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九指剑魔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夜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夜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九指剑魔最新章节!

    入夜。

    拓跋枫静静地坐在床边,把玩着那颗“珠子”,脸上带着少有的喜悦。也许是把玩够了,该让它物尽其用了,拓跋枫手一翻便把“珠子”放到了嘴里,喉头一动,“珠子”直入而下,一种莫名的畅快之意浮现在了拓跋枫的脸上。

    然而,片刻之后,拓跋枫忽觉腹内一阵翻滚,胸口出也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拓跋枫的口中倾喷而出,转眼望去,撒在地上的鲜血旁是那颗原封未动的“珠子”。

    拓跋枫刚要伸手去拾起那颗“珠子”,却发现刚刚撒在地上的鲜血越来越淡,最终莫名的消失不见了。

    随之而来,那股熟悉的,阴冷至极的气息再次袭来,毫无上限的疼痛传遍了拓跋枫的全身。

    “哈哈……痛苦了吗?哈哈……不要难过,因为这只是个开始而已。”那个悠远而恐怖的声音响起。

    “你是谁?你到底要做什么?”拓跋枫愤怒的喊着。

    而此时,正躲在拓跋枫房顶的一个黑衣人猛然心中一凛,“这永安果然名不虚传,一个半大的孩子都能察觉到我的存在?”。他却并不知道,拓跋枫根本不是在和他说话。

    黑衣人二话没说,一个飞身而下,连地都没沾,身体在空中陡然转了一个弯,直接破窗而入,“不杀了这个小子,我的行踪必然暴露无疑。”

    黑衣人从天而降,拓跋枫却根本没有因此被惊吓到,因为他早以神情恍惚,莫名的痛苦已经让他不再是他了。

    吃惊的反而是黑衣人,“这是什么气息,怎么如此的邪气。”

    黑衣人莫名的打了个冷颤,再一望去,他面前的这个孩子双目通红,瞳孔的位置上竟还有一点时隐时现的黑色火焰。

    “好强大的气息。”黑衣人心中顿感疑惑,但他感觉得到,这股气息马上就会从眼前这个孩子的体内喷、泄而出,到那时他在想杀了这个孩子可就不容易了。

    想到此处,只见黑衣人右手猛然抬起,五根手指之上瞬间燃起了诡异的蓝色火焰,只听黑衣人说了一声“着!”,右手的五根手指瞬间按在了拓跋枫胸口的位置。

    “以我的修为,无论你体内的气息有多强大,必将它逼回体内。”

    黑衣人所说不假,以他的修为,此时就算是子叶真人在场也是会惧怕三分的。

    拓跋枫只觉胸口一紧,痛苦之意竟然慢慢散去。

    然而,此时的拓跋枫却不知道,那股阴冷的气息竟然绵延而出,顺着手指直入黑衣人的体内。

    “啊!”黑衣人大惊失色,赶忙撤回了五指,迅速的运气调息,几个周天之后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

    “好邪气的娃娃!”黑衣人怒目而视,右手犹如钢钳一般迅速的抓住了拓跋枫的左肩。

    虽然拓跋枫依旧神情恍惚,可是左肩的疼痛传来,他本能的用力往后一拽,“刺啦”一声,左边的袖管被狠狠的撕下。因为用力过猛,拓跋枫一个踉跄便倒在了身后的床上。

    黑衣人此时不再犹豫,手中霞光一闪,瞬间结出一把短剑,一个箭步冲到床边,短剑飞速而下,直奔拓跋枫的胸口。

    然而,就在短剑都已经刺到衣襟的时候,竟然戛然而止了,黑衣人突然手掌微动,短剑便消失不见。

    此时,黑衣人正看着拓跋枫左臂上一个大大的“墨”字刺青,看得竟然有些痴了,他的眼神迷离,好像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一样。

    片刻后,拓跋枫从恍惚之中慢慢的清醒过来,模模糊糊看到的看到了那张黑衣人的面孔。

    “啊!”拓跋枫被吓得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原来,眼前的这个黑衣人的整个脑袋就像个肉球一般,并无半点须发,而他的脸上满是被烈火烧过的疤痕,左眼已经被火烧的牵连在一块,只有通过一条窄窄缝隙才能看到那后面闪烁的瞳孔。总之,这张脸比拓跋枫想象的恶鬼还要丑陋百倍。

    拓跋枫一跃而起,立在床上,只可惜自己的柴刀并不在身边,不然他一定会一刀砍过去的。犹豫了半天,他轮起自己的右拳就像黑衣人砸去。

    就在拳头将到未到之时,只见黑衣人手臂一伸,仅用两根手指便搭住了拓跋枫的手腕,稍一用力,只听拓跋枫“啊”了一声便又重新躺回到了床上。

    “娃娃,以你的修为就算了吧。”黑衣人沉声道。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说着,拓跋枫还试图去挣脱那两根看似枯瘦的手指,只是此时的他却已经半点力气都用不出来了。

