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九指剑魔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彻底败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 彻底败了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九指剑魔最新章节!

    正当所有人疑惑之时,一位身穿甲胄的军人大踏步的来到了大厅之内,他表情冷静,双目炯炯有神。

    冰冷的目光扫过所有人之后,竟然当众单膝跪倒,那个方向正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那里站着的正是楚阳。

    “属下救驾来迟,请……请责罚!”

    这位军人正是禁卫军都统马友光。

    原来,先前楚阳出永安镇告诉那一百陪同而来的士兵先会营里,只留下了两名军官在镇外待命。

    谁知道,时值黄昏,这两名军官竟然发现这个小镇之内竟然有一队人马向着许家而来,而且看样子极不友善。

    所以,其中的一位军官赶紧快马回到三十里外的军营,将所看到的事情报告给了都统马友光。

    那一瞬间,马有光的脑袋一下子就懵了。

    一直以来,他都将永安镇当做是一个小小的普通的小镇,和帝国内所有的偏僻小镇都一样。

    在这里,一般不会出现这种大规模的械斗事情,谁成想,这回他还真的猜错了。

    所以他马上下令,一千骑兵极速驰援永安镇,他也亲自带队来到了这里。

    想来,太子的安危胜过所有的事情,甚至胜过自己的生命。

    一千骑兵到达这里,真的见到了一百多号手拿武器的人正在许家不远处等待着什么,那一刻,马友光真的是有些急了,他根本没时间思考是敌是友,禁卫军自然就是保护皇族的军队,平时除了训练没什么事情可做,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他们则是最后的屏障,也是最为疯狂的屏障。

    马友光一向以来就是心狠手辣的角色,从不敢冒任何风险,所以他问都没问,在那一百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直接下令冲杀。

    可想而知,虽然那一百多人中也不乏修行之人,怎奈修为太过低劣,哪里能架住一千骑兵的密集冲杀,片刻间就血流成河了。

    只有少数几个修为不错的人趁乱逃走,大概是直接逃出了永安镇。

    马友光自知自己并不是来平叛的,所以也根本没有下令去追,而是直接冲入了许府,他得确定太子殿下此时是安全的才能安心。

    当他看见太子殿下正站在那个角落和许尘细声的聊着什么,他终于把心放在了肚子里。

    这时,真正尴尬的则是楚阳,他当然知道许家和赵家谈判的结果,而此时,赵家的一百多人就这样被禁军给杀了,那岂不是太有损友谊了吗?

    一时间,他看了看许尘,然后向着马友光白了一眼,挥了挥手,只见马友光猛然一低头,转身离去,竟然一句话都没说,那样子相当职业。

    “真没想到……”

    赵无极眼前稍稍一模糊,一屁股就做到了椅子上,缓了好长时间,他终于缓缓的摇了一下头,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他能想象自家仆人和剑士死时情景,他也知道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但是,以他此时的处境,他又能怎么做呢?

    自己和孩子的命都在人家手里,他真不知道这许家何来如此大的实力,更不知道,这许家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

    “藏的太深了!”

    这是赵无极此时能够想到的唯一的一句话。

    “家主,那我……”

    阿福跪在赵无极面前,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怎么做。

    而赵无极则是一直在摇头,一言不发。

    “这……”

    见到此等情景的许子介也不知如何是好,而是转头看向了许尘和那个神秘的楚阳。

    最开始,许子介真的认为那个叫做楚阳的少年就是一个普通的富家公子,虽然是从都城而来,但是,富商哪里没有?

    甚至许子介都想过,一个都城来的富商也未必就能和许家的家室相提并论。

    但是,见到刚刚的情形,他甚至有些不敢去猜了。

    这时,只见楚阳在许尘的耳边轻声的说了几句话,许尘也是默默的点了一下头。

    片刻后,许尘来到许子介身前,轻声道:“父亲,既然事已至此,那么,咱们就还给赵家一处坊市作为补偿吧!您说呢?”

    “哦,当然,当然可以。”

    许子介不停的点头,毕竟他本来就没有想要至赵家于死地,即便现在情形,那许家依旧是赚的。

    停顿了片刻,徐自家清了一下喉咙,略带抱歉的说:“赵兄,是在不好意思,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是我家尘儿和他的朋友一时疏忽,这样吧,就按尘儿说的办,你看怎么样。”

    赵无极那还有其他的选择?利剑就悬在头顶,他不得不从。

    更何况,当他看见刚刚那名军人的样子,他从心底里生出一种畏惧。

    虽然许尘的修为很高,也同样让他畏惧,但是,许尘还算理性,没有那种见面直接大开杀戒的习惯。

    然而,刚刚那位,虽然赵无极分明知道他不是什么修行者,如果交手,他能一个照面就将那名军人杀掉,但是,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个主绝对是杀伐果断的手。

