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九指剑魔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九指剑魔最新章节!

    也许是因为太过焦急,许尘将两天的路程整整缩减到了一天,双腿如风,长发如流。

    当许尘真正来到无仙镇镇外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他吃惊了,他本预料到的厮杀或者对峙场景根本就不存在。

    军镇城头飘扬着一展黄旗,那正是太子出行时所带之物,在朝阳国内,也只有两人可以带此颜色的旗帜出行了。

    “难道楚阳已经进入军镇了?”

    一边想着一边向着军镇的镇口行去。

    说是军镇,其实还不如说是一座城池,几十万军队驻扎生活的地方,可想而知其雄大的气魄,先不说军力如何,吃饭的能量那总是有的,几十万人,就是一个在这里卖油饼的摊贩也能赚个钵满。

    随着许尘一步步的靠近,城头上的士兵已然开始注意这个风尘仆仆的少年,这里每天也有很多人进出,运粮的,探亲的,自然还有本来就生活这镇上的百姓。

    然而,不得不说,许尘打扮和这些人是不同的,更不同的自然是他的状态,连续一天的奔波早已让他疲惫不堪,就连来时的路上,他还在心里大骂,为什么浏阳城没有愿意来到此地的车夫。

    当许尘真正的走到城下时,城下的士兵怒目圆睁,他不是生许尘的气,而是对危险生物本能的意识,恐惧导致攻击,这是任何生物都会有的反应。

    很显然,那名士兵看出了许尘的疲惫,但是也同样看出了许尘绝不是普通的百姓。

    “你,干什么的!”

    说着,那名兵卒手握腰间的佩刀,另一只手已经快要指到许尘的鼻子了。

    然而,就在这时,许尘和那名兵卒一起感到了一阵清风拂过,只是这阵清风是如此的特别,因为,那是从上而下吹来的清风。

    一时间,本来想编一些借口的许尘竟然忘记了什么,和守城的兵卒不自觉的向着头顶望去。

    就在那一刹那,许尘看见了一个身穿青衣的中年那人从天而降,还没等守城的兵卒做出反应,那名中年男子已然来到了许尘的面前,“许尘?”

    “嗯?”

    许尘心中已经,本来,他本能的想要要一下脑袋,这是谁都会有的反应,自保的反应,然而,就在那一瞬间,许尘还是点一下头,毕竟对方能够如此决绝的认出自己,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

    “好!”

    中年人微微一笑,却带着某种凛冽之意,“太子殿下已经进入了,不过,今日和大将军会有密事相商,所以,大将军派我来迎接公子。”

    “你,知道我今天会到?”

    听着许尘的话,对方呵呵一笑,摇头道:“我已经在上面等了五天了。公子,这军镇就不要进了,我带你去前方边塞的大营,好好休息一番,太子殿下到时会找你的。”

    虽然这名中年人语气客气,但是,那眼神中却毫无商量的余地。

    “太子,太子他可好?”

    许尘试探的问了一句。

    谁成想对方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放心!这世上有胆子大的人,也有愚蠢至极的人,就是没有即胆子大又愚蠢至极的大将军。”

    许尘听完对方的话,心中一惊,很显然,对方看透了他的心,看透了他所担心的一切。

    “走吧!你不会想要在这里站一夜吧?”

    说着,中年人潇洒的向着北面走去,许尘自然也就跟了上去,胆怯,许尘是没有的。

    ……

    边塞军营外有一片草甸,草甸上不多的几棵树木树叶早已落尽,站在此间,目光能够轻易穿透清旷的天空,落到更远的地方。比如远处荒原上不知什么事物燃烧生成的黑烟,还有那些咯吱轻响马车上躺着的受伤士兵。

    如今边塞情势平静,但在荒原深处,朝阳骑兵与草原骑兵的小规模战斗还是偶有发生,隔上数日便会有遗体和伤员被运回来。

    许尘坐在草甸上望向西北方向,搁在膝头上的手缓缓摩娑着一块小牌子,那正是六位魔狐当日送给他的火符,一时间,一种难言的感觉用上他的心头,是怜悯,或者是无奈。

    西北方向高远苍穹下有道模糊的黑线,看着并不显眼。但他去过那里,他知道那里的起伏山峦何其高大雄壮,所以愈发觉得这片苍穹与荒原旷阔难言。

    正当许尘愁思之际,一名青年军官坐在许尘身旁,身上轻甲被擦的锃亮,看着清旷的荒原和马车上的伤兵,剑眉微皱恼火说道:“真不知道将军府那边在想些什么,听说西门将军还是没有动员,这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这军人却正是那名青衣中年人,只是,此时穿着铠甲,更有一番英姿的味道。

    许尘看着他笑了笑,说道:“你们将军大概还想着,杀鸡哪里用得着宰牛吧刀?”

    这些天来,中年人的心情本就有些郁闷,这时听着许尘如此说,反驳说道:“宰牛刀?呵呵,到底是宰牛刀还是修脚刀,那还得打过了才能知道,这些年战乱很少,咱们这边的士兵早就没了斗志,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轮起刀枪了,吃梁当兵,现在就剩下吃粮的了。”

    不知为何,中年人突然眉头一紧,“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羌人突然将军队南迁,难道他们那又闹宰了,又要到咱们这边抢上一遭?”

    这时,许尘心中一凉,心说:“不会真的是因为兑山宗时所有人对北羌使者的不敬引起的吧,最好不是,不然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一些责任,战争,终究不是小事,涂炭生灵。”

    为了不显得尴尬,或者是为了能够从对方嘴里得到更多的消息,他笑着说道:“那你看这像是要打的样子吗?”

    中年人指着草甸下方那些马车,说道:“小规模的战斗常年有,我看不是不打,只不过还没到时候。”

    许尘眉毛一挑说道:“时候?什么时候?”

    中年人皱着眉头问道,“你不是太子的近身侍卫?”

    许尘摇了摇头。

    中年人想都不想,道:“你也不是太子的亲信?”

    许尘没好气道:“废话……当然不是。”

    “哦,那我还能理解。”

    中年人犹豫说道:“是因为羌人军队南迁是为了一个人。”

    许尘看着中年人说道:“什么人?”

    羌人远离荒原已逾千年,对中原人来说更是久远到难以记起的传说,在前来边塞的旅途中,书院诸生恶补了一下知识,大致了解了那段久远的历史,但对他们以及中原百姓来说,这个部落依然显得极为神秘。

    中年人没有直接回答,“可是听说羌人现在只剩下几十万人,难道都是军队?难道连那做饭的娘们和混吃等死的老头也要一起杀过来?”

    许尘笑着说道:“只要有足够的粮食,他们可以生呀。”

    中年人沉默很长时间后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他们本就凶悍的紧,如果……唉,那是几十年活的事情了,我们说这些做什么呢?现在还是等着那个人。”

    许尘看着莽莽荒原远处的黑烟,思忖片刻后说道:“看现在的局势,只要西门将军不出意外,大概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你说的那个人就是西门大将军吧?”

    中年人摇了摇头,“这可不是我说的。”

    “不过,谁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按照我老长官的话说,谁都不是谁的奴隶,谁也不是谁的附庸,真正有权利的,是这个。”

    说着,中年人掂了一下空空的手掌,“这道选择题真不好做啊,不过你放心,就算将军再傻,也不会杀了……咳!”

    他欲言又止。

    许尘也是微微一笑,冷静的微微一笑,和什么样的人就要说什么样的话,特别是在这军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