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九指剑魔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第三百四十八章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九指剑魔最新章节!

    许说的很对。

    从逃离都城,过千里饥地,入险恶荒山,在那些颠沛流离的岁月里,从某种角度说,许尘就是一个无恶不作之人。

    之所以无恶不作,那是因为他所处的人间有万般罪恶。

    为了在万恶的人间活下去,他必须无恶不作。

    后来到了都城,他来到了清平喜乐的人间,发现世上还是好人多,于是他开始尝试做个普遍意义上的好人。

    没有人不愿意做好人,许尘也想做一个好人。

    所以从那时开始,他就一直在学习怎样做一个好人,一路学习到了都城。

    这种学习可以说成是某种伪装,甚至更像是第二种人格的形成。

    那种人格很不稳定,时而尖酸刻薄,时而憨喜唠叨,故作无耻之态以讨喜,有些小清新,有些小可爱。

    如果面临着外部的压力,如果再次面对死亡,那份狠厉冷酷的性情,会毫不犹豫地从他身体最深处迸发出来。

    在荒原上遇马贼时如此。

    在圣湖畔箭射陈鲁杰皇子时也如此。

    时时如此,时时不如此。

    如此才是许尘。

    不知不觉间,他走到了绘像之前。

    就在这时,筹谋已久的暮春之雨终于落了下来。

    雨自天降,街上的行人纷纷走避,那些外郡来的游客也依依不舍的离开,只剩下许尘一个人站在绘像前沉默不语。

    过去的往事不用提,今天在宫里皇后娘娘震撼半蹲行礼,将军府里许一着将军,都让他觉得很是麻烦,尤其是许的态度,让他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不是愤怒,而是类似失落的感觉,因为他也曾经是名朝阳军人,如同里的同袍们一样,把这位朝阳军方第一人视作偶像,喝酒闲聊时提起镇国大将军的名字便会肃然起敬。

    他记得某种关于精神层次需要的说法,他喜欢在渭城与战友们逐马草原,出生入死,他喜欢在都城城里被民众尊重议论甚至敬畏,这些都是很美好的精神需要。

    所以他想做个好人,想被许这样的军方重臣欣赏,而不是警惕甚至意欲除之而后快,然而可惜的是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春雨越下越大缠绵的一塌糊涂,恰如许尘此时的心情。

    庄严清丽的绘像,被雨水淋的湿漉漉的,那双不怒而威的眸子,仿佛被赋予了某种生命,骤间生动起来。

    普通人根本无法感知到绘像的变化。

    许尘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看着绘像的眸子,感受着地面石线里渐趋凝结的气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曾经被这道绘像所散发出来的肃杀古意吓的浑身寒冷僵硬。

    后来他知道这道绘像是道神符,对侵入都城的敌人能够自动感应,并且能够施出近乎知命巅峰强者全力一击的威力。

    此时绘像感应到的敌人,当然是许尘手中举着的玉剑。

    以现在许尘的修为境界,自然完全不可能抵挡绘像的气息,但是他站在春雨中,神情却异常平静安宁。

    不是因为他手里握着玉剑。

    而是因为他怀里有根杵。

    许尘左手伸进怀中,握着那根被布包裹着的阵眼杵,看着伞前威势渐起的绘像,说道:“现在不是当年,你以为现在我还会被你吓得屁滚尿流或者变成冬天里的鹌鹑?我现在是你的主人,你还能拿我怎么样?”

    神符的主人,是不能自封的,而是陆隐大师传承给他,然后由朝阳天子亲口确认,并且由那根杵最终确定。

    雨水间的绘像,感应到了黑伞下传来的熟悉却又多年不见的气息。

    许尘的识海里响起一声清亮的啸鸣,鸣声尖锐高亢,夹杂着几分疑惑,几分不甘,几分悲伤和些许淡然。

    雨水不停地冲洗,绘像里那道来自远古的肃杀气息渐渐淡去,直至最后归于沉寂,变成一面普通的石画。

    许尘知道这代表绘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先前识海中那声啸鸣里的悲伤,是对师傅陆隐的追忆。

    许尘站在雨中,右手握着玉剑的剑柄,左手握着惊神大阵的阵眼杵,感受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触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在春雨里认主,代表着都城城这座大阵,从此以后便成了他的责任,也代表着朝阳的安危,从此成为了他肩上的责任。

    他喜欢这片土地,喜欢这个国度,喜欢平静喜乐的生活,喜欢生活在此间的人们,所以他愿意承担这种责任。

    他愿意用除了生命之外的任何事情,来维护朝阳的安宁,但这并不代表他便要因此失去自己的人生。

    左手握着阵眼杵,是握着朝阳的将来,是握着自己的人生。

    两手都要握,两手都要握紧。

    如果两者发生冲突纠结,像此时的春雨一般缠绵,那么他需要做的事情,砸碎所有的纠结与不满。

    松鹤楼露台那个夜里,他与陆隐曾经有过这样一番对话。

    “我想杀的人实力非常强大,位高权重,而且有些连我也觉得棘手的背、景。”

    “看你也不像是没有身份地位的人。”

    “因为我那位老师很了不起,所以理所当然我也很了不起。现如今就算是与我想杀的那位巨豪相比,我们之间的身份地位也可以说差相仿佛。”

    “那你还愁苦什么?想杀便寻着机会去杀便是。”

    “我那位老师似乎很愿意我们这些学生不讲道理,但其实他是个死脑筋,非常讲道理,总说什么律法第一,律法第一那怎么不讲道理?”

    “不讲道理和律法有什么关系?不走歪门邪道,难道就不能杀人?”

    那时候的许尘,以为自己谈话的对象是名都城的普通富翁,如今想着这些话出自老师之口,这番话自然便有了崭新的意义。

    不走歪门邪道,难道就不能杀人?不走歪门邪道,难道就不能杀西门望?

    许尘笑了笑,把玉剑收好系回背后,就这样一头撞进了如帘的春雨中。

    “以前我藉藉无名,杀死了你们,如今我的身份地位不一样,若是为了今后一世安稳与繁华,便不再继续下去,那你们岂不是死的太亏?”

    雨渐渐小了,许尘准备回老笔斋,却在巷口停下了脚步,转而走到春熙路,进了一家茶楼。

    许已经猜到他与那几椿命案之间的联系,甚至有可能把这几椿命案与当年的将军府灭门案联系起来,就算暂时还没有联系到这件事情,也一定会开始着手保护某些人,某些他要杀的人。

    除了西门望将军,还有人活着,许尘如果想要杀死对方,便必须和朝廷抢时间。

    坐在茶楼二楼畔,看着栏外淅淅沥沥的雨点,他仔细思考了一下步骤,确认不会惹出太麻烦的问题,便开始着手准备。

    他向掌柜要了笔纸,稍一思忖后开始疾笔书写,草草而就一封书信,然后封好,准备让车马行把信送走。

    便在这时,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也看见了他,惊喜说道:“许尘,你怎么在这里?”

    许尘嘲笑说道:“潘安,你今天又没去书院,当心让你家老爷子知道,直接断了你的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