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95、不欢而散

95、不欢而散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秦书凯见钟天河果然是为了这件事,于是实话实说汇报说,钟书记,这件事其实是这样的,这个项目原本就是我通过私人朋友的关系引进过来的,投资商的意思也是放在这边的地块上比较合适。

    再说了,研究所的项目也是在东边,我想着,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赶,这次的新项目安放到研究所附近的空地上,不是正好方便我管理吗?没想到,马书记非要把项目放到他管辖的那边地段上,说句实在话,我倒是感觉,马书记这样的做法,倒是有些私心过重的嫌疑呢。

    其实,都是为了园区的发展,如果因为这个项目的落户到最后弄得投资商不高兴,那么影响投资的进度。

    钟天河静静的听秦书凯说完后,轻轻的笑了一下道,秦主任,刚才马市长在我面前汇报此事的时候,跟你的说法可有大大的不同呢,看来你们之间的沟通很有问题啊。

    秦书凯不出声,听着钟天河继续往下说。

    钟天河说,按照马市长的意思,他作为化工园区的书记,总是要考虑到化工园区的工业总体布局,这次投资的新项目跟宏图公司的项目也是有相关之处,放到宏图公司的选址旁边,不是正合适吗?这样把园区的一些大项目集中到一起,管理也方便不是吗?也便于园区长久的发展。

    秦书凯听到钟天河连说了两个反问句,立即明白了钟天河对此事所持的态度,原来这厮根本就是支持马成龙的做法的,那他这个狗日的还找自己过来谈什么废话呢?

    秦书凯的心里相当不满意钟天河的说法,可是人家毕竟是领导,自己总不能为了这点小事跟领导当场翻脸,再说了,钟天河又不比马成龙,这家伙的心眼可是比马成龙多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两人话不投机,秦书凯主动起身对钟天河说,钟书记,既然领导也是这样认为,那么这个项目的投资什么的就让马成龙负责把,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到最后影响什么,不要说我没有打招呼,要是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我手里还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没做完呢。

    钟天河见秦书凯一语不中心意,转身就甩脸色给自己看,主动起身要走,控制不住的冷笑了一下说,秦主任,你作为化工园区的主任,有时候,头脑中要多些大局意识,说起来,马书记以前做事的确是有不妥当之处,只不过这件事,我倒是看不出他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请秦主任回去之后,还是要好好想想,这件事原本不大,要是因为这样的小事闹的化工园区领导班子不和,这责任可不小呢。

    秦书凯听出钟天河的话里有不客气的味道,心里不免更加郁闷,这个钟天河阴阳怪气的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他这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吗?还是想要利用这件事,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

    秦书凯心想,不要说你钟天河现在还不是市委书记,就算现在已经成了市委书记,想要在我面前发威,最好还是看看自己的份量有几斤几两再说,顾大海比你狂妄多了,老子都不怕。

    秦书凯冲着钟天河冷冷的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起身从钟天河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倒是让钟天河气不打一处来,心说,自己的话还没说完呢,怎么着,这秦书凯不听指示转身扭脸就走了,这什么态度吗?真是狂妄至极。

    钟天河心里很是生气,暗想,等到自己市委书记的任命一旦下来,头一件事就要把秦书凯这头犟驴给收拾妥当了,否则的话,上行下效的,大家都像他一样对自己不尊重,自己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一个处级干部就敢给自己一个厅级干部摆脸色,简直是太大胆了。

    钟天河也知道,这个秦书凯的关系很不一般,省里的弯弯道道比自己多,后来想到自己现在已经联系上了省委书记,那么就很有底气的做事,根本就不要怕什么,这么想,钟天河感觉自己的底气又足了些,至少跟秦书凯斗的时候,做事不会有太多顾忌。

    出了钟天河的办公室后,秦书凯首先给马琳拨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整件事的缘由后,不无抱歉的口吻说,妹妹,当真是有些对不起了,这件事原本计划的挺好的,现在被马成龙和钟天河这么一搅合,只怕给不了原本说好的那么多钱了。

    马琳听了秦书凯的讲述后,自然是心里相当不高兴,自己帮助招商引资的目的那就是拿钱,现在拿钱要少很多,当然不是很高兴,当即就把粉脸给冷了下来,质问秦书凯道,秦书凯,你是我的姐夫,我信任你,当时都是说好了的事情,怎么会这样,难不成,你还对付不了那个笨猪样的马成龙吗?你和他斗,什么时候失败过?

