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京门风月 > 第十四章 劝慰

第十四章 劝慰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京门风月最新章节!

    当晚,秦铮自然是又住在了谢芳华的闺房,虽然同床共枕,但到底守礼,没做什么。

    这一夜,他虽然抱着谢芳华,但也顾及了她的姿势,所以,谢芳华睡得没有不舒服。

    第二日一早,谢芳华是被一双眼睛盯着看醒的,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果然见秦铮正偏着头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一双眸光如暖春的泉水一般,清澈纯净,她整个人似乎罩在了他的眸光里,刚睡醒的倦懒姿容如一幅画。

    谢芳华与他的眼睛对视了片刻,又闭上了眼睛,“你早就醒了?”

    秦铮“嗯”了一声,嗓音清润。

    “睡醒了还赖床做什么?”谢芳华翻了个身。

    “还不是怕吵醒你?”秦铮懒洋洋地道,“还是睡着的你比较可人。”

    谢芳华无语,她也觉得睡着他的比醒着的他让人看着舒服,她抬眼看了一眼天色,已经清亮,对他道。“是你去小厨房做早膳,还是让福婶做好端来。你选一个!”

    “你去做早膳!”秦铮哪个都不选。

    “为什么?”谢芳华反问。

    “我小住在忠勇侯府的这几日里,你负责做早膳,我负责做晚膳。午膳我们一起去陪爷爷吃。”秦铮道,“这样也合情合理!若是你不做早膳,那么好,晚膳我也不做了。”

    谢芳华想了一下,昨日晚膳秦铮做得的确好吃,但还是让她很不舒服,因为她辛苦学的厨艺,竟然发现没他的厨艺能拿得出手。但这就是事实。有人天生下来就是打击人的,秦铮就属于这种人。她点点头,同意道,“好吧!”

    “那你快去吧!”秦铮开始催她起床。

    谢芳华推开被子,下了床,从衣柜拿了衣服去屏风后换了,然后走出来梳洗,跨出门槛的时候,她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看向还躺在床上的人,“你还不起床?”

    “再睡一会儿,一会儿好了早膳你喊我。”秦铮唔哝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那个懒床的人,出门去了小厨房。

    秦铮便真的又睡了。

    半个时辰后,谢芳华从小厨房出来,回房间,见秦铮还睡着,走到床边喊他。

    秦铮悠悠醒来,抓住她的手,轻声道,“若是每日早上你都喊我起床,这辈子想想便有滋有味。”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想得美!”

    “不是只想想,是一定要变成事实。”秦铮睁开眼睛,坐起身,伸手将她站在床前的身子一把抱进了怀里。

    “你干什么?赶紧去梳洗吃饭了!昨日你懒了一天,今日皇上还会放任你?一会儿估计又会派人来喊你了。你还能再拖着不进宫?”谢芳华伸手推她。

    “就抱一会儿!”秦铮固执地抱着她。

    谢芳华闻到他身上在落梅居浸染久了的隐隐梅香,曾经不适应,如今被他屡次地缠着,已经适应了。无奈地任他抱着。

    秦铮感觉到她的乖顺,勾了勾嘴角。

    过了片刻,他不舍地放开她,去梳洗。

    谢芳华回转身看着他,凝视了片刻,然后转身,慢慢地将帷幔挂上,将被褥叠起。

    秦铮梳洗妥当,侍画、侍墨也端着早膳上来。

    二人刚吃了几口,侍书便进了海棠苑,对里面禀告,“小姐,宫里的吴公公又来传话给铮二公子。说今日他若是再不听召唤进宫,皇上就亲自来府里。”

    谢芳华闻言看了秦铮一眼,能不听皇上召唤,让他亲自来请的,别说满京城,就是满天下除了秦铮也没有一个。

    当年的德慈太后和英亲王妃联手疼宠他,可见将他宠成了怎样无法无天的性子。哪怕是德慈太后去了。他脾性也养成了,改不了了。

    “行,知道了!你告诉他,我一会儿就进宫!”秦铮漫不经心地对外面道。

    侍书应声,转身出了海棠苑。

    “沈妃和沈氏的事情,你在郾城,是怎样处理的?”谢芳华低声问。

    “还能怎么处理?自然是将秦钰的人拿捏住的人给杀了,痕迹给抹平了。没有把柄证据可依存。沈妃和沈氏还能有什么事儿!”秦铮道。

    谢芳华听他说得虽然轻巧简单,但事实一定不简单,不过既然没事儿了,她也就不细问了。只道,“你进了皇宫小心一些!”

    秦铮忽然笑了,“你是怕皇叔杀了我?”