    “娃娃,别挣扎了,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且问你几个问题,问完我就离开。”黑衣人的语气中突然略带和蔼之意,只是面容依旧是难以改变的狰狞。

    拓跋枫哪里肯信,瞪了一眼黑衣人便将脑袋别了过去。

    “说吧,这个刺青是谁给你刺上的?”黑衣人不怕拓跋枫不说,以他两指的力量给对方带来的痛苦,他心里自然是有数的。

    拓跋枫依旧别着脑袋,沉默不语,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哎呀。”黑衣人惊道,“好倔的娃娃!”,随即两指的力量又加大了许多。

    豆大的汗滴从拓跋枫的额头滑下,慢慢的他的脸也开始胀、红,但是他却硬是一声不吭。

    黑衣人深知自己的力道,也完全能体会得到此时拓跋枫此时的痛苦,惊讶之色浮现在了他那张不易表达情感的脸上。

    “娃娃,那你告诉我你今年多大了,你老家是哪里的还不行吗?”黑衣人屈服了,因为他并不知道,他眼前的这个孩子曾忍受过多大的痛苦。和那比起来,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半天过去了,黑衣人依旧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失去耐心的他,只说了一声“好”便一把把拓跋枫扛在了肩上,“那你就跟我走吧。”

    黑一人身形一闪便冲出了屋子。

    黑衣人的双脚刚一沾到庭院的地面,一道绿色的剑芒便从侧面疏忽而至,他暗道不好,猛然往前一窜,“古擎”剑电闪而过。

    “好剑!”黑衣人叫了一声好,却是满脸的不屑。他原本是想讽刺出剑之人的修为不怎么样的。然而就在此时,一缕青丝从侧面飘然而落。他先是本能的摸了一下脑袋,这才想到他肩上扛的拓跋枫,心中不免大惊失色。“看来这出剑之人是怕伤到了这个娃娃呀,电闪雷鸣的一瞬竟能拿捏的如此准确,来人绝不简单。”

    不知何时,一位老者已然出现在了庭院之内,他右手一伸,“古擎”剑掉头而回,悬于空中,“好个妖僧,昨日闯我玉玄门的后山砍树,今日竟又敢来这里胡作非为?”

    “嗯?”黑衣人大感疑惑,心中暗道:“砍树?我自然是没干过的,偷人?倒是正在干,可这老头怎么说得跟骂人似的。”

    “我是抢人,可不是偷人!”黑衣人转头辩解道,哪怕今天要打上一架,也不能背上个“偷人”的骂名啊。

    “你承认便好!”说着,老者双指一动,“古擎”剑再次飞出,直奔黑人的面门。

    “古擎”剑乃上古神器,和“玉玄”剑、“戮刃”剑并称为玉玄门三大神剑。“玉玄”剑,顾名思义是当年玉玄祖师所用之物,身长九尺,现在已是无人能用,静静的插在峰顶。“戮刃”剑则是掌门子叶真人的随身之物,而“古擎”剑却一直在聚灵院这一脉代代相传,现在正传到了老者的手中。

    “古擎”剑身长三尺有余,平时黯淡无光,要是随意的扔在大街之上,一定会被当做废铁卖掉。然而,一旦有人用灵气引之,便是通体绿芒,剑气所及之处都可削铁如泥。

    此时,“古擎”剑正带着满身的戾气刺向黑衣人,绿芒闪烁,夺人之目。

    黑衣人并不慌张,眼看“古擎”剑就要冲到眼前,他倏得一下竟把肩上的拓跋枫递了出去,“古擎”剑电闪而至,然而在快要刺到拓跋枫的脑袋时,却猛然剑尖儿一歪飞向别处,片刻后又飞回到了老者的身旁。

    “哼!”老者大怒,“好个妖僧,竟敢戏弄于我。”

    黑衣人“嘿嘿”一笑,“老头?不要动怒!我来这里可不是要伤害谁的,不然不是早就死伤一片了吗?”

    “哼!那你也得有那本事。”老者虽然嘴上很硬,但心中却深知对方说的没错,要不是他听到拓跋枫愤怒的喊声,他都发现不了这个黑衣人已经来到了这里。

    “抢这个娃娃只是临时做的决定,我就用两天而已,过些时日我再给你还回来,老头,你看可好?”黑衣人诚恳的说道。

    然而黑衣人面容丑陋而僵硬,老者又哪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些许诚恳之色,“妖僧竟然疯言疯语,如果我说借你的命用两天,你可愿意?”

    “那我就是不还你又能怎么……”黑衣人一个“样”字还未说完,突然双脚一用力,飞身而起,决意逃跑。

    而正在此时,只见相反的方向上,另一道剑芒从天而降,白光闪耀,杀气腾腾。

    “你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