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20、报复

20、报复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王倩哭了,眼泪大滴大滴的从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掉下来。在这个世道上,她知道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很少,当时从县经贸委为了保护老主任,不得不辞职到了市里开了一家中介公司,后来遇到了秦书凯,是秦书凯帮助自己找了一份工作。

    工作后,复仇的欲啊望再次的起来,可是一个女人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依靠身体,所以也就是一步一步的过来,现在秦书凯说还要帮助自己,这对一个男人来说,做到这一步,的确算是仁至义尽了。

    秦书凯不愿意再看王倩的眼泪,起身轻声说,好了,我先走了,以后有事给我电话。

    王倩轻轻的点点头。

    走出咖啡馆,秦书凯立即打了个电话给冯雯雯,问她现在在哪里?自己想要请她吃饭。

    冯雯雯一副小媳妇的口气说,秦书凯,这都几点了,还到外头吃什么饭呢?正好我做了几个好菜,等会你在带瓶酒上来,咱们就在家里吃吧,我也不想出去。

    秦书凯赶紧点头应着,他现在只想立即见到冯雯雯那张单纯可爱的笑脸,跟王倩今晚的谈话,令他感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这种压抑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王倩算是真正曾经走进他内心深处的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王倩的躲避和拒绝,他们说不定已经结婚了。

    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饱受如此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秦书凯感觉自己内心说不出的痛苦和绝望,他帮不了王倩,王倩的个性没有特殊情况也不会麻烦他,越是这样,他便越觉的痛苦,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老天爷为什么要对那如花的姑娘这么残忍,让她小小年纪接受如此多的凄惨?

    秦书凯不愿再想,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无力和空洞,原来,当真正的不公平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自己根本就无能为力。

    冯雯雯的屋里装修的像个公主的房间,墙壁全都是粉色的,连落地的窗幔都是带着乳白色小花的粉红色,鹅黄色的沙发,透明的茶几,茶几上还摆着一株叫不出名字来的娇艳白色小花。

    秦书凯进啊入房间,一下子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也温暖起来,他总算是逃出来了。尽管并没有任何人在背后追赶他,也没有人强逼着给他压力,可是他从一脚踏进冯雯雯家门的那一刹那,真的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总算是逃出来了,进啊入这个小小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温馨的,美妙的,充满了温暖和轻松,让人感觉到一种惬意的畅快啊感觉。

    这世上有一种女人,尽管她们算不上冰雪聪明,心计也不深,却让男人有种无比放松的感觉,有人说,唐明皇之所以迷恋杨贵妃,除了喜欢她的美色,更重要的是喜欢她身上散发出来一种由内而外的单纯和大爱。

    有野史记载,唐明皇到了晚年的时候,特别害怕打雷下雨的天气,每每遇到下雨天一定要跟杨玉环在一起,尤其是半夜时分,一个响雷打过,他会吓的把脑袋埋进杨玉环**的**中间,一副受惊模样。

    每到此时,杨玉环必定如母亲保护幼子一样,轻轻的把唐明皇那白发苍苍的脑袋轻轻的搂在怀里,边拍边柔声唤着自己对唐明皇的亲昵称呼,四郎不怕,四郎听话,雷电很快就要走了。

    在众人眼里,金口玉言,一言九鼎的老皇上每每遇见的妃嫔,无不是使尽伎俩,想要在老皇上面前讨个欢心,哪里想到,老皇上也不过是个凡人,而且还是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他尝尽了高处不胜寒的苦楚之后,内心深处更加需要的是身边人的疼爱和宠溺。

    在后宫之中,只有他最心爱贵妃杨玉环是真心把他当成自己的“四郎”来看待,这一点,阅人无数的唐明皇自然能感觉得到。

    相信,这才是唐明皇真正迷恋杨玉环的最重要原因,能有对自己一片痴心无所求的女子相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对于至高无上的古代皇帝,更是一啊女难求。

    秦书凯进门的时候,冯雯雯正忙着摆弄碗筷,见他进来,赶紧招呼说,快点,快点,饭菜早就好了,刚刚你打完电话,我又热了一回,对了,我想起来,屋里还有两瓶药酒,那酒喝了,倒是有补肾的功效,要不你就别喝你自己买的酒了,就喝我屋里的药酒吧。