    谢芳华摇头,“杀了你到不至于!他还不想将英亲王府彻底地推开,但是给你找些麻烦还是可以的。”

    “放心吧!如今已经三月了,距离汛期还没有多久了,临汾桥如今毁了,数千亩周遭的良田和百姓若是一经暴雨,那么便是大灾。他如今除了彻查法佛寺失火,还要彻查临汾桥被毁,还要立即找到工匠能手,重新修筑临汾桥,赶在汛期前完工。他事情这么多,哪里还顾得上找我麻烦?”秦铮道。

    谢芳华想想也是。

    “不过你能担心我,证明心里已经有我了。”秦铮给她夹了一筷子菜,面如春风。

    谢芳华嗔了他一眼。

    “那只猫呢?”秦铮忽然想起她在平阳城临走时他送的那只猫,回来没看到。

    谢芳华想了一下,“当日夜,在城门口,我下车了,那只猫没下车……”她不确定地道,“在云澜哥哥那里吧!”

    秦铮闻言顿时对他不满,“我送你的猫,你怎么能随意扔掉?”

    “没扔掉!应该就是在云澜哥哥那里。”谢芳华回忆着对他解释,“那日谢氏米粮很多人围在城门口迎接云澜哥哥,哥哥单独到城门接我,乱糟糟的人,我乍然见到哥哥,便忘了那只猫。我下车前,它在云澜哥哥的车里睡觉。”

    秦铮哼了一声,“拿我送你的东西不当回事儿!竟然忘了!若是谢云澜送你的,你一定不会忘。”

    谢芳华闻言皱眉,“那只猫本来也不是你的,而是你从平阳县守府夫人手里夺来的。你怎么好意思?我还没说你呢!”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秦铮冷哼一声,“我让他给你找个玩物儿,他将他夫人的猫自愿送上来。又不是爷逼他的。”

    “那只猫确实漂亮!平阳县守夫人不知道会心疼成什么样子。”谢芳华道。

    “她用一只猫换个平阳县守平安!还哪里会心疼?”秦铮不以为然,话落,对谢芳华道,“反正我送给你的东西,你不能丢了。稍后你就给我去找回来。”

    谢芳华点点头,不经他提醒,她的确已经忘了那只猫了。她品味着秦铮的话,一只猫换平阳县守平安是什么意思?难道秦铮他在平阳城时是想对平阳县守出手?

    二人不再说话。

    秦铮吃过早膳,便出了海棠苑。

    谢芳华在窗前坐了片刻,便喊来侍画、侍墨,“去打听一下,云澜哥哥今日在做什么?”

    侍画、侍墨立即应声去了。

    不多时,二人便回来了,对谢芳华禀告,“今日是谢氏米粮老夫人故去的第三日。云澜公子昨日夜里给老夫人守灵,昏倒在了灵前。便被送回了自己的府里。如今在他自己的府里。”

    谢芳华闻言立即站起身,“他怎么会昏倒?”

    “据说从老夫人离开后,他一直不吃不喝。身体自然是受不住的。”二人立即道。

    “备车!我现在就去云澜哥哥的府里!”谢芳华吩咐了一句。

    二人点点头。

    谢芳华换了一身素净的衣裙,收拾一番,出了海棠苑。

    途经芝兰苑,谢云继坐在芝兰苑的墙头,嘴里衔着一根草,正在哼着小调,百无聊赖的模样。见谢芳华要脚步匆匆似乎要出门,立即在墙头喊,“芳华妹妹,你要去哪里?带上哥哥我呗!”

    谢芳华偏头看了他一眼,“我去云澜哥哥的府邸。你要去?”

    “云澜啊!听说他昨日夜里晕倒了!”谢云继“唔”了一声,跳下墙头,“府中实在无聊,我也跟你一起去看看他。”

    谢芳华见他真要去,“你不怕出去遇到谁脱不开身?”

    “不是有你在吗?你可以保护我!”谢云继道。

    谢芳华想着一个大男人说让个小女子保护他一点儿不好意思的表情也没有。不过有她在,倒也不觉得皇室隐卫的人能在她手中抓走谢云继。她点点头,“那就走吧!”

    谢云继似乎实在闷得慌,脚步轻快地跟上他。

    二人一起向外走去。

    不多时,二人来到忠勇侯府门口,侍画、侍墨已经吩咐人提前备好的马车。

    二人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前往谢云澜的别苑。

    谢云澜自从脱离出谢氏米粮后,便自己自立了府邸。与平阳城一样,是在郊外的南山,十分清静。当然外人面前并没有传出他脱离谢氏米粮的消息,对外则是说云澜公子喜欢清静,不喜打扰,加之身子虚弱,所以,郊外适合静养。

    马车径直出了南城。

    一路十分顺畅,大半个时辰后,便到了谢云澜京城所在的府邸院落门口。

    这是一片山林,依山而建的院落。这一处院落也如在平阳城一般幽静。

    侍画、侍墨先从车前跳下马车,叩响门环。

    谢芳华和谢云继挑开帘幕,一前一后下了马车。

    门环响了两声后,有人从里面探出头,向外看了一眼,询问,“何人?”

