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九指剑魔 > 第九十八章 陌生人

第九十八章 陌生人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九指剑魔最新章节!

    当这三人走到柜台前时,才发现那柜台后面昏昏欲睡的老头,看到几人过来,那个老头职业而随意的扔出了三个手牌,竟然一句话也没说。

    这时,张邯将那三个手牌往前一推,像是根本就不准备拿走,反而微微一笑说:“我们今天过来是找七爷的。”

    “找七爷?”

    老头迷离的眼神瞬间亮了许多,“找我们当家的干什么呀?”

    张邯油灯下的面孔微微一动,“那当然只有见到七爷才能说喽。”

    老头冷哼了一声,却并未推辞,因为能知道有七爷这个人的人也并不多,想来应该是七爷的熟客,所以老头挺着个佝偻的身子走出了柜台,相当随意的招了招手,便带着三人向着一个破旧的衣柜走去。

    然而,当那个老头把衣柜的门打开的时候,许尘和潘安都是一惊,原来那根本就不是一个衣柜,而是一个暗门,那里面灯火通明,人头攒动,里面的摊位也是琳琅满目,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摆着所谓的管制物品。

    这里虽然并不嘈杂,但总给人一种热闹的感觉。

    这里就是都城有名的黑市,有名到当今天子都知道,只是,虽然天子一心想把这里直接踏平,但是这样一个隐蔽破旧的地方却牵扯到很多人的利益,包括朝中的大臣,所以天子虽然有这份心,却不敢轻举妄动。

    老头带着三人横穿了整个大厅,最终到了一个相当偏僻的角落,那里正悠闲的坐着一位尖嘴猴腮的中年人,他时不时的观察着整个大厅内的情况,随意而洋洋自得。

    老头把三人领到这个中年人面前,之后一句话没说就转身离开。

    张邯微微点头,献出生意场上常见的微笑,“七爷!”

    那尖嘴猴腮的中年最开始并没有注意,听到声音后猛的一个激灵,看了看三人却也并未说话,似乎是根本不认识张邯,既然不知道来头,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所以他就这样的看着,这大概就是习惯。

    “呵呵!”

    张邯又是一阵微笑,“七爷,我这次是来买件的,就是那柄纯黑色的,听说是从什么古墓中挖出来的那柄。”

    七爷阴沉沉的看了张邯一眼,冷冷的说:“嗯!看来你是有备而来呀!怎么说?打算今天就拿走?”

    张邯微微点头,“那是,隔了夜可就不好说了。您大概是忘了,我上可是从这买走了那柄剑的剑鞘的!”

    “上次?”

    七爷眯了一下眼睛,然后哦了一声说:“这上次可是太远了,得六七年了吧?”

    说着,他还裂了一下嘴,像是在努力的向着什么,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然后微微一笑,“啊!你就是那个什么、什么古玩店的老板是吧?嘿嘿,既然是老客户那就简单多了。说实话,那柄剑还在,但是,这价钱……”

    说着,七爷捻了一下胸前的衣服,像是极为尴尬却是习惯的很。

    张邯微微一笑,看了看七爷后面的一个大木头箱子,像是在就知道这位七爷是什么货色,便爽朗的说一句,“这价钱自然是您定,绝不二价怎样?”

    七爷懒散的起身,然后直接打开了那只硕大的木头箱子,翻了好一会儿,不知何时,他深深的一探腰,一柄沾满了灰尘的纯黑短剑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他转身回到座位上,然后直接把黑剑拍在了身前一个不大的桌子上,那叫一个响,“既然是老客户,我哪能黑你呢?说实话,这真是一把好剑,就是一直没有识货的主。”

    这时,他抬起头神情的看着张邯,诚恳的说:“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肯知道我根本不靠这些东西活着,这整个场子的分红就够我花的了,所以,我也不想赚你什么钱,我这也是当年收的货底子,既然那剑鞘都在你那儿,这个也算和你有缘,一口价,七千两,你拿走!”

    “七千两!”