    秦书凯这才想起,冯雯雯好像是叮嘱过自己买酒的,只是自己大脑一片空白似的开车来到这里,哪里还记得买酒的事情,听冯雯雯这么一说,他赶紧说,那就太好了,正好我嫌开车下来买酒太麻烦,酒还没买呢,这下倒是省下买酒的钱了。

    冯雯雯听了这话,娇嗔道,你是不是大男人,整天就知道认钱,一瓶酒的钱都舍不得花,我看,你早晚掉进钱眼里出不来。

    秦书凯知道冯雯雯不过是借故调侃他,便笑道,那倒未必,只是在你的床上累的起不来倒是有可能的。

    冯雯雯却不吃他这一套,到底是两人之间已经揭开了最后一层面纱,冯雯雯现在听到类似的话,早已不复以前的羞涩,反而走到秦书凯面前,伸手搂住他的脖颈说,是吗,我正好准备了补肾的药酒,你今晚多喝点,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不能站得起来。

    秦书凯假装一副要逃走的样子说,这什么医生嘛,原来把猪喂肥了,是为了吃猪肉啊。

    冯雯雯两只胳膊紧紧的吊在男人的脖颈上说,现在知道真相了,已经晚了,还不快过来喝酒。

    秦书凯依顺的模样被冯雯雯牵着胳膊来到饭桌前,坐定后,顺手拿起冯雯雯为自己准备的酒,一看上去就是上了年头的酒了,里头泡着的一棵大人参已经变了颜色。

    秦书凯打开酒瓶,一股说不出的酒香味扑鼻而来,便给自己和冯雯雯都倒了一杯说,来,为了感谢妹妹盛情款待,我敬你一杯。冯雯雯媚眼如丝的盯了他一眼说,瞧你这副德行。

    脸上笑着,却还是跟秦书凯两人喝了一杯交杯酒。

    秦书凯看着冯雯雯笑脸因为忙碌红扑扑的,倒是更显出几分可爱来,心里不由暗叹,同样是女人,王倩不过就比冯雯雯大几岁罢了,为什么王倩却已经经历太多的风雨,有这么悲惨的命运呢,相比而言,冯雯雯简直就是温室里的鲜花啊。

    冯雯雯见秦书凯有些贪婪的眼神呆呆的看着自己,忍不住脸上飞起了红晕,她伸手推了一把秦书凯娇嗔道,喝酒呢,你这呆呆的看什么呢?又不是没见过。

    秦书凯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有些走了神,他有些幽幽的口气问冯雯雯,妹妹,你想过要当官吗?

    冯雯雯没想到秦书凯竟然突然对自己提出如此无厘头的问题,忍不住扑哧笑道,秦书凯,你脑子没坏吧,我从小就跟着爷爷和父亲学医,一生下来就跟中医有了不解之缘,现在我能当一个中医医生,就是我最喜欢的职业,好好的当什么官呢?就算是再大的官,在我的眼里,也没有任何吸引力,我只要把自己的医生职业干好,这辈子就很满足了,这就是我的命,我这辈子命里注定,只适合当一个好医生。

    秦书凯闻言,脸上不由轻轻一笑说,又是命,难不成这世上真有这样的规矩?人人都有自己的命?

    冯雯雯见秦书凯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关切的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秦书凯看了她一样,淡淡的对她讲述了王倩刚刚跟自己讲过的,一个小姑娘的故事。

    善良的冯雯雯听完故事后,落泪了,她从来没听说过这样凄惨的人生经历,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个同龄人在童年和少年时期竟然遭受了这么多的苦难。

    对冯雯雯来说,故事里的小姑娘所受的任何一件事的打击对她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人怎么可以承受这么多的痛苦,尤其是一个年幼的小姑娘。

    冯雯雯就像一个真正听故事的人一样,关心着故事的结尾,她追问秦书凯,后来呢?这个小姑娘凭着自己的身体进啊入领导岗位之后呢?她有没有找到真正爱她的人结婚?有没有放下这段仇怨?

    秦书凯轻轻的摇摇头,对冯雯雯说,我刚刚跟她见过面,她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坚决,为了升官,为了报复,她利用自己唯一的本钱,女人的身体也毫无怨言,她一直按照自己的方式在走,一直在努力,即便是现在,也是一样。

    冯雯雯没想到,这小姑娘竟然跟秦书凯是认识的,看样子还是熟人,忍不住问道,难道你没劝劝她?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她的家人也一定想要看到她幸福快乐的生活,怎么会希望她过现在的日子?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名节,凭着这样的手段升官,又能走多远呢?她总不能永远年轻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