    “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还有谢氏盐仓的云继公子,前来看望云澜公子。劳烦通报一声。”侍画客气地道。

    门里那人惊讶了一下,点点头,向里面去通报。

    谢云继倚在车旁,看着南山坡的大片山林,伸手向南一指,“过去那座山头,有一大片草坡。很多人都在那里放风筝。芳华妹妹,一会儿咱们去那里放风筝吧!”

    谢芳华想起秦铮昨日就说放风筝,她摇头,“哪有那个闲空?”

    “怎么没有?”谢云继道,“你如今还有什么事情使得你没空?”

    “有空也没什么心情!”谢芳华想起谢氏米粮老夫人临终的话,就如一片云雾,压在她心头。她想忽视,但是忽视不得。她想重视,却又无从重视起来。总之,飘飘荡荡,无从着落。

    “心情不好都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谢云继抬头望着蓝天,悠悠地道,“谢氏将来,无论是好是坏。只要我们做了该做的,便也不必愧于心了。若日日愁闷烦恼担忧那些没发生的事情。这日子没法过了。也没什么滋味了。”

    谢芳华笑了一下,没说话。

    过片刻,门从里面打开,风梨匆匆走了出来,对二人见礼,“芳华小姐,云继公子,里面请!”

    “云澜哥哥可好?”谢芳华对风梨询问。

    风梨摇摇头,“公子虽然一直有准备,但是老夫人去了,他还是伤心至极。”顿了顿,低声道,“您可能不知道,这么多年,老夫人在谢氏米粮,哪怕是病着,痛着,哪怕公子不见她,不在她身边。但只要她存在着。公子就觉得安心。她是公子的支柱。如今这一去,公子整个人的精神就跟被击垮了一样。不吃不喝,任我怎么劝都不管用。”

    “如今还不吃不喝?”谢芳华皱眉。她是知道谢氏米粮老夫人对云澜哥哥的重要性的,上一辈子就知道了。他是一直教导在老夫人的身边。

    风梨点点头,“公子刚醒不久,我给他端上饭菜,他一动不动。芳华小姐,您不来我也想去请您来劝公子了。”

    谢芳华点点头,“我去劝劝他!”

    风梨赶忙带着二人进了内院。

    内院景色布置得甚是典雅精致,但谢芳华自然是无心欣赏。

    来到一处主院,风梨带着二人径直来到主屋门口,挑开帘幕,请二人入内。

    谢芳华抬步迈进了门槛,谢云继也跟了进去。

    室内,谢云澜半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桌案上摆着饭菜,屋中一股沉闷的气息。

    谢芳华皱了皱眉,走到床边,喊了一声,“云澜哥哥!”

    谢云澜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对她和她身后一同进来的谢云继点了点头,开口,声音沙哑,“我没事儿!其实不必劳动你们来看我!坐吧!”

    “你这叫没事儿?”谢芳华坐在床头,对他道,“赶紧起来吃饭!”

    谢云澜摇摇头,“吃不下!”

    “吃不下也要吃?”谢芳华伸手拽他,“你昨日夜里都昏倒了,不吃不喝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更何况你身体本来也不好。”

    谢云澜抿唇,“若不是因为我,祖母也不会病了多年。”

    谢芳华拽着他的手一顿。

    “你也知道老夫人是为了你才病了这么多年!那你就争气点儿!她如今可是尸骨未寒。你若是有个好歹。对得起她?”谢云继嗤了一声,“我一直觉得你比我有出息。如今看来我高看你了。”

    谢云澜看向谢云继,“我哪里比你有出息了?”

    “皇上拿捏谢氏米粮,将谢氏米粮吞噬成为皇室米粮,可是你生生地从他手里抠出了半个粮仓。这难道不是出息?”谢云继反问。

    “保下谢氏米粮,我也是为了祖母。不想谢氏米粮祖宗心血,祖母护了半辈子的心血,毁于一旦而已。”谢云澜摇摇头。

    “不管怎么说!有本事就是有本事!”谢云继摆摆手,“你应该想想,老夫人痛苦了这么多年,如今去了,算是解脱了。你该替她高兴才是。若是你折腾自己,她在天看着难道不心疼?若说她前半辈子为的是谢氏米粮,那么后半辈子可全是为了你。”

    谢云澜抿唇,不再说话。

    “云澜哥哥,你如此聪明剔透的人,怎么如今却钻了牛角尖?想不开了?”谢芳华伸手拽他,“快去吃饭!若是你倒下了。那么你可以想想,皇上会不会立即对你手中夺得的粮仓出手?报了你从他手中脱离的一箭之仇!”

