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九指剑魔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男孩

第一百四十六章 男孩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九指剑魔最新章节!

    转瞬之间,那张面孔像是被一个庞大的力量拉扯着直坠地面,原本平静的地面寸寸开裂,在裂开的沟壑中流淌着鲜红的血液,血液的表面还笼罩着一层时隐时现的黑色烟瘴。

    眨眼间,那张面孔便被吸入其中,地面一阵晃动之后沟壑迅速并拢,竟然完好如初,仿佛这里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情。然而,等待叶赫元勋的将是在地狱深渊中的无尽煎熬。

    血雾渐渐消散,空气中的血腥味儿也慢慢变淡,但是,在场每一个人的心中都留下了一道难以忘却的记忆。

    远处,灰衣老者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灰色的衣衫和皮肤都已经在争斗中被灼烧的破烂不堪,胸部也没有了起伏,看来他的灵魂也同样被拉入了深渊。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此以命相搏。”许尘仍然一头雾水。

    “爷爷?”男孩儿正在一步步的走近老人,却没有像前几次的那样急切,或许他已经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事情了。他来到老者身边,蹲下身细细的看着。老者的双目紧闭,微笑的脸庞像是已经得偿所愿的样子,男孩儿抬起手却没敢去触碰,他怕自己的猜测已成为现实。

    一阵微风划过,老者的面部慢慢的开裂,像刚刚的地面一样千沟万壑,却没有血液渗出,灰色的衣衫也缓缓塌陷,片刻间老者就化为了满地的齑粉。

    男孩儿目光呆滞的看了半天,然后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这时,一道黑影在月光的映射下极速而至,许尘只看了一眼便不再理会,因为他认识这个人,正是自己新认的师傅,陆隐。

    许尘缓步上前,将那男孩儿抱在怀中,冷冷的看了一眼地面上干瘪的灰色衣衫,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他说做的也就是这些,因为,他分明感觉到,就算刚刚自己出手,结果也同样是一样的,因为以他此时的实力,根本不是那两个老头的对手。

    或者说,就算是此时已经出现在一旁的陆隐也不是对手。

    “到底怎么了?”

    陆隐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轻声问道。

    许尘则是将男孩儿脸上的灰尘擦了一下,犹豫了片刻说:“师傅,我也不知道,我晚上只是想到母亲的坟前看一眼,谁知道……”

    说着话,他看了一眼怀中的男孩儿,脸上尽是疼爱。

    陆隐双眉倒立,额头挤出了一个大大的川字,“那这孩子是……”

    许尘还是摇头。

    陆隐点了一下头,不再问什么,只是清冷深邃的眼神一直观察着四周,这是他的习惯。

    就这样,陆隐和许尘交谈了片刻后,跟着许尘穿过阴冷的坟地,回到了许府,毕竟,这男孩儿还没有醒,需要陆隐仔细的观察一下。

    回到许尘的房间,陆隐以灵识探查一番,轻声道:“咳,没事,就是因为惊吓和伤心过度才晕厥的,修养两天就好了。”

    许尘刚想微微一笑,表示听到了,却听陆隐略带疑惑的说:“不过,这孩子的脉象相当奇怪,我这一生都没有见过如此奇怪的脉象。”

    一边说着,陆隐还一边看着躺在许尘床上的男孩儿,“他的心脏恐怕有些问题,但是,我想不会是因为今天的事情才患病的,而是,从小就这样。”

    “从小就这样?”

    许尘也看了看床上的男孩儿,“师傅,那是什么问题?”

    陆隐微微摇头,缓缓的坐在了圆桌旁,自己倒了一杯水自顾自的喝起来,显然并不见外。

    “有可能他根本就没有心脏,在他体内的也许另有其他的东西,但是我现在却说不清楚。”

    许尘微微一愣,“那怎么才能知道呢?”

    只见陆隐微微一笑,“把他的心挖出来就知道了呀。”

    听到这句话,他赶紧摆手,“那当然不能。”

    说完,许尘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他思考着今天的一切,思考着白骨堂到底和这些人有什么关系,思考着这个男孩会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因为,他当时真真切切的听到了那个灰衣老者的话语。

    “缘分?”

    许尘摇了一下头,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不知道什么时候,陆隐放下手中的茶杯,捋了一下胡子轻声道:“那,你想怎么处理这个孩子?”

    听到这句话,许尘下意识的看了一下,那男孩儿眉清目秀,就是脸色苍白,显然是受尽了重病的折磨。

    想到折磨,许尘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他不认识这个男孩儿,却能深深的感到对方的痛苦,他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却有一种同命相连的感觉。

    更何况,那个灰衣老者还请求他帮忙养这个孩子,说的那样真诚和诡异,“师傅,我打算带着他。”

    “带着他?”

