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秦姝的东宫生活 > 第172章 巴结

第172章 巴结

作者:阿狸小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秦姝的东宫生活最新章节!

    吴家

    “太太,亲家老爷和太太从定州过来了。”婢女红眉急急忙忙的跑进了杏徽堂,面色慌乱道。

    “什么?进京了?走到哪儿了?”吴夫人猛地站起身来,眼中闪过一抹不安。

    “方才传话的小厮说是在门口,这会儿怕是快过来了。”红眉急急道。

    “去,快去将秦氏从祠堂放出来......”

    不等吴夫人说完,就听到一声满是寒意的声音:“不必了,本官要亲自去祠堂看看。”

    秦运昌铁青着一张脸,满脸怒意的看着吴夫人。

    方才,听了婢女锦儿的话,他还不怎么相信,如今看来,这吴家当真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吴家祖上不过出了个举人,这些年又暗地里做些买卖赚了些钱,当年若不是他吴家巴结着,又恰巧遇到采选,他又岂会将自己的长女嫁到吴家?

    秦运昌强忍着怒气,容氏却是冲到了吴太太的面前,扬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吴氏,你竟敢这般欺辱我的湘儿,你当我秦家没人了,任由你吴家骑在头上?”

    吴太太被容氏这一耳光打愣了,这些年她养尊处优,在吴家说一不二,哪里受过这样的阵仗。

    等她反应过来,吴太太就指桑骂槐道:“你秦家教出个不要脸偷汉子的女儿,也不反省反省自己,若不是看在当年相交的情分,我吴家早就休她下堂了!”

    这边正闹的不可开交,那边闻讯而来的吴老爷见着妻子指着容氏打骂,赶紧将她拉到了身后,又对着秦运昌客气道:“亲家老爷,咱们有话好好说,千万别伤了和气。”

    听着吴老爷的话,秦运昌脸色也缓和了些,对着容氏道:“你去,看看湘丫头。”

    容氏听了,应了一声,就有婆子带她去了祠堂。

    虽是夏日,可祠堂里终究是阴冷的,这容氏刚一进去,就见着跪在那里脸色苍白,消瘦不堪的长女秦湘。

    秦湘身上穿着的衣裳,也不像是新做的,旧的厉害。

    “湘儿,我的儿啊,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容氏见着秦湘这副样子,终于是控制不住情绪,上前抱住秦湘大哭起来。

    他吴家,居然敢这样作践她的湘儿,她定要他们百倍偿还。

    祠堂阴冷,终究不是可以说话的地方,锦儿扶着自家小姐出了祠堂,一路回了住处。

    见着秦湘房里简简单单的摆设,还有那冷冷清清的院子。容氏便可想到,这些年自己女儿遭了怎样的大罪,心中难受,便又忍不住痛哭出来。

    “我的儿啊,你过这样的日子,怎么也不给娘送个信去?娘就是离得再远,也会过来给你做主的。”

    见着容氏痛哭流涕的样子,秦湘也微微红了眼。

    不等秦湘开口,锦儿就忍不住替自家小姐不平道:“大小姐送过好多次,可都被吴家的人截住了,吴家上上下下都没把大小姐当主子,别说是送信了,就是吃的用的,都是奴婢在小厨房里做了。为了维持日子,这些年小姐的嫁妆也都拿出去当了。”

    听锦儿这么一说,容氏更是忍不住骂道:“一家子下作的东西,总会叫他们跪在地上磕头认错。”

    想着方才在京城里听到的消息,容氏抬起头来,带着几分喜色道:“湘儿,你可知你那妹妹被皇上立为皇后了?”

    容氏说的很是兴奋,听到这话的秦湘却是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

    皇后?

    容氏一点儿都没察觉到自家女儿的异样,接着说道:“可不是,今个儿是立后大典,全京城的人都在议论呢,是姝儿没错。”

    兴许是秦姝如今成了皇后,满足了容氏的虚荣心,所以和秦湘提起这个女儿的时候,格外的亲近。

    秦湘看着容氏这样,心中又是嫉妒,又是酸涩。

    她任凭吴家欺凌,过的连个奴才都不如,可她的亲妹妹,却是成了宫中的娘娘。

    如今,还要告诉她,她被关在祠堂这些日子,她那妹妹又被皇上立为皇后了。

    秦湘心中嫉妒的发狂,为什么明明她什么都比她好,那荣华富贵和尊荣却是都成了秦姝的?

