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秦姝的东宫生活 > 第168章 杀意

第168章 杀意

作者:阿狸小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秦姝的东宫生活最新章节!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的宾客全都愣在了那里。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二皇子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手起刀落,就将那蛇从蛇头处斩断了,蛇身落在地上动了几下,就停住了。

    “父皇,这蛇扰了皇祖母的寿宴,不妨叫膳房拿了去,配以陈皮、生姜,做道桃汁蛇块,便是不用,也讨个益寿延年的好兆头。”璟哥儿将手中的蛇头扔在地上,带着几分笑意开口道。

    本是五岁的孩子,虽是天子贵胄自该聪慧些,可在场的朝臣命妇和后宫妃嫔,谁都没有料到,二皇子竟会如此厉害。

    将那蛇杀了不说,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还能笑得出来,想着用那蛇做道菜,给太后寿宴添个好兆头。

    这天家的孩子,难道都如此聪明?这可甩出他们家的孩子一百条街去了。

    众朝臣看了一眼面色惨白,身子都在哆嗦的大皇子,心中这才平衡了几分。

    “陆成,还愣着做什么,没听到二皇子的话吗?”坐在高座上的楚昱泽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陆公公,开口道。

    陆成应了一声,就亲自拿着那蛇,一路去了膳房。

    这个时候,众人瞧着二皇子的目光愈发的不一样了。

    皇上待二皇子,果然是疼爱的很。这事情谁都能做,却叫了陆公公去,分明是在抬举二皇子。

    虽然有了这么一小段的插曲,但在座的朝臣命妇和后宫妃嫔们哪一个不是玲珑心思,精明世故,只几句话,就将话题岔了开来。

    郭氏坐在那里,全身不自觉的发抖,感觉到众人或是怀疑或是讽刺的目光朝她这边看来,郭氏的脸愈发的惨白了。

    在场的人谁都不是傻子,先前那是被吓住了,又被年仅五岁的二皇子给刺激了一把。如今回过神来,哪里还能觉不出此事大有问题。

    好好的,这庆寿宫怎么会进了蛇,谁都知道,宫里常住人的地方每日都有宫女太监打扫,别说是蛇了,就是一只苍蝇都没有,更别说这庆寿宫是太后娘娘的住处,奴才们打扫的时候,自是比别处更用心,哪里能明晃晃的让一条蛇躺在这庆寿宫?除非是不要自个儿的性命了。

    更别说,那蛇还是从二皇子的案桌下钻出来的,若不是二皇子厉害,怕是早就被那蛇咬上了,这会儿还不定活不活的成呢。

    那蛇,分明就是冲着二皇子去的。

    这宫里头,这般急不可耐想要二皇子性命的,除了凤銮宫的那位,还有哪个?

    也只有那位娘娘,才有这个本事,能神不知鬼不觉将蛇弄进了庆寿宫,还藏在了二皇子的案桌下。

    众人想着,视线就不着痕迹的朝郭氏那里看去。

    因着出了这样的事情,宴会只持续了一会儿就结束了。

    楚昱泽让人将大皇子、二皇子和大公主送回了各自的住处。然后冷冷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郭氏,沉声道:“来人,送皇后回宫。”

    楚昱泽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杀意,在场的妃嫔全都听了出来。就是太后,也不自觉瑟缩了一下,想说什么,最后都没说。

    楚昱泽的话音刚落,就有两个侍卫进来,走到郭氏跟前,恭敬又不容拒绝道:“娘娘,请。”

    郭氏的身子颤了颤,强自镇定道:“臣妾发誓,此事并非臣妾所为,皇上要相信臣妾。”

    楚昱泽挥了挥手,竟是连看都不想看郭氏一眼,就人将郭氏压了出去。

    “皇上,臣妾冤枉,臣妾冤枉!”郭氏的喊叫声越来越远,众妃嫔听着,心中莫不起了一丝寒意。

    皇上连问都不问皇后一句,就让人将皇后压了出去,郭氏陪伴了皇上多年,又是皇上的正妻,如今看来,皇上对她竟是一点儿情分都没有。

    “母后歇着,儿臣告退。”楚昱泽对着太后说完这话,就上前一步,拉着秦姝的手,走了出去。

    秦姝这会儿还红着眼圈,手都是冰凉冰凉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一路被楚昱泽拉着,回了毓淑宫。

    刚进了毓淑宫的门,秦姝就挣开楚昱泽的手,跑到了偏殿。

    见着坐在那里的二皇子,一下就上前将他紧紧抱住了,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就差那么一点儿,他就......

