏出来,会是个什么样子。”

    葛氏笑了笑,得意道:“人都残废了,还能是什么样子。到时候,就怕吓着姐姐。不过她如今也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通房,想来也生不出什么事情来。”

    葛氏的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听着她的话 ,秦姝笑了笑,心中却是对葛氏生出一丝厌烦。

    秦姝很理解她见着姚氏失宠的心情,却并不意味着见着葛氏这副得意的样子,她心里头就觉着很舒服。

    “说起来,殿下还是更宠着姐姐一些。要不然,韩氏进宫这么长时间,殿下怎么会连她的面儿都不见,每日只肯陪着姐姐。”葛氏突然将话题转移了开来 ,眼中带着一抹羡慕和奉承。

    秦姝摇了摇头:“再怎么得宠,也不能和王才人比。我听说,前些日子殿下还赏赐了王才人一颗珊瑚树,那东西可是格外的贵重。”

    听着秦姝的话,葛氏笑着摇了摇头:“姐姐哪里还用得着羡慕她,她屋里的东西再好,姐姐难道就没有?奴婢瞧着,殿下待姐姐才是真心。要不然,也不会时常过来陪着姐姐用膳,奴婢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头可是羡慕的很。”

    秦姝听着葛氏的话,笑了笑,没有说话。

    见着秦姝面上淡淡的,也不说话,葛氏的心中闪过一抹暗怒。

    这些日子,她一直都费尽心思的讨好秦氏,为的就是想让她帮她一把,替她在殿下面前美言几句。

    不为别的,就为她也能和秦氏一样,有福气养育自己的孩子。

    之前,她一直以为,她的所有念想都得在殿下登基之后才能开始。可这些日子瞧着秦氏,瞧着如氏,她终于是想明白了。

    若要争宠,还是尽早些比较好。自古容颜易逝,若真要等到殿下登基,怕是什么都迟了。

    她或许可以凭着恭妃娘娘的缘故得殿下一丝眷顾,可那一点点的怜惜和眷顾,又哪里是她真正想要的。

    难不成,她辛辛苦苦在宫中一辈子,到头来连一个承欢膝下的孩子都没有。

    她实在是不甘心一辈子在宫里头当一个懦弱无能低调的让人忽视的通房宫女,秦氏能得到的这一切,凭什么她不能有?

    难不成,她是宫女,注定一辈子就没有出路,不能和秦氏一样风光。

    葛氏心里想着,对着秦氏的好福气就格外的嫉妒。

    “韩氏如今虽不得宠,姐姐也需小心些,奴婢瞧着,那韩氏也不是个安分的。”

    听着她的话,秦姝点了点头,道:“多谢妹妹提醒,韩氏我自会小心应付。”

    葛氏这才放心,说:“姐姐能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奴婢只怕姐姐太过心善,白白的让韩氏得了好处。”

    葛氏还想说话,站在那里的银杏却突然开口道:“主子,这时辰璟哥儿怕是醒了,要不奴婢陪您过去看看。”

    听着银杏的话,葛氏笑了笑,站起身来道:“瞧我一来就耽搁了姐姐这么长时间,姐姐若没有什么别的吩咐,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秦姝点了点头,看了站在那里的葛氏一眼,道:“嗯,这几日多亏你陪我,要不然怕也是闷的厉害。”

    听她这么说,葛氏的眼底立时就浮现出一抹喜色,道:“姐姐不嫌弃,就是奴婢的福分了。”

    说着,恭敬地福了福身子,才转身退了下去。

    等葛氏一退下去,银杏就忍不住抱怨道:“主子听听她那是什么话,主子肯让她时常过来就已经是很大的恩典了,她还那么不知足。”

    秦姝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这人心,哪里有知足的。”

    之前,葛氏被姚氏欺负,被底下的奴才们欺负,她想要的就是一个安静不被欺辱的生活。

    可现在,没有人欺负她了,她就想要楚昱泽的恩宠,想要和东宫的这些女人一争高低。

    听着秦姝的话,银杏猛点头,说:“可不是吗?主子可得防着些,千万别上了她的当。她哪里是为着主子好,分明是撺掇着主子,让主子在殿下跟前给她说好话。”

    “她自己也不瞧瞧,她那样子哪里配得上和主子争宠。”

    听着银杏的话,秦姝忍不住失笑:“你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银杏却不见丝毫不好意思,只道:“奴婢哪里是伶牙俐齿,分明是葛氏太过分了些,尽想着从主子身上得好处。”

    秦姝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你放心,你家主子我心里有数,哪里会轻易被她糊弄了。”

    听她这么说,银杏才放下心来,又倒了一盏茶,递到秦姝手中。

    “主子能看透,奴婢就不担心了。奴婢只是觉着,主子也该想个主意,警告一下葛氏。”

    秦姝嗯了一声,道:“那往后,等她过来就说我身子不适,不方便见她。”

    听着秦姝的话,银杏立时就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抹意外。

    直到看清楚秦姝眼中的认真,她才恍然自家主子原来是当真不见葛氏了。

    秦姝看了她一眼,道:“晾她几日,她就知道分寸两个字该怎么写了。”

    “主子的意思,奴婢晓得了。”

    看着银杏脸上的神色,秦姝笑了笑,将手中的茶盏搁在桌上,从软榻上站起身来。

    “陪我去看看璟哥儿吧。”

    银杏应了,伸手扶着秦姝 ,走了出去。

    ......

    两日后,秦姝才刚用完午膳,正靠在软榻上,手里拿着本书看着,就听到外头一阵吵闹声。

    “出去看看,怎么回事?”秦姝皱了皱眉头,吩咐道。

    银杏得了吩咐,福了福身子就走了出去,很快,就从外头回来了。

    “主子,如氏在园子里散步,不小心摔了一跤,见红了,这会儿太医已经赶过去了。”

    听着银杏的话,秦姝的眼中闪过一抹异样。

    如氏这一胎已经七个月了,偏她自己还不注意,好好的散什么步,这不散出问题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