    她不自觉的想起那日在街上碰到秦姝的时候,那一天,她当了自己最后的一支陪嫁簪子。从当铺里出来,远远见着自家妹妹。

    她穿着上好的绸缎,头上插着羊脂玉的簪子,站在那里,浅笑盈盈,满身的贵气。

    而站在她身边的男子,更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那个人,就是当今圣上。

    秦湘心中五味陈杂,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紧握着拳头,指甲死死掐在手心,却是感觉不到一点儿的疼痛。

    察觉到自家女儿的异样,容氏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将她的身子搂在自己怀中。

    “娘知道你心中不甘,可万般皆是命,半点儿都由不得人。好在你那妹妹成了皇后娘娘,他吴家的人若是知道了,定会处处巴结奉承着你,将你给供起来。”

    看着秦湘依旧一副不甘的样子,容氏带着几分怜惜之意道:“我的儿啊,这都是命。若是当年能知道是这么个结局,母亲怎么也不会把你嫁进吴家去。”

    容氏又陪着秦湘说了一会儿话,才带着秦湘去了正厅。

    那边,吴老爷和曹运昌从书房里出来,脸色煞白煞白的,眼中却是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吴太太见着自家老爷这样,上前想要说什么,还未开口就挨了结结实实一个耳光。

    “作死的东西,还不快给亲家夫人道歉去。湘儿这样的好媳妇,你竟敢如此作践她,瞒了我这么些年。”吴老爷给了吴太太狠狠一记耳光,面带狠色道。

    这些年,吴太太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当下就哭闹起来:“你这老东西,竟敢对我动手。当年,若不是我从娘家带出来的银子,你吴家一家子都去喝西北风去了,哪里有今日的富足。”

    见着吴太太撒泼的样子,吴老爷只觉着脸上无光,更不敢让她把吴家当年的底子给抖落出来,丢了脸面。所以,对着站在一旁的周嬷嬷道:“没用的奴才,还不快带你家夫人回住处去!”

    周嬷嬷在吴府伺候了多年,还是头一回见着老爷对太太这样,心下一凛,就将自家太太给拽走了。

    吴太太一离开,就有下人回禀,说是少爷回来了。

    “快叫那逆账滚过来,给亲家太太和亲家老爷磕头请罪。”吴老爷呵斥了一句,又将秦运昌和容氏请上了上座。

    只一会儿工夫,吴少爷就过来了,满脸通红,一身的酒气。

    容氏坐在那里,见着吴家少爷这样,面色愈发的难看起来。

    “姑爷这是去哪儿了,带了一身的酒气回来?”容氏心中不高兴,说出口的话自然不怎么客气。

    吴少爷有些醉意,更是没将容氏放在眼中,只说道:“岳母大人可是在问小婿?”

    吴老爷见着自家儿子这样,一脚就踢在了吴少爷的膝盖处,让他跪了下来。

    “还不快给亲家太太磕头认错。”

    “认错,我凭什么认错?”

    “你亏待了湘丫头,还不认错?”

    吴少爷一直都不喜欢秦湘这样的女子,只觉着她心狠手辣,害了莲姨娘腹中的胎儿,又怎么会觉着自己有错。

    见着吴家少爷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秦运昌将手中的茶盏重重搁在桌上,起身道:“罢了,容氏,去给湘儿收拾东西,咱们秦家可要不起这样厉害的姑爷。”

    吴老爷听着这话,脸上就有些臊了起来。

    秦运昌分明是在说反话,讽刺自家儿子读了这些年的书,至今都是个童生。

    容氏自然也不想呆在吴家,听了秦运昌的话,又一路去了秦湘的住处,将东西都收拾出来,带着明哥儿离开了。

    吴老爷子想要将孙儿留下来,却是想到方才秦运昌所说的那番话,只能无奈看着人走了出去。

    明哥儿和秦湘才刚和秦家的人离开,这消息就传到了吴太太的耳中。

    吴太太一听,身子晃了晃,差点儿就晕倒过去。

    她是厌恶秦湘这个儿媳妇,可对孙儿还是实打实喜欢的。

    老爷是不是糊涂了,竟然让他们将明哥儿带走了。

    不,不行,她不能让人带走她的孙儿。

    “来人,快跟去看看,秦家人住哪儿了?快把明哥儿给我要回来!”

    吴太太才刚吩咐,就见着吴老爷从外头进来,挥手让伺候的人全都退了下去。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

    “往后你消停点儿,如今的秦家,可不是咱们想巴结就能巴结上的。”

    “老爷说的是什么话,妾身怎么听不懂?”吴太太满脸不解,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虽说秦家老爷是个知县,可他们进了京城,离定州远着呢,哪里用得着巴结他。

    吴老爷瞥了她一眼,丢下一句话:“秦家当年送进宫的二小姐,如今成了皇后娘娘。”

    “吴家若能攀上皇后娘娘,往后也就是皇亲国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