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298、不堪往事

298、不堪往事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既然大家已经把话说到这种地步,徐大忠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冲着吕嘉怡问道,吕主任要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妨说来听听,实在不行的话,吕主任推荐几个合适的人选来完成此事也是可以的,关键是要把咱们想做的事情完成,这才是最重要的狂凤重生,惊世大小姐。

    吕嘉怡狐疑的口气问道,徐县长的意思是找个合适的姑娘靠近秦县长,只要秦书凯和那个姑娘有一腿了,那么就争取逼着他同意红河第一中学搬迁这件事?

    徐大忠无声点头。

    吕嘉怡眼珠一转说,徐县长,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我跟秦县长之间倒也有过几次亲密接触的机会,我琢磨着,这一招美人计只怕不一定能凑效。

    徐大忠从嘴里发出“哦?”的一声。

    吕嘉怡建议说,因为这个美人计那是很多领导都害怕的招数,不能使用,如果徐县长真心想要办成事情的话,我倒是有个主意。

    徐大忠直言,你说说看。

    吕嘉怡说,秦书凯现在虽然头上有顶县长的官帽子,那也是副书记代县长,其实这红河县里,并没有几个秦书凯自己的人,充其量也就是他身边的司机和办公室主任秦岭振几个人执行他的指示,要是咱们想要知晓秦县长应允这件事的底线到底是什么,只要买通了他身边的这几个人,恐怕是最好的途径。

    徐大忠听了这话,忍不住心里对这个骚娘们高看了一眼,还别说,吕嘉怡的这个建议的确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徐大忠点头说,吕主任,你说的很好,从他身边人入手也是一个办法,不过,刚才跟你吕主任说的方法要是方便的话,也可以试试看,多管齐下,不管哪个方法凑效的话,都可以,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吕嘉怡见徐大忠绕来绕去还是想要自己有所付出,帮他对付秦书凯,尽管内心有些反感,却还是不得不点头说,好吧,只要是徐县长吩咐的,我坚决照办就是了。

    从徐大忠的办公室出来后,吕嘉怡的心情不禁有种说不出的悲凉,自从老县长走后,自己在红河县的诸多待遇一落千丈,以前徐大忠见到自己的时候,那都是点头哈腰的极尽巴结的样子,老县长一走,自己就成了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了,任何人都能到自己面前来吆三喝四一把。

    说白了,还不是因为自己现在没有什么过硬的靠山吗?现在狗日的,竟然说让自己去摆平秦书凯,说白了还不是让自己给秦书凯日日,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把自己当成是人。

    当然,如果秦书凯真的日,她的心里还是愿意的。

    一想到秦书凯初到红河县上任的时候,第一眼,她就被这位年轻新县长浑身散发出的年轻气息给吸引住了,这位秦县长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人家竟然已经从市里下来当县长了,果然是年轻有为啊。

    最重要的是秦县长的外表实在是太帅气了,像极了韩剧中的男主角,这样的男人扔在官场里简直是太可惜了,他原本相当适合去当演员的,尤其是去演言情片的男主角,跟女主角爱的死去活来的那种。

    都说男人见了漂亮的女人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心里怦怦的异常跳动几下,同样的道理,当女人见到了出众帅气的男人,也会有同样的反应,这就是普通的道理,女人也需要帅气的男人。

    而吕嘉怡的心里除了被秦县长帅气的外表吸引外,心里还有一层想法,她吕嘉怡之所以能得到现在的位置,全都是因为老县长一手操作的缘故,现在老县长走了,自己就失去了依靠的对象,最近一段时间,她心里没遇到没底的事情时,就会有些发毛,心里巴不得能再傍上一个靠得住又有实力的靠山,见了秦县长之后,她感觉这帅哥实在是太合乎自己各方面的要求了,不仅长的帅,又是个县长,这个县长可是比以前自己服侍过的老县长招人疼多了。

    说起来,吕嘉怡当初能得到老县长的帮助还有一段故事本。

    年轻貌美的吕嘉怡从一个三流大学毕业后,因为家里没什么关系,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可是家里因为她上大学欠下的债务要还,家里的生活重担又很重,这让吕嘉怡黔驴技穷之下,就到了一个中档酒店当服务员。

