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290、就是恨你扛

290、就是恨你扛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面对摆在桌上的方案,秦书凯一时有些一筹莫展,尽管心里明知时间不等人,这么好的方案多拖延一天,对于红河县的老百姓来说,就是一种严重的不负责任的行为,他却是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来。

    秦书凯着急的时候,徐大忠和董部长也在为一中学校整体搬迁的事情着急,现在的红河县里,两派势力分别以秦书凯和徐大忠为首,各方面的实力两方都是旗鼓相当,两边的人都扛住了,不肯撤退,那就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谁也办不成事情。

    官员之间的争斗是不会把百姓的利益考虑在内的,只有在一些公开场合,为了自己的脸上抹粉的时候,才会有人把百姓利益几个字给抬出来,尽管是抬出来也不过是一个装饰罢了,大家的心里都是心知肚明的,老百姓又没有权利决定到底提拔谁,查处谁,根本没必要巴结奉承,反倒是上级领导即便是放个屁,也必须得当枪扛着。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上级领导才是真正的决定官员命运的衣食父母。

    徐大忠和董部长在红河县里,很长时间都没能把一中搬迁的事情办成,惹的老县长贾仁贵相当不高兴,尤其是这两天,贾仁贵三天一个电话问询情况,希望他们能加快办事效率。

    贾仁贵说,徐大忠,手里的工程队在别处的工程就要做完了,一中的搬迁问题实在是不能再拖了,否则的话,工程队的一帮人没有生意做,今天大家的损失都不小。

    尽管贾仁贵没有气的开口骂娘,徐大忠和董部长心里却都能理解老县长此刻心情必定是心急如焚。

    手里的工程队每年都要给大家带来千万的收入,几百万的分成,今年若是项目断了档,停工一天就是一天的损失,整个利益集团里每个人年底的分红也会少很多,这种让自己的腰包缩水的事情,傻子才会干。

    可是,干着急又有什么用呢?一中校长人选悬而未决,红河县里最近的热门话题是关于纪委书记王炳义被调整到人大的事情,看得出来,王炳义的事件过后,县长秦书凯在官员中的威信是越来越高了,徐大忠对于这一点是深有体会,一些原本只向他汇报工作的官员,已经有不少改换门庭开始去秦县长的办公室汇报工作了。

    私底下,董部长也跟徐大忠商量说,老徐,这个事情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这样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一定要想想办法才行啊。

    大忠两手一摊,有些无奈的口气说,董部长,我也知道,可是现在那个秦书凯不同意,我也不能决定,我要是有什么好办法的话,也不会整天干着急了。

    董部长说,老徐,这个老县长已经交代了,咱们现在跟秦书凯斗不是目的,而是一种曲线成功的手段,达到最终的目标才是最重要的,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们一定跟秦书凯达成一种默契,我们发我们的财路,他玩他的官场游戏,大家各玩一套。

    徐大忠说,本来我是想打击这个秦书凯,现在看来那是错误的,可是弓已经来开,现在想妥协也不一定行啊,只怕咱们这是一厢情愿,秦书凯未必领我们的情。

    董部长说,我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所以啊,我们要欲擒故纵,先要想办法让秦书凯明白,在这红河县里,若是没有咱们哥俩的支持,他根本就办不成什么事情,只有让他认识到这一点,他才会肯低下头来跟我们合作。

    徐大忠叹了口气说,董部长,想法倒是挺好的,就怕咱们没什么好办法拿得住他,这小子鬼点子特别多,哪里有什么事情是咱们能控制得了他的呢,现在范校长和陈涛的事情很是让这个秦书凯得意啊。

    董部长提醒说,老徐,那也是秦书凯为了自己的所谓权威,如果你要是不惹他,肯定没有这样的事情,再说,你怎么忘了?秦书凯最近可是心心念念的都在想着跟洪湖县共同开发洪泽湖资源事情能尽快完成呢,在这件事上,咱们一道用力给他使个绊子,让他明白,咱们兄弟在红河县说话的份量再说,只要有了谈判的砝码,底下的事情应该会好办的多了。

    徐大忠感觉董部长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于是用力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为了能够尽快让跟洪湖县共同开发洪泽湖资源项目上马,秦书凯硬着头皮在县政府三楼的会议室里召开了一次政府工作会议,会议的最主要议题就是关于成立共管区的建议是否可行的讨论。