    陆隐双目陡然亮起,“难道你还要带着他去无仙镇?到时候还要带着他会都城?”

    他虽然是在疑问,但是,很明显,他是在拒绝。

    今天夜里,陆隐本来聊有心情的在营中喝茶,听这楚阳讲许家发生的事情,对许尘的表现,他甚至都暗自的竖起了大拇指,庆幸自己的幸运,终究没有选错徒弟。

    然而就在这时,他猛然发现了一些异像,所以他不顾楚阳差异的眼神,快速的走出营帐,借着月光,他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天空中的血雾。

    那是在几十里之外的距离,普通人根本看也看不到,但是,那一瞬间他却感觉到了哪里不对。

    因为那里是帝国的边境,而且,更让他担心的是,他曾在古书上看到过对这些景象的描述。

    陆隐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声“魔宗?”,便飞身而起,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飞驰而至,之后才有之后的故事。

    他很失望没有看见战斗时的场景,“我说,许尘,我想你应该把他留在这里,或者,你怕给家里惹麻烦,也可以将他托付给一个普通人家,你这样带着,不好吧?”

    许尘缓缓的要了一下头,“师傅,我总感觉,他和我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因为我见到他第一眼就感觉很亲切。”

    “呵!”

    陆隐冷笑一声,“对,谁见到都会感到亲切,这就是人性,见到别人受苦就想去帮忙。但是,如果是别人呢?你之所以见到他,只是偶然。”

    许尘还是摇头,“如果这就是命呢?”

    “命?”

    陆隐撅了一下嘴,“你现在的命就是好好学习符道,将来把飞云道发扬光大,知道吗?其他的,都是假的。”

    许尘没有回答,而是缓步来到窗边轻轻的坐下,看着男孩儿面孔,微微一笑。

    “哎,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啊?无仙镇的事情可是不能拖得太久。”

    陆隐警告道。

    犹豫了一下,许尘略带猜测的说:“师傅,我总感觉这件事就和西门望有关系。”

    “为什么这么说?”

    陆隐倒是很随意,又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许尘摇了摇头,“当然,这只是猜测,因为,刚刚死的那两个老头就是北羌的人。”

    “啊?”

    陆隐放在唇边的杯子猛然停住了,稍稍镇定一下,“真的?”

    说完,他苦笑的要了一下头,因为他知道,许尘自然不会信口雌黄,“难道?”

    说着,他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帝国的疆域地图,此时,他们在永安镇,而西北大营正处在正北的地方,按照路途来说确实不算近。

    但是,那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

    对于骑兵来说,这样的距离在战场上一个突袭就能达到。

    要知道,帝国的几位大将军各守一方,帝国最北面是蛮人的地界,自然是安泊远那个最骁勇善战的部队守卫。

    而帝国的西侧就是由西门望的军队守卫,只是,他的大营却设在西北的位置,和安泊远的大营距离的也并不算太遥远。

    这一切都源于皇帝陛下对军人的不信任,生怕他们举兵造反,让他们相对距离的近一些,也能起到相互制衡的作用。

    所以,永安镇这里的部署就显得格外薄弱,这也正是为什么永安镇会成为各国商人和修行者相对比较聚集的地方。

    “对呀,这就是漏洞。”

    陆隐不停的点头,“许尘,也许你是对的!”

    听到这句话,许尘疑惑的看着陆隐,心说:“我说什么了,就对了。”

    陆隐哈哈一笑,还在不停的点头,“想来,北羌还是不信任西门望的,虽然两者互相勾勾搭搭,但是,彼此还没有那么信任,所以,也许北羌就是想从这里长驱直入也说不定呢?”

    “你想,在这里进入帝国,是最好的选择,虽然路途远了一些,但是,这里的位置却很好。第一,如果西门望和他们的谈判最终没有成功,或者是翻了脸,西门望不想帮助他们了,或者是出了什么事,那么,帝国一定不会想到,原来北羌一直没有想从这里进攻帝国,这绝对是出其不意啊。”

    “第二,就算西门望决心投靠北羌,那么,北羌的军队和西门望的叛军还可以两路夹攻帝国,依旧是措手不及,让帝国的注意力分散,不好对抗。而且,这里距离安泊远和东南方向上的部队很远,一时之间难以驰援,这真是一步好棋呀!”

    许尘听得有些迷糊,毕竟他对这些军事的东西一点都不在行,“师傅,您说什么呢?”

    “呵呵!”

    陆隐竟然笑了起来,“对,就是这么回事,许尘,咱们不走了,就在这里。”

    “那,西门望怎么办?”

    许尘当然想留在这里,但是,他也理解陆隐和楚阳的处境。

    “我自由办法。”

    说完,陆隐猛然起身,招呼都没有打,快速的离开房间,然后像箭矢一样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