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209、顺带提拔

209、顺带提拔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省委书记见马成龙在自己面前还装出一副委屈的嘴脸,心里跟明镜似的,看在马成龙再次送自己重礼的份上,省委副书记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省委副书记低声呵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我的面前说这种话,这次交到省纪委的举报信可是实名举报,知道署名人是谁吗?是你们普安市的武达副市长,他一个副市长,做事情难道会一点分寸都没有,依我看,要是他手里没有充足的证据,这件事他是不会随便捅出来的。

    马成龙听省委副书记的嘴里吐出武达的名字,一下子有些目瞪口呆起来,他没想到跟自己一向甚少有交集的武达,竟然会在背地里跟自己过不去。

    稍稍思忖了片刻后,马成龙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对省委副书记解释道,这下我总算是明白了。

    省委副书记问道,你明白什么了?

    马成龙解释说,武达副市长的年纪也不小了,这次要是再不趁机会进步的话,以后只怕就等不到下一次的机会了,他必定是想要进常委,瞧着我竟然先一步公示了,知晓自己这次没什么大希望了,所以心里气不过,想要过来搅局罢了。

    省委副书记听了这话,不由皱眉说,这些底下的官员,都是什么样的心理,自己上不了,也看不得别人上去,简直是太过份了。

    马成龙顺口说,可不是吗?我跟武达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他没理由要举报我才对,除非是为了这个原因。

    省委副书记有些玩味的眼神看着马成龙,马成龙见领导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看,心里不由有些不自在,忍不住主动问道,领导有什么指示直接说好了,我一定去落实好。

    省委副书记幽幽的口气说道,省纪委这边,我倒是可以暂时帮你罩住,只是要是那个武达对你的事情不依不饶起来,继续不停的举报你,只怕我也没什么好法子。

    马成龙一脸犯难的神情说,领导,那可怎么办才好呢?武达的目的就是要进常委,我哪里这个本事达到他的目标,只要他自己的目标不达成,他必定跟我过不去呢。

    省委副书记听到这里,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你这个马成龙啊,做事一点都不痛快,好端端是的事情还没办妥当呢,就生出事端来了,眼下,你要想顺利进常委的话,只怕也要一起给武达一个交代才行呢。

    否则的话,到最后即便是你进来市委常委,也还是一拍两散的结果,武达作为副市长,如此的实名举报吗,那是很少的,所以目的很是明显啊。

    马成龙听出省委副书记话里的意思是要想办法帮助自己渡过难关了,心里真是跪在省委副书记面前磕头的心思都有了,他不无感激的口气说道,书记,这件事要是真的成了,我马成龙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激领导的提携才好呢。

    省委副书记不耐烦的冲他摆手说,算了,你什么都别说了,赶紧收拾收拾先回普安市吧,你记住了,省城的事情,我会出面协调,普安市的一些关系,你自己想办法先理顺再说,你就跟武达把话说在明处,只要他不闹腾了,自然少不了他的好处,相信这个武达听了这话,必定心知肚明。

    马成龙不迭声的对省委副书记感激连连后,从省委副书记的办公室里退了出来。

    瞧着马成龙总算是出门去了,省委副书记的心里不免对马成龙的印象大打折扩,原本在他眼里,马成龙也就只能算是一个出手还算是大方的地方官员罢了,没想到,此人办事竟然是个喜欢带着尾巴的麻烦人物。

    若不是看在马成龙两次送自己的礼物价值超过三百万,以他一个省委副书记的身份是绝对不愿意就掺这趟浑水的,说起来,现在市里的副市长想要进常委,价格也就在不到一百万,毕竟级别上没有什么改变,不过是多了一个常委的身份罢了,收一百万左右也就差不多了。

    现在自己收了马成龙三百万,帮马成龙顺利弄进市委常委的同时,还要帮他解决麻烦,三百万的价格还算是绰绰有余的,若不是看在钱的份上,省委副书记又哪里会愿意烦这劳什子神呢。

    马成龙回到普安市后,头一个电话就打给了武达,说是要请武达吃饭,问武达有没有时间。

    武达接到电话倒是一愣,他跟马成龙之间也就是经常在大院里见面,点个头的交情罢了,在这种时候,马成龙竟然主动要请自己吃饭,看样子,这顿饭必定不是普通的吃请啊。

    武达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开玩笑的口气说,马副市长跟你怎么还客气起来了,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好端端的,怎么想起请我吃饭呢?对了,不知道,马副市长今天还请了哪些人呢?

