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秦姝的东宫生活 > 第117章 依赖

第117章 依赖

作者:阿狸小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秦姝的东宫生活最新章节!

    秦姝转过身来,就看到站在面前身着一袭娟纱金丝绣花长裙的如氏。

    “妹妹叫我可有事情?”

    听着秦姝的话,如氏上前一步,福了福身子道:“之前姐姐在月子里,如今见了姐姐,自然要亲自向姐姐道喜,恭喜姐姐诞下龙凤胎。”

    如氏温柔和气,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秦姝听了,伸出手来亲手将如氏扶了起来。

    “妹妹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如氏站起身来,从袖中拿出两个玉锁片,笑着说道:“也没什么能送出手的,姐姐若是不嫌弃,这两个玉锁片,算是婢妾给孩子的一番心意吧。”

    如氏手中的那两个玉锁片,很是通透,色淡且均匀,一眼看上去便有种清冷的美。如氏宫女出身,如今才只是淑女的身份,也难为她拿出这样的好东西来送她。

    秦姝笑了笑道:“这玉锁片似乎是羊脂玉质地,这样的好东西,妹妹还是自己留着吧。”

    听着秦姝的话,如氏旋即笑道:“姐姐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若是不收,就是看不起妹妹了,再说,又不是送姐姐,是给孩子们的。”

    她这样说,秦姝自然也不好再推辞,看了站在身旁的银杏一眼,银杏会意,上前将那两块儿玉锁片收了下来。

    如氏离开后,银杏忍不住感慨道:“这如氏倒是奇怪,时不时和主子示好,别的却也不多说一句,真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秦姝听了,点了点头,如氏自打产下死胎后,性子就有些变了。其实,她也不明白,如氏这样示好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管怎样,她都是从皇后宫里出来的,是王才人的人。

    她就不怕,她对她示好被王才人知道了?

    秦姝想不明白,便不去想了。回了自己屋里,就让银杏将那两个玉锁片搁在了看不到的地方。

    这边,如氏回了自己屋里,看着盒子里所留不多的银子和首饰,微微叹了一口气。

    那两个玉锁片,是她让身边的宫女出宫带回来的,花了她多一半的银子。

    “这宫里头要打点的地方这么多,主子这又是何苦。”见着如氏叹气,秋兰忍不住说道。

    她实在是不明白,主子为何处处讨好秦氏。那两个玉锁片对秦氏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怕是秦氏收了,也只是放在角落里,碰都不碰。

    听着秋兰的话,如氏伸手合上了匣子,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在这宫里头,总要替自己打算。”

    “那主子怎么会选秦氏,秦氏虽然生了龙凤胎,如今正风光着,可再风光,她的出身放在那里,也比不过王才人和太子妃娘娘,奴婢不明白。”

    听着秋兰的话,如氏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好半天才说道:“往后你就懂了。”

    她在宫中多年,好些事情都看得明白。

    如今殿下的太子之位稳固,相信用不了多少年,殿下就会登上皇位。

    到那个时候,王氏一族和太子妃便会斗得你死我活,只有跟着秦氏,才安全一些。

    她瞧得出来,殿下还是很看重秦氏的。不然,这一回就会毫不犹豫给了秦氏才人的位分。可殿下偏偏没有,那就只能说明,殿下待她与旁人不一样。

    如氏想着,唇边扬起一抹笑意来,她如今不求秦氏替她做任何事情,她今日的讨好,只为日后她能帮她一把。

    正说着,就听得一阵脚步声从外头传来,有小太监进来回禀:“主子,皇上给秦氏两个孩子赐名了。”

    如氏听着,面色微微变了变,却是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那小太监躬了躬身子,就转身退了出去。

    屋里头,秋兰不由得感慨道:“皇上赐名,真是天大的体面。”

    如氏跟着点了点头,笑问:“这会儿你可知道,我为何要如此行事了?”

    依着规矩,这东宫里有资格让皇上赐名的只有太子妃的孩子。

    当日皇上为安哥儿赐名,太子妃也欢喜了好长一段时间。

    如今皇上肯为秦氏那两个孩子赐名,可见心中对那龙凤胎的喜爱。

    秦氏在东宫的地位,当真是稳固了。

    这边,秦姝送走了传旨的公公,回到屋里又将明黄色的圣旨打开看了一遍,楚睿,楚仪,皇上有心了。

    银杏看着秦姝认真看着圣旨的样子,嘴角也不由得弯了起来。

    若说之前她还提着心,替主子委屈,如今见两个小主子得皇上赐名,便什么委屈和不安都没了。

    能得皇上赐名,可是天大的福气。

    往后,看哪个不长眼的还敢欺负主子?