    张邯一下就傻了,虽然他刚刚相当土豪的说了一句“价钱随您开”,但是他就真没想到,对方真的就是随便开的。

    要知道,他当年买那个剑鞘用了不到二百两的银子,那对他来说已经算是天价了,没成想,这柄剑竟然涨到了七千两。

    因为不是自己买,所以他也不好决定,而是微微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许尘。

    谁成想,许尘微微一抖袖口,一只黑色的剑鞘直接滑了出来,下一刻,许尘直接从桌子上抓起了那柄纯黑色的短剑。

    “仓啷”一声。

    短剑直入鞘中,许尘轻轻的掂了一下,分量很重,剑身和剑鞘相当吻合。

    许尘再次将短剑拔了出来,这时才仔细的端详一番。

    这是一柄刚刚能到两尺的短剑,剑身只有两指的宽度,和短小的剑身很搭配,只是和剑鞘一样,整个剑身几乎没有任何花纹,连剑柄都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光秃秃的。

    剑刃之上并没有常见的血槽,甚至剑刃看上去都不是很锋利,要是常人看着一定把它当成摆设物品,但是,许尘却莫名的喜欢,甚至有些爱不释手。

    这不仅仅是它的短小简单,更因为它似乎在散发着摸中捉摸不定的灵气波动。

    下一刻,许尘点了一下头,还没等那位七爷说什么,他就一下把短剑收入袖口之中,然后他用另一只手在胸口摸出了几张银票,轻轻的放在了那方破旧的木桌之上。

    “哈哈!还是小兄弟相当识货,性格也爽快。”

    一边说着,七爷一边将银票收入怀中,那笑容相当明媚。

    买完剑之后,这三人自然就要离开,然而他们刚一转身,只见一位身穿蓝色袍子的男子正平静的看着他们,准确的说,是在盯着许尘。

    这名男子看样子和那位七爷差不多的年纪,但是却有着一身说不出的贵气和优雅,手中拿着木质折扇,却一直都未打开,看来也不过是个装饰物品。

    这名男子看见三人转身,微微一笑说:“这位小兄弟,能否和我去茶楼坐上一坐?”

    “啊?”

    三人皆是一愣,一陌生人直接过来就要约会,这算哪门子事。

    许尘缓缓抬头,轻声回了一句,“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恐怕咱们不认识吧?”

    “不认识?”

    那男子平和的一笑,摇着手中并未打开的折扇说:“不认识就不能一起喝个茶吗?难道你害怕我对你图谋不轨吗?”

    这时,潘安探了一下身,趴在许尘的耳边细声说道:“靠!这个男的不是看你眉清目秀,那个、那个看上你了吧?我可听说了,却是有那么一好人,不喜欢女人,专门搞男人。”

    “滚!”

    许尘侧目小声骂了一句,然后继续跟那个男人说:“既然咱们不认识,那么恐怕就没有聊天的必要了,告辞!”

    说完,许尘大步向前走去,然而就在那一刹那,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打开的扇面,那扇子出现的太过突然,就连许尘也没有反应过来。

    更重要的是,那扇面打开的一刹那,许尘分明感受到了一股强劲的灵气波动,不知是许尘,此时有不少随意走动的客人猛然听下了脚步,痴痴的看向了这边。

    但是,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向着四周回望之后,那些人无一例外的避开了他的眼神。

    猛然一惊之后,许尘在袖中仅仅的握住了那柄刚刚到手的短剑,随时准备着有所突变。

    然而,还没等他质问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便自己开口了,但是他所说的却不是整段的话,而是简单的几个词,“丹阳城,永安镇,许家。”

    “啊?”

    许尘的惊讶变成了震惊,他握着短剑的手有些汗液缓缓的渗出,他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何许人也,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

    但是,对方却知道自己的底细,这是什么处境。

    最重要的是,对方刚刚打开扇面明显是想向他证明实力,这让许尘一时不该如何跟对方进行博弈。

    “怎么样?我想还是去坐坐吧!不然你今天一定谁不好觉的。”

    说完,那男人微笑着转身,向着出口的方向走去,似乎料定了许尘一定会跟在后面。

    这时,许尘跟张邯和潘安小声的嘀咕了两句,大概意思就是让他们俩先走,然后,许尘跟着那个男人径直走出了这个大厅。

    那个男人一直没有说话,出了黑市就直接走到了小叶街旁边的一家茶楼。

    当然,潘安怕他除了什么事情,一直和张邯跟在后面,但是,看见两人走进茶楼,自知不好再跟进去,便将自己的马车叫了过来,然后就在马车上等着许尘出来。

    茶楼中很是冷清,那男人似乎对这里很是熟悉的样子,带着许尘上了二楼。

    这二楼就已经不能用冷清二字去形容了,应该叫做没人。

    等许尘跟着那男人在一处靠窗的位置坐好了,那男人随意的指了一下楼下的马车说:“看来你的兄弟还不是很放心呀!”

    听到这句话,许尘微微一笑说:“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是很放心!”

    虽然他的表情平淡如常,但是他的手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那柄短剑。

    这时,只见那个男人转回头,平静的看着许尘说:“其实,咱们是见过的,只是当时我能看见你,但是,你却看不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