    谢云澜叹了口气。

    “所以,你不能有事!你很重要,你知道不知道?”谢芳华见他面色松缓,用力地将他拉下床,拽着他走到桌前坐下,给他盛了一碗粥放在面前。

    “因为临汾桥被炸毁之事,皇上如今目光全放在了临汾桥,无暇顾及其他。你得趁机赶紧打起精神来。”谢云继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敲了敲桌面,“秦钰已经开始要对付我了,也就是要对付谢氏盐仓了。我如今躲他和他的皇室一等隐卫,但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你得帮我。”

    谢云澜接过谢芳华递到他手里的筷子,没有任何食欲的模样,点了一下头。

    “先别说话了,让云澜哥哥好好吃饭!”谢芳华将谢云澜爱吃的菜挪到他面前,“这几个菜,你都吃一些,然后喝两碗粥。你这几天没吃饭,也不能多吃。”

    谢云澜点点头。

    “喂,芳华妹妹,我怎么觉得你对他比对我好多了!同是堂哥,怎么区别这么大?”谢云继有些不满地道。

    “你身体好模好样!自己能照顾自己,哪里还用别人盯着?若不然你同云澜哥哥换换身子。我也对你区别对待!”谢芳华嗔他。

    “那算了!他那副破身子,也就他不是人挺得住!”谢云继闻言敬谢不敏。

    谢芳华试探地对谢云澜轻声道,“云澜哥哥,你身体除了因为没好好吃饭晕倒,没有什么不适吧?”

    “没有!”谢云澜摇头。

    谢芳华见他眉心没有紫气,知道焚心没发作,放心了些。

    谢云继做了片刻,便坐不住了,对谢云澜问,“喂,你这府邸里有风筝吗?”

    谢云澜偏头看向风梨,“有吗?”

    “有吧!得去找找!”风梨不确定地回话。

    “那你快去给我找找!我要去放风筝!这屋子里待着太闷了。”谢云继摆手。

    风梨立即去了。

    不多时,风梨找来了一个大风筝,对谢云继道,“我们府里有一个扎风筝的伯伯,他负责打扫院子。闲来无事便扎风筝。手艺比外面买的风筝还要好。云继公子,您看这个怎样?是我从一堆风筝里选出来的一个。”

    谢云继接过风筝,上下翻着看了一眼,点点头,“不错!”,说着,他站起身,对谢芳华道,“走,去放风筝!”

    “你自己去吧!”谢芳华摇摇头。

    “没趣!”谢云继撇嘴,“那你们待着,我去南山坡放风筝,你走时喊我一声。”

    “你小心自己别被人揪住!”谢芳华道。

    “哎呀!也是!”谢云继皱眉,“那你们与我一同去!你们在的话,我就不怕了。”话落,他对谢云澜道,“你快些吃。看你气色这么差,在屋中总闷着也不好。你给老夫人守了三个晚上的灵,也算是尽了孝了。接下来,便等着七日之后出殡你再去吧!反正你也不喜谢氏米粮府里的气氛。”

    “云继哥哥说得也对!云澜哥哥,你不放风筝,也出去散散步吧!”谢芳华点头。

    “也好!”谢云澜颔首。

    三日就此商定。

    半个时辰后,谢云澜勉强吃完谢芳华盯着他吃的饭菜,放下筷子。

    谢云继立即拿着大风筝头前出了房门。谢云澜和谢芳华漫步跟在了他身后。

    出了别苑的府邸,三人向南山坡走去。

    翻过了一座山坡,果真如谢云继所说,是一片平坦的大草坡。如今正是刚开始要放风筝的时节,有很多人已经在这里放风筝。

    有已经飞起来的风筝,还有待放的风筝。

    谢云继立即选了一处风向好的地方,开始放他手中的大风筝。

    谢芳华和谢云澜则选了一处地方坐下来,看着谢云继抖开线放风筝。

    谢云继显然对于放风筝不怎么在行,所以放了半响,还是没放开。他回头喊谢芳华,“芳华妹妹,过来帮我!”

    谢芳华看着风筝,放风筝的事情,还是上一辈的事儿。闺阁小姐们最喜欢的,也就是放风筝了。她一边站起身,一边对谢云继嘲笑,“你好笨!”

    谢云澜只能受她嘲笑,“让我看看你有多聪明!”

    “你的风筝太大了!”谢芳华接过风筝,对谢云澜招手,“云澜哥哥,你过来,让云继哥哥拿着风筝,你帮我倒线。”

    谢云澜只能站起身。

    三人一起,果然是比一个人利落,很快就将风筝放到了半空中。

    正当三人都顺着一个方向看着风筝时,后方忽然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咦?这不是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吗?马上就到三日了,我的那盆莲花兰可是养活了?”

    ------题外话------

    月底最后两天了。月票清零。还有留着月票的么?亲爱的们,表要浪费啊。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