    简单的说,许尘是有杀了他的能力,而那名军人却绝对敢这么做,而且看样子都一点不会迟疑。

    赵无极点了点头。

    “好!那夜不要这样麻烦了,其他的事情改天再说,赵兄就请便吧,我许某人也就不留赵赵兄了。”

    说着,许子介平静的站起身,向着赵无极礼貌的拱了一下手。

    而赵无极则是头都没抬,随意的一伸手,带着自己的儿女和家丁转身离去,真是不带走一丝云彩。

    看着赵无极离开,许子介知道该处理自家的家事了,他缓缓的坐回椅子,冷冷的看着跪在地面的许峰山。

    虽然对方是兄长,但是,毕竟是犯了错误,此时正难以自处的瑟瑟发抖。

    还没等许子介开口,许峰山便连续蹭了几下,来到了许子介的近处,“三弟,你放了哥哥吧,哥哥再也不会做这样没有良心的事情了,我发誓,发誓!”

    他一口一个哥哥的,不过是想许子介念在手足之情的份上放了他一马。

    沉吟了许久,许子介一排大腿,“罢了,罢了!”

    “二哥,你走吧!”

    “啊?我去哪?”

    许峰山的表情明显顿了一下,既然许子介让他走,那就是说他不用死了。

    但是,他却不知道许子介心中的具体用意。

    “回家呀!”

    许子介解释道,“回家吧,你的家产还是你的,你的儿子还是家族的子孙,只是,你在家族中所任的职务,就算了吧!”

    其实,这样的结果,对于许峰山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德。

    然而,贪心不足蛇吞象,他细声的说:“子介呀,哥哥知道错了,哥哥也谢谢你,哥哥以后一定会改的,你知道,如果我失去了职位,那我,那我还怎么在你侄子和嫂子面前抬头啊?子介,你就原谅哥哥这一回,你不是先前还说了吗,如果我……你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吗?”

    什么叫贪心,这就是,刚从鬼门关归来,他就又想着地位与利益了。

    然而,这一次许子介却没有糊涂,他冷笑了两声,“哥哥,算了吧,难道你忘了你刚才并没有扔下手中的长剑吗?你难道忘了你先前想做什么来的吗?走吧,啊!”

    说完,许子介缓缓起身,不再理会许峰山,而是对许尘说:“走吧,尘儿,咱们还是回去吃饭吧,你这位朋友不是说刚刚没吃饱吗?那就让后厨再做两个菜,怎么样?”

    其实,此刻的许家应该高兴才对,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那般灿烂的笑容,毕竟死了人,毕竟这是一劫。

    那位白长老一直傻傻的站着,似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就在许子介带着许尘和楚阳离开大厅的时候,他猛然喊道:“家主,那我……”

    “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许子介头都没回。

    想来,他也是颇为无奈,难道他真的能将白长老赶出许家吗?那以后谁还会为许家出力呢?

    他们离开后,好几个仆人走进大厅,开始收拾起来,而那位白长老就这样的痴痴的站着,最后竟然缓缓的蹲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

    走到后院,许子介先是让楚阳先进去吃饭,将许尘留在了外面。

    楚阳自然是颇为尴尬,但是,竟然人家父子要谈一些东西,那么他也不好赖在身边不走,缓缓的走进屋子。

    那个许阳和他的母亲依旧在平静的吃饭,似乎偶尔还聊上两句,但是,看见楚阳走了进来,两人的话音便落了下去。

    楚阳尴尬的一笑,那两人也是并未理他,依旧是安静的吃饭,似乎对前院的事情一概不知。

    然而,外面的许子介已经开始谈论起他了。

    “尘儿,你的这位朋友到底是谁?他绝对不是普通富商家的公子吧?就算不是皇亲国戚,那夜肯定是某位军部大佬的公子,对不对?”

    许尘犹豫了片刻,轻声道:“对不起,父亲,这个还真的不能告诉你,您知道,这些人一向隐秘,不喜欢别人说出他们的来头,所以……”

    “我懂!”

    许子介微微点头,“他,我不问了,但是,你告诉我,你现在到底是第几境?为什么短短几个月,你竟然能达到如此高深的地步?你刚回来时,我还说在白家的十年浪费了你的好资质,看来,我还是错了呀!”

    “哦!”

    许尘低头抿了抿嘴,“其实,也就这么回事,我去都城其实是去了兑山宗。”

    “啊?”

    听到兑山宗那三个字,许子介的眼睛瞬间光芒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