    你可别跟我说,自己脑袋里头没有主意摆布不了他,说了,我也不信,想当年在普水,马成龙是县委书记,你是他的下属他都要看你的脸色做事,怎么现在马成龙真的变成了龙,很牛逼了。

    秦书凯解释道,马琳,若是只有马成龙一个人在眼前闹腾,我倒是有法子对付他,现在看来是钟天河在唱主角了,刚才他一个电话把我叫到办公室,冷脸训我一通,还说我是没有一点大局观念,若是换了别人,我早就不受这份鸟气了。

    这不眼看着钟天河就是接替顾大海当市委书记了,我总不能当着新任市委书记的面,说些不该说的话,真要是会把他给得罪了,只怕我以后也没什么好日子过,钟天河又不比顾大海,这家伙蹦跶的日子还长着呢。

    马琳问道,钟天河是什么东西,你没跟他好好说说吗?这个项目那是看人来投资的,否则,到湖州那边投资也是一样的效果,反正那个盐矿以后是两家开发的。

    秦书凯苦笑道,妹妹,情况是这样,可是钟天河现在虽然市委书记的任命文件没有下来,但是心里早已把自己当成市委书记一样的待遇开始开展工作了,说话的语气那是相当的有底气,有道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可是比我大了不止一级了,我当着他的面,还敢跟他吵起来?

    马琳听了这话,有些咬牙切齿的说,这个混蛋钟天河,敢坏了老娘的好事,他也不过是因为给省委书记献上了可心的女人,所以才会受到重用,没想到这家伙竟然那么没眼力,还没上台,就开始滥用职权,胡乱发号施令。

    秦书凯猛然从马琳的话里听到了重要信息,心里不由自主的一阵狂跳起来,他引诱的口气对马琳说,妹妹,你说什钟天河给谁找了个女人,没证据的事情,你可不能乱说,要是让钟天河知道你在背后抹黑他,虽然不能管理你,但是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马琳那边放肆的哈哈笑了两声说,哈哈,难不成姑奶奶还会怕了他,别人不知道他钟天河上来的底细,却瞒不了本姑奶奶,他若不是送了个叫小冰的主持人给省委书记开了处,这普安市委书记的位置会轮到他?

    整天正本事没有,搞些歪门邪道的巴结领导倒是有一套,就算是当着他钟天河的面,姑奶奶也没什么好客气的,该说什么,照说不误,我还不信了,你是他的下属,所以你怕他对利用职权打击报复,我马琳可没什么好怕他的。

    听了马琳这话,秦书凯猛然联想起,自己上次去省城拜访秦老的时候,出门时看到的女人,当时他心里就感到有些奇怪,这小冰怎么会出现在省委领导家属区大院里头,现在想来,必定当时恰好就是钟天河送小冰给省委书记的时间点。

    秦书凯的心里立即冒出了一个想法,小冰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是知道的,只要自己找机会给些好处给她,保准她什么都会跟自己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要是自己再把小冰说的话,录音下来,交给钟天河的死对头唐小平,只怕不消自己动手,就有人帮自己让钟天河寝食难安了。

    秦书凯心里默默的做着决定,嘴里却不停的安慰马琳说,算了,妹妹,不过是一笔小财而已,对你来说,也用不着这么看重,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合作,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再食言。

    马琳不客气的说,什么小钱,再少也是钱,老娘可不是好惹的,这事情没完,不管是谁,只要是挡了姑奶奶的财路,姑奶奶一定饶不了他,这个项目虽然签约了,但是如果弄不好,老娘还是可以让它到湖州那边投资的。

    秦书凯了解马琳的个性,她是个说得出就做得到的人,既然她心里有气说些发狠的话,自己也只有先听着,毕竟是自己先失信于这个女人呢。再说,这个马琳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看来这个项目的落户要有很多的路要走。

    秦书凯就说,妹妹,不要生气,我暂时是无能为力了,你有什么办法自己想吧,我是积极的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