    “奴婢恭喜主子。”银杏福了福身子,笑着道。

    见她这样,秦姝也忍不住笑了笑,将圣旨交给银杏让她放好。

    “这下,主子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银杏嘴里说着。

    秦姝听了,没有说话,心里却也欢喜的很。

    她来到这朝代这么长时间,自然知道皇上赐名代表着什么,因为这名字,两个小包子的身份便能尊贵不少。

    秦姝心里头,曾隐隐的有些介意她所出的孩子是庶子的身份,总觉着委屈了孩子们。如今两个小包子得皇上赐名,她心里自然欢喜。

    “奴婢就说,主子福泽深厚,如今瞧着,连老天爷都在眷顾主子。虽然殿下没有给主子才人的位分,可两个小主子得了体面,也是一样的。”

    秦姝唇角弯了弯,嗯了一声,随口问道:“璟哥儿可醒来了?”

    听着秦姝的话,银杏点了点头,问道:“主子可让嬷嬷将璟哥儿抱过来?”

    银杏的话音刚落,便听院子里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听到宫女太监的请安声。

    “奴婢(奴才)给殿下请安。”

    银杏立马欢喜道:“是殿下来看主子了。”

    自打上回殿下将主子禁足,还有主子生产的那日,殿下可是一次都没来过。

    如今主子刚出月子,殿下就过来了,可见殿下心里头还是很看重主子的。

    秦姝从软榻上下来,还没走到门口,就见着帘子被掀了起,楚昱泽从外头走了进来。

    秦姝眨了眨眼睛,正欲请安,刚福下身子还未说话,就被楚昱泽拉了起来。

    “往后在孤面前,不必计较这些礼数了。”楚昱泽看了她一眼,带着几分笑意道。

    秦姝听了,不知该说什么,最后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银杏在一旁看着,见着殿下和自家主子这样,忙悄声退了出去。

    屋子里,只留下楚昱泽和秦姝两个人。

    “不请孤坐一坐?”楚昱泽唇角勾了勾,笑眯眯道。

    秦姝看了看楚昱泽俊朗面容上带着的笑意,忍不住想到,果然地位稳固了,连带着心情都好了。

    以往,某人过来,可不见得有这样的好心情。

    “殿下,请!”秦姝做了个手势,没等楚昱泽说话,就拉着他坐在了软榻上。

    “婢妾去倒茶。”秦姝刚转身,就被楚昱泽拉住了胳膊,下一刻,身子一个踉跄,就跌入了楚昱泽的怀中。

    看着楚昱泽含着笑意的眸子,秦姝不由得咽了咽唾沫。

    “多日不见,姝儿难道不想和孤亲近亲近?”

    秦姝觉着楚昱泽把好好的话说的有些暧昧,当下就有些不自在起来。

    “婢妾......”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着楚昱泽带着几分不满的目光看了过来。

    “方才不是说了,在孤面前不必将就这些规矩。”

    听着楚昱泽的话,秦姝才意识到自己哪里说错了。

    “当然,当然想了。”

    楚昱泽轻笑一声,大掌朝秦姝腰间捏了捏,秦姝那里最是不能让人碰,一碰便痒痒,忍不住笑出声来。

    “让你装傻。”

    秦姝笑得眼睛都有些含泪了,粉色的嘴唇张着,格外的诱惑。

    楚昱泽揽住了她的腰身,一低头就吻住了她。

    秦姝愣了一下,就笑着圈住楚昱泽的脖子,人都是有*的,尤其是刚生了孩子的女人,“美色当前”,秦姝自然也想“一尝芳泽”。

    人的感情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两人相处了这些年,她虽然常常告诉自己对他只能是讨好,或者和朋友一样,或者是亲人。

    可依赖还是一点一点产生了,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就已经对他满心的依赖了。

    理智告诉她依赖这种东西在宫中是最不靠谱的,可这个时候,她就是想要给他回应。

    秦姝的回应让楚昱泽眼眸变得深邃起来,亲吻的动作也愈发的激烈。

    秦姝承受着他的强势,不知何时衣带半褪,丝丝凉意让秦姝清醒了几分。

    秦姝推了推楚昱泽想要说话,下一刻,却是被某人压在了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