    尽管在男女之事上,吕嘉怡开窍的比同龄人要晚些,但是已经大学毕业的吕嘉怡对周遭窥视自己美色的男人那种眼神还是有感觉的。

    酒店的那个老板经常变着花样接近她,甚至动手动脚的。吕嘉怡受不了老板的骚扰,没多久就换地方了。又找到别的大酒店,应聘成了散台服务员。这家酒店规模很大,裙楼三层全部是酒席包房和散台,楼上好象还有ktv练歌房什么的。吕嘉怡觉得这家酒店规模大,应该比较正规,也许自己在这里能找到发展方向,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正是在这里,遭遇到人生的最低谷,却也是在这里,遇到了自己命中的贵人。

    做服务员工作不到两个月,她就被调到了练歌房当服务员。工资倒是明显提了不少,可说是服务员,却还兼着一些陪唱的工作,连工作服都与楼下的普通服务员不一样,总是紧身衬衫,短裙和高跟鞋。

    陪唱的小姐实在不够,经理硬是让吕嘉怡客串上台。开始几次还没什么乱子,偶尔客人也就言语冒犯,有意无意碰一下吕嘉怡的胳膊,大腿,吕嘉怡一一回避,毕竟她和这里真正的三小姐不一样。她隐约听人说这些小姐经常在楼上和客人进行交易,只是她从来没有上楼看过那里的情形,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吕嘉怡对那些作三陪的同龄人怀着神秘感,也羡慕她们总是大把花钱,穿着入时,却不敢有过多交往。吕嘉怡的嗓音属于略带沙哑的磁性中音,每每模仿一曲徐小凤的《明月千里寄相思》、陈慧娴的《千千阙歌》什么的,总能博得客人的喝彩,她也发现自己原来对歌唱很喜欢。

    可是随着陪唱的次数增多,吕嘉怡越来越受不了男人的非礼了。一些老顾客好象盯上了她,每次都不要陪唱的小姐反而硬点她陪唱,侵犯的动作也越发过分。终于又一次被深深地侵犯到,吕嘉怡给了客人一个巴掌,落荒而逃。想起平时同事说过老板特别有道行,吓得一个人坐在后面等着处分。

    没多久,老板就把吕嘉怡叫到了六楼办公室。

    吕嘉怡第一次到顶楼,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老板。这是个单独的楼层,只有老板宽大的办公室,老板台,组合沙发,组合音响电视,地面铺着讲究的地毯,一切都是宽大奢华,没有其他房间。老板年纪四十岁样子,竟穿着长款睡衣站着,冷冷地不说话。

    吕嘉怡静静地低头站立,等待老板的发落,偶尔看见老板布满体毛的小腿在眼前闪过。老板缓缓地围着吕嘉怡转,似乎在嗅闻着吕嘉怡浑身的体香,吓得吕嘉怡双手抱住胸脯,本能地保护自己。

    “你敢搅我场子!我支这么大个场面,公安、税务,哪没我哥们罩着。你知道你打客人是多大的损失吗?得罪客人,你不想活了?”男人阴冷地说,手指轻轻在吕嘉怡身后摆弄着她的发梢,吕嘉怡感觉自己有些发抖。

    “我没有!是他们实在不象话了,我不想作三啊陪小姐!”吕嘉怡低头轻声说道,原本挺拔俏丽的身子变得有些矮小萎缩起来。她知道老板的能量,不敢再惹怒老板,毕竟找个“高收入”的工作不容易。

    “你再说一便,你不想当三啊陪!我看你不当都可惜了!你自己看看你这模样,身段,天生三啊陪的料。”男人把脸凑近吕嘉怡慢慢说道。

    “我就想作一个好的服务员!”吕嘉怡重复了一便。老板不说话,空气静得让吕嘉怡窒息。

    突然,男人从背后抱住了吕嘉怡,用力压到了宽大的长条沙发上。吕嘉怡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躺在男人身下了。

    “你干什么呀?放开我!求你放开我!”

    吕嘉怡一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拼命挣扎起来。男人力量惊人,双臂死死箍住吕嘉怡的胳膊,任凭她怎么挣扎,始终在男人怀里。男人是那种有胸毛的男人,吕嘉怡听那些陪客女说过这样的男人这方面特别强,内心更加恐惧了。

    “你放手啊!我有男朋友了啊!求你放了我啊!”

    吕嘉怡高声叫喊,双手用力向外挣脱着,两腿胡乱地踢打,想阻止男人的侵犯,可是男人却亲到了她的脸颊上。吕嘉怡用力来回扭动头部,躲避男人的亲吻。她粉白的双臂双手终于挣脱出来,在空中挥舞,胡乱推搡男人沉重的身躯。

    “我求你放手啊!救命啊!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