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574、盗墓

574、盗墓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果然,马部长见李成华感兴趣,噼里啪啦说了下去:“李白挥毫、文君当垆、贵妃醉酒……这些听起来很精彩的酒故事、酒传说,还有酒工艺、酒具等都是酒文化的内容,也有些人拿这个到处炫耀,自以为懂一点知识,其实,真正的酒文化核心内容不在于此。李白挥毫、文君当垆、贵妃醉酒……都不是酒文化真正的内涵,最多不过一些酒故事而已。

    中国酒文化核心最大的一个要素就是儒家文化中的‘礼’和‘德’,‘德’是核心,‘礼’是‘德’的一种表现。这个‘德’我们可以暂时简单理解为中华民族所有优秀的品德。从某种意义上讲,酒其实已经成为中国人道德、思想、文化独一无二的综合载体,它通过酒这种载体,‘礼’这种形式,向国人以及后人传承道德文明。‘德’就是忠、孝、节、仪。突出体现在古代酒宴上,其中一些礼仪、礼节延续至今。如,中国大部分地区至今还保留着‘三巡’的习惯,无论待客还是朋友小聚,首先是要通喝三杯,然后再来些别的花样,这是一种不成文但力量强大的礼仪。还有敬酒,晚辈或下级在碰杯的时候,酒杯要低于对方,以示尊敬,刚才我见陆书记敬酒就很注意这点。”

    他看起来粗豪,心眼很细腻。突然有种错觉,马部长似乎是两种面孔,表现出来的和真正的内心恐怕是有差异的,一个人真的能做到内外彻底分离吗?

    这里,传承中国五千年的道德文化,联系海内外炎黄子孙,共同强盛中华民族……”

    他越是滔滔不绝,越是发现马部长这人内在和外表是不一致的,很不简单,有点扮猪吃老虎的意思。

    秘书长在时,他一副小学生、大老粗模样,现在呢,倒像是一位满腹经纶的学者,大概觉得李成华档次太低,不用掩藏什么吧,秦书凯是他的“好朋友”,更不用顾忌什么了,侃侃而论,旁若无人,这样也好,很快拉拢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李成华和秦书凯别有用心的附和着,直到他酒到意到,神采飞扬为止。趁着他说得高兴,李成华又和他喝了两碗,四瓶年份茅台点滴不剩,一人两斤,光酒钱也得几万。

    出食府,秦书凯向李成华眨了一下眼睛,示意坐他的车,马部长也上了秦书凯的车。李成华只好把小车丢这里,明天再来开走。

    秦书凯驶向大街,路上对马部长说道:“今晚喝得不少,我为领导安排了一个醒酒的地方,请马部长赏光。”

    “哈哈……秦县长还这么客气?受之有愧啊。”嘴里说受之有愧,话里却已经接受秦书凯的安排了。

    秦书凯直接把车开进了下午来过一次的小区,停车后掏出一把钥匙,说了楼层号码,“祝马部长愉快,我们就不陪你了。”

    他招招手,秦书凯和李成华见他进了单元电梯,然后才坐进车里。

    秦书凯拨了一个电话:“小黎,人上来了,好生接待。”

    李成华这才明白,原来秦县长苦心安排,还是为了自己的事情,他不由心生感激,想要对秦书凯说声谢谢,却见秦书凯满脸疲惫的神情说,好了,事情总算是办的差不多了,大家赶紧都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呢。

    说完这话,秦书凯并不跟李成华客气,吩咐他自己打车回去,自己则坐车离开。

    等到秦书凯走了,李成华打辆车回到家里。

    李成华进门,老婆迎上来,接过手里的皮包,大声嚷道:“哎呀,喝了多少酒?”

    刚才在外面被凉风一吹,这时候有些晕乎,神智还有几分清醒,这茅台就他妈的厉害,喝起来像浓汤,感觉很爽,过后酒劲才上来。

    “不多。”得意的竖了一根指头。

    老婆捂着鼻子抱怨:“一斤还不多?都成酒鬼了。”

    进了房间,正想躺下睡一觉老婆手里端了一杯冰糖枸杞浓茶进来。

    “先别睡,喝点水醒酒。”

    “谢谢老婆。”

    “老实说,喝了多少?”

    老婆知道李成华的酒量,一斤根本不可能喝成这样子,只好老老实实承认:“两斤,茅台。”

    茶水甜甜蜜蜜很爽口,喝了一口,抬头看她,老婆两只晶晶闪亮的眼睛正关心的看着。心底一阵冲动,悄悄用手在她腰上一捏。

    “为什么喝那么多?”

    “你应该知道,你的老爷子不帮助,我只能自己想办法!”

    “难道官对你这么重要!”

    “你是个女人,当然不知道我的难处,算了,老爷子的事情我不怪你,大家好好睡觉吧!”

    虽然有些狗血想法,但茅台的确厉害,回到床上躺下休息,不一会就睡过去了。

    半夜醒来,口渴得厉害,刚刚想起来倒水,老婆醒了,拦住,“别出去,醉酒凉了身体,会落下病根的。”她说着自己披衣下床,出去倒了一杯热水进来。

    喝了两口,身上十分暖和,虽然脑子还有点晕,但相对已经很清醒了。回头发现老婆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关心的看着,心里一阵温暖,小弟急剧的冲动起来。放下水杯,翻身钻进她的被褥里,老婆两只手臂立即搂过来脱李成华衣服,看来她也是急不可耐了,不一会两人都光着身子厮缠在一起。猛冲了一阵,她哼哼唧唧、气喘吁吁起来。

    第二天醒来,身体兀自有些懒懒的,一看窗外漏出的一丝亮光,突然想起秦书凯约在九点见面,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已经关机,大概是老婆怕电话铃声把李成华吵醒吧。

    打开手机一看时间,已经九点过几分了,心里大急,叫了声“糟了!”

    “什么糟了?”

    “时间!已经九点过了,我和人约好九点出去办一件重要的事,这咋办?”边说边起床。

    “很重要吗?”她把衣服穿在我身上。

    “约好九点见常委秘书长,你说重要吗?”

    老婆悄声说道:“活该,昨晚喝那么多酒,还累得我今天骨头痛。”

    穿上衣服匆匆钻进款洗间,用最短的时间和最快的速度漱口洗脸,出门时刚好电话响了,一接是秦书凯的。

    “李成华,昨晚喝醉了?”

    “是啊,有点。”

    “快点下来,我等你半天了,手机也不开。”

    “对不起,我马上过来。”

    两人会面后,汽车一直驶进了政府大院。

    下车时秦书凯提了锦盒,递给李成华,“等会你给。”

    李成华接过,放进皮包,跟在他背后,不像是一县的公安局长,倒像是阔老板后面的一个跟班的。

    秦书凯昂首挺胸直上三楼,沿途没人拦也没人问,李成华心里倒是有点惴惴不安,这里太肃穆太庄严了,静悄悄的没一丝声音,一路上楼连大气也不敢出。

    秦书凯直接敲开一扇门,出来一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长得文质彬彬,估计是秘书。

    “胡秘书,秘书长在吗?”秦书凯问。

    “在,进来吧。”

    果然是秘书,李成华和秦书凯进去,这是间会客室,胡秘书很客气,给李成华和秦书凯泡了杯茶,然后进去请示去了。

    过了会儿,他出来,“进去吧,秘书长在等你们。”

    秦书凯大大咧咧朝里面走,李成华对胡秘书客气的笑着点了点头。

    秘书长的办公室出乎意料的简陋,不过三十平米而已,不过这里的硬件很硬,红木桌,宽敞沙发,一