    马成龙见武达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在跟自己演戏,一副没好气的样子对武达说,武市长现在可是我的贵客,我今晚只请了武市长一人吃饭,哪里敢随便找些什么人陪你喝酒呢。

    武达听出马成龙说话语气的异常,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只怕自己送到省纪委的举报信必定是马成龙已经知情了,而且很有可能马成龙已经了解了一些举报信的详情,连举报人这种本应严格保密的消息都被他知晓了。

    看得出来,马成龙这次为了进市委常委,在省里倒也打通了什么关键的脉络,否则的话,一般人是不可能从纪委获知这种只有内部人才能知晓的秘密消息的。

    武达搞不清楚,马成龙这种时候请自己吃饭到底是什么意图,于是哼哼哈哈的一时没法表明态度。

    马成龙知道武达心里琢磨着自己到底为什么请他吃这顿饭,直言说,我也就是想要挑个场合跟武副市长把一些话说清楚些,大家都是老同事了,很多事情还是敞开来谈比较好。

    武达听马成龙这么一说,心知,马成龙今晚看样子是要找自己摊牌来了,尽管说起来,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龌龊,不过人在官场,为的不就是升官发财这个目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己做出的事情倒也是情理之中。

    于是武达回答说,行,既然马副市长把话说到这个地步,我恭敬不如从命。

    晚上,六点三十分,刚刚下班不久,武达如约来到马成龙跟他说好的,旺旺大酒店三楼的贵宾厅。

    马成龙烟不离手的正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吞云吐雾,若是往常,武达进来必定会跟马成龙先说一两句玩笑话,今天却没有,推门进来后,冲着马成龙点点头,坐到了马成龙对面的位置上。

    马成龙见武达进来,倒是先开口问了一句,既然咱们已经到了酒店,这酒是一定要喝的,不如先把酒杯斟满,咱们慢慢聊。

    武达瞧着马成龙一脸镇静的表情,心知自己的举报信只怕没有起到想象中的效果,否则的话,以马成龙的个性,现在见到自己绝对不该是这样的态度。

    武达一时有些摸不准,既然马成龙进常委的事情,并没有受到自己举报信的影响,这厮这种时候找自己到这里干什么呢?

    马成龙见武达一副狐疑的眼神看着自己,不慌不忙的招呼服务员先把菜上来,又自己亲自打开一瓶酒,把自己和武达面前的就被全都斟满了,这才慢悠悠的开口说,伍副市长,我今天上午从省城刚刚回来。

    武达听了这话,没出声,冲着马成龙做了个敬酒的姿势,马成龙也端起酒杯,把手里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武达见马成龙痛快的把酒喝完,伸手拿起酒瓶又帮马成龙斟满后,把酒瓶轻轻放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马副市长,你我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说起来,咱们之间也并没有什么过节,有句话说的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情既然马副市长已经知情,我也只能用这句话给马副市长一个解释了。

    马成龙冲着武达点头说,是啊,我明白,武副市长的年龄也是快要到杠杠了,要是这次失去了进步的机会,只怕以后再想要进一步就难了,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说一句,武副市长想要进步,大可以想别的法子,从别的门路走,为什么一定要跟我绕在一块呢?

    武达也不再隐瞒,很是直接的说,马市长,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要是还能有别的法子可以想的话,又何苦要跟马副市长争抢这个独木桥呢?没有办法,我现在是要关系没有关系,只能这样。

    偌大的包间里,空调的温度打到二十六度,两个分坐对面的男人,心里却都是冰冷的,在这样的一种时刻,谁若是心软,则意味着谁将失去唾手可得的地位。

    马成龙对武达说,我上午在省城,已经把一些事情都理顺了,只要武副市长以后不要再干没必要干的事情,大家的日子都好过。毕竟这个官场不是哪一个人的,也不是那一个人能控制的。

    武达听了这话,眼睛不由一亮,他问马成龙,马副市长的意思,我这次也有机会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