    会议一开始,秦书凯就用一种相当坚定的口气肯定了发改委等几个部门报上来的实施方案,表态了自己态度,为了这个红河的发展,那是要尽快上马。

    在县政府的常务会议上,一般情况下,这种不涉及到私人利益的事情,只要是县长点头了,很少有人会站出来没事找事,提出一些反对意见,可是徐大忠为了当着秦县长的面表现出自己在县政府这边说一不二的实力,却反其道而行知,头一个站出来反对秦县长的建议。

    徐大忠的反对理由相当简单,他认为,跟洪湖县共同开发洪泽湖资源,就是让红河县的资源有可能被洪湖县给多占用了,这样以牺牲自身资源换取发展的方案,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在徐大忠的领头下,底下几个副县长也纷纷表示赞同徐县长的建议,尤其是副县长侯成海简直就是一等一的马屁高手,不仅朗声明确表示自己对这个方案的反对,而且认为根本就没有跟洪湖县合作的必要。

    在他的观点里,似乎连秦书凯手里的那份方案都是多余做出来的,两个县尽管相邻,却各有优势,洪湖县想要通过发展水资源,并不一定也适合红河县里的民情。

    秦书凯见一桌子全都是反对声,心里气的想要拍桌子,好不容易忍耐住了,他把眼神投向徐大忠,严厉的口气质问道,徐县长认为,跟洪湖县共同开发洪泽湖资源没有必要,难道徐县长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让全县的经济工作上增添什么亮点吗?

    徐大忠见秦书凯想要来一个擒贼先擒王,先把目标对准自己,毫不示弱的口气说,只要咱们红河县有资源,必定会有发挥效益的一天,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只要经济条件允许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自己开发水产资源,为什么一定要跟别人家合作呢?这里头牵涉到丝丝缕缕的合作细节,要是合作的不顺利的话,说不定咱们还要贴钱进去都说不定呢,还谈什么增长经济效益。

    徐大忠话音刚落,副县长侯成海立马附言,是啊,是啊,徐县长在红河县工作的时间比较长,对各方面的情况到底比秦县长要了解的更加透彻些,从表面是上看起来能得到实惠的方案,一旦真正实施起来,到底能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只怕还是要三思而后行才行啊。

    秦书凯见侯成海和徐大忠一唱一和的反对方案的实施,搵怒的表情质问道,按照你们的意思,咱们就什么都不干,就等着县里经济好的时候,在开发水产资源,那现在呢?当下呢?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好的资源摆在那里浪费?

    徐大忠无所谓的表情说,咱们县里的经济情况现在是一年年好转,说不定一两年的也就有实力开发水产那一块了,做事情总是要一步一步来,一口哪里能吃成热豆腐呢?

    秦书凯听了这话,恨不得一巴掌扇到徐大忠那肥厚的嘴巴上,这孙子当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的红河县已经在各方面工作都比相邻的洪湖县工作落后了一大截,还要等上一两年再考虑水产资源开发的问题,那岂不是又要比人家落后更多,同样是一条湖的资源,为什么人家能干的这么好,红河县这边却一定无限期的拖延着呢?

    秦书凯没好气的质问道,依照徐县长的意思,要是咱们红河县的经济实力一年两年,十年八年的都没达到开发水资源的条件,那咱们就必须一直等下去,是吗?

    徐大忠瞧着秦书凯几乎有些冒火的眼睛,心里不禁暗暗得意,相信这小子已经见识了自己对县政府这边的把控能力了,只要他秦书凯不跟自己低头合作,他在这红河县里就别想顺利办事。

    徐大忠居然当着众多县政府领导的面,轻轻点头说,秦县长,我说的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吧,就算是拖延一年甚至十年的,我认为总比咱们的资源被邻县占用了要更好些,秦县长认为是不是这个理?

    秦书凯瞧着底下一帮人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再看看徐大忠那挑衅的眼神,心里尽管气大,却也无可奈何。

    徐大忠在红河县工作多年,县政府这边的官员,大半是从他手里提拔起来的,他不同意的方案,自己想要顺利通过县政府的工作会议,实在是难度太大。

    秦书凯不得不主动宣布,此次会议没能达成一致意见,下次会议再说,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