    想着方才的事情,秦姝心里头一阵后怕。

    “让母妃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秦姝说着,将璟哥儿身上仔细检查了一遍。

    “母妃不要怕,儿子没事的。”璟哥儿见着她不住的掉眼泪,伸出手来擦了擦她的眼泪,安慰道。

    “方才宴上,儿子有没有很厉害?”

    “嗯,宝贝最厉害了。”秦姝在他脸上亲了亲,露出一抹笑意道。

    璟哥儿听到她的话,眼中微微露出一抹嫌弃来。

    亲他也就罢了,宝贝什么的,最是不能忍了。

    好吧,看在自家母妃受了惊吓的份儿上,他就原谅她一次吧。

    等到回了正殿,已经过了好些时候了。

    见着坐在软榻上的楚昱泽,秦姝又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好了,好了,没事,别哭了。”楚昱泽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

    “此事,朕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秦姝有些愣神,抬起头来看了楚昱泽一眼,见他目光冰冷,忍不住问道:“皇上是想废后?”

    郭氏差点儿就将璟哥儿害死了,秦姝自是恨不得亲手将她杀了。

    可是,废后这样的大事,总不能不审问,不细查,就将郭氏给处置了。

    方才,楚昱泽问都没问郭氏一句,就让人将郭氏带下去了。

    难不成,郭氏所做的一切他都知道?

    秦姝想着,面色变了变,直直看了楚昱泽一眼:“皇上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郭氏要对璟哥儿下手?”

    见着他不说话,秦姝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一下子站起身来,扬手就给了楚昱泽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打下去,不仅是楚昱泽愣在了那里,就连秦姝也愣住了。

    楚昱泽面色一沉:“你,你竟敢......”

    秦姝身子瑟缩了一下,想到璟哥儿差点儿就送了性命,就毫不畏惧的对上了楚昱泽的眼睛。

    “皇上工于心计,也不该不顾自己儿子的性命,皇上真让臣妾失望。”

    秦姝伤人的话才刚说完,就见着楚昱泽眸中闪过一抹受伤,却是很快就掩饰了下去。

    他阴沉着脸站起身来就朝殿外走去,看着他的背影,秦姝心中突然觉着空空的。

    好像他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的心一阵阵的刺痛,下一刻,就拔腿跑出殿外,从身后抱住了他。

    “臣妾都是胡说的,臣妾只是被吓到了,胡言乱语。”秦姝眼圈有点儿红,心里更是后悔的很,她不知道,刚才自己怎么说出了那些伤人的话。

    没有人比她更知道楚昱泽对璟哥儿的看重,他只是,只是想尽早废后,将璟哥儿立为太子。

    “对不起......”秦姝紧紧抱着他,眼泪浸湿了他的肩膀。

    楚昱泽无奈叹了一口气,抬起手来想要拉开她抱着他的胳膊。

    秦姝以为他还在生气,还要离开,更是死死抱着他,任他怎么弄都不放手。

    “臣妾都道歉了,皇上若还生气,就将臣妾骂上一顿,要不打上一顿,就是......就是不能不要臣妾了。”

    楚昱泽越听越觉着无奈,重重叹了一口气道:“朕不走,咱们进去说好不好?”

    秦姝抱着楚昱泽的胳膊松了一下,楚昱泽转过身来,看着她哭的可怜兮兮的样子,极为轻松的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走进了殿内。

    秦姝先是一愣,随即就将脑袋埋在了他的怀中。

    方才,又哭又闹拉着楚昱泽不让他离开的样子,全都落在了宫女太监的眼中。

    楚昱泽抱着秦姝进了殿内,将她放在了软榻上。

    不等秦姝开口,楚昱泽就打破了这莫名的寂静。

    “朕怎么会不顾璟哥儿的性命,那毒蛇的牙早就被拔掉了,朕再怎么,也不会拿咱们的孩子开玩笑。”

    秦姝听着楚昱泽的解释,默默低下了头。

    “好了,朕知道你也是吓到了。”楚昱泽语气一转,带着几分警告道:“不过,下不为例。”

    秦姝重重点了点头,保证道:“往后皇上说什么,臣妾都信,再也不会误会皇上了。”

    秦姝说着,抬起手来摸了摸他的脸,眼中满是歉疚,她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就打了过去。

    “都是臣妾不好。”

    “好了,你力气小,不疼。你受了惊吓,躺下来睡上一会儿,朕去凤銮宫一趟。”

    秦姝点了点头,就躺下了。

    楚昱泽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出了殿外,摆驾凤銮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