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秦姝的东宫生活 > 第99章 散宫莲

第99章 散宫莲

作者:阿狸小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秦姝的东宫生活最新章节!

    郭氏伺候着恭妃用了早膳,又说了一会儿的话,才起身告退。

    “瞧瞧,本宫就说,早晚会有这么一日的。”恭妃坐在软榻上,手里拿着一盏茶,轻轻抿了一口,意味深长道。

    许嬷嬷在一旁站着,听着这话,微微一笑:“娘娘英明,早料到了这一天,不过郭氏也太心急了些。”

    之前只顾着巴结讨好凤銮宫的那位娘娘,全然不将自家娘娘放在眼中,如今巴巴的过来讨好,她这个当奴才的都有些瞧不上眼了。

    听着许嬷嬷的话,恭妃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嘲讽。

    “她是昱儿的正妃,如今想明白了,自然是心急的很。只是不知道,她这番举动落到那位的眼睛里,会如何看待咱们这位太子妃?”

    “这些,又何苦叫娘娘操心。老奴瞧着,这些年太子妃可是厉害的很,这宫里头害人的手段,学了有十之*呢。”

    说这话的时候,许嬷嬷言语间带着几分不屑,这后宫里,有手段是件好事,可若是一点儿余地都不留,说不准什么时候会连自己也毁了。

    有道是,凡事不可太过。

    “娘娘,若是往后太子妃再来,娘娘可要见?”许嬷嬷想了想,视线落在坐在软榻上的恭妃身上。

    “她是昱儿的正妃,孝顺本宫本在情理之中。”

    许嬷嬷听了,就明白了自家娘娘的意思。

    “是,老奴知道了。”

    ......

    一连几日,郭氏都去给恭妃娘娘请安,一时间宫里头上上下下私下里都在议论,太子妃这是和皇后撕破了脸面,转而投靠恭妃娘娘了。

    虽然,众人都觉着有些不太可能,可见着郭氏这些日子的举动,哪里还能看不明白。

    说起来,恭妃是太子的生母,是郭氏正儿八经的婆婆,郭氏巴结着她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不知道,这事情落到皇后娘娘的眼中,心里头是个什么滋味儿。

    凤銮宫

    王才人坐在绣墩上,手里拿着一盏茶,和皇后说着话。

    “娘娘,郭氏如今这样,便是全然和娘娘撕破脸面了。”

    听着王才人的话,皇后拿起手边的茶盏品了一口,微微蹙了蹙眉:“她想巴结,便叫她巴结着。本宫倒要看看,恭妃会不会真的喜欢她这个儿媳。”

    这些年,郭氏时常过来给她请安,却是甚少去恭妃那里,如今想要巴结,怕是要费好一番力气了。

    再说了,纵是巴结上了,殿下难道会高看她一眼?

    皇后想着,看了下头的王才人一眼,问道:“这些日子,太子对你可好?”

    皇后的话音刚落,王才人的面色就微微变了变,半晌才说道:“殿下对我,自然是好的,只是这些日子,殿下对新进宫的韩氏倒是不错。”

    王才人性子高傲,她能说出这些话来,便是对韩氏忌惮上了。

    “韩氏?本宫听说她是个庶女?”皇后想了想,随口道。

    听着皇后的话,王才人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可不是,一个养在嫡母跟前的庶女,若不是相貌极好,哪里会得了殿下的恩宠?”

    王才人的话中带着几分酸意,倒让皇后对那韩氏好奇了几分。

    “当真是相貌好?比你还好?”

    王才人愣了愣,下意识不想承认,却不又不得不说,她相貌虽好,却不得韩氏那般好颜色。

    瞧着她这样子,皇后哪里能不明白。

    “既是如此,这韩氏就万万留不得了。”

    听着皇后的话,王才人眼中闪过一抹了然:“娘娘的意思?”

    皇后淡淡一笑,道:“如今韩氏没有孩子,是最好的时机。她若真如你说的那般好相貌,有孕便是迟早的事情。”

    皇后这样说,王才人哪里能不明白。这件事情她也想过,只是不知该如何动手。

    这些日子,韩氏得宠,殿下时常传她去书房伺候,这样的体面,连她瞧了都觉着眼红。

    倘若来日她有了身孕,替殿下生个儿子,怕是比秦氏要难对付多了。

    皇后见王才人明白了她的话,便看了站在那里的宫女一眼,那宫女就从袖中拿出一个小小的青玉药瓶。

    皇后从她手中接过那药瓶,微微一笑:“这散宫莲乃是绝好的东西,无色无味,放在膳食中,女子用了便能终身无孕。”

    皇后将那散宫莲递到她的手中:“有这东西,韩氏就不足为患了。”

    “是,佩徽谢娘娘指点。”王佩徽站起身来,福了福身子,眼中满是感激。

    皇后见着她这样,却是笑了:“你呀,自打进了东宫,倒是一日比一日规矩多了,以往在本宫面前,也不见你这样。”

    听着皇后的话,王才人愣了愣,才道:“兴许,是因为殿下最看重规矩。”

    皇后看了她一眼,目光带了几分了然:“这宫中的女人,哪个能由着自个儿的心思。规矩多了,便能保全自己。有时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不等王才人开口,皇后突然就提起了如氏。

    “如氏失了孩子,如今太子可还去她屋里?”

    听了这话,王才人连忙回道:“如氏产下死胎后,郭氏说是忌讳,好长时间都没让她伺候殿下。只前些日子,承过一回宠。”

    如氏是从皇后身边出来的,原本是瞧着她有几分伶俐,想让她帮衬着王才人,如今看看倒是她高看她了。

    提起如氏,王才人突然就想起一件事来,忙开了口:“娘娘,前些日子曹氏过来请安,给了佩徽一只耳坠,说是在那日如氏摔倒不远处捡到的,之前曹氏采选的时候,亲眼见韩氏戴过这样的坠子。”说到此处,王才人想了想,又开口道:“那韩氏,已经宫就投靠了郭氏,只怕如氏产下死胎,和郭氏脱不了干系。”

    听着王才人的话,皇后转过头来,看着坐在那里的王才人:“此事,你是如何打算的?”

    王才人最善于观颜察色,听皇后这样问,忙回道:“这东西,如今拿出来,怕是也伤不了郭氏。倒不如留到日后,等到殿下对郭氏全然没有一丝情分的时候,这谋害皇嗣的事情,便足以送了她的性命了。”

    听着这话,皇后眼中闪过一抹满意的神色,徐徐道:“你能想明白,本宫便放心了。”

    这宫里头,最怕的不是不够聪明,而是沉不住气。

    郭氏伺候了太子多年,虽说恩宠渐少,可这些年的情分不是假的。

    不然,这些日子,太子不会这般宠着郭氏。

    郭氏复宠,那韩氏也是郭氏的人,太子分明是在给郭氏脸面。

    想着这些,皇后的眼中闪过一抹深思。

    王才人坐在那里,瞧着皇后脸上的神色,脸色也微微变了变。

    ......

    天气一天天转暖了,秦姝的肚子也大了起来,三个多月,胎像已是稳固了。

    屋子里,秦姝正和璟哥儿玩着,就听外头一阵脚步声,宫女梅香从外头走了进来。

    “主子,太子妃身边的凝香姑娘来了。”

    听着宫女的话,秦姝目光闪了闪,看了梅香一眼:“让她进来吧。”

    “是。”梅香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很快就领着凝香走了进来。

    “奴婢给秦主子请安,我家娘娘派奴婢过来,说是请主子过去一趟。”凝香从外头进来,上前几步,福了福身子恭敬地说道。

    听着她的话,秦姝的目光变了变,这几个月,郭氏忙着讨好恭妃娘娘,恭妃生辰的时候,听说还送了一件亲手做的蜀锦衣裳,蜀锦贵重,郭氏自己也没多少,也亏得她舍得送这么大的礼。

    她这一忙,倒是顾不得她这个有孕之人了,除了每日的请安,说上几句话,两人很久都没有私下里聊过了。

    也不知道,郭氏找她有什么事情?

    秦姝想着,笑了笑道:“我知道了,过会儿就去给娘娘请安。”

    “是,那奴婢就先回去伺候了。”

    见着秦姝点头,凝香福了福身子,就转身退了出去。

    “主子,太子妃找主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秦姝瞧着银杏一脸担心的样子,笑着道:“等会儿去了便知道了,且换身衣裳吧,这样素净,实在是有些失礼。”

    郭氏是个厉害的,她可不想被她挑出一点儿错来。

    银杏听了,忙从柜子里找了一件缎地绣花百蝶裙给秦姝换上了,又重新梳了个发髻,插了一支红翡翠琉璃簪子。

    秦姝本就胖了一圈,这一装扮倒是显得圆润精致,让人眼前一亮。

    秦姝没有想到,去了正院进了屋子里的时候,第一眼见到的会是坐在软榻上喝着茶的楚昱泽。

    自打进宫后,秦姝和他便是私下里相处,甚少会在别处见着他。

    如今在郭氏屋里见着他,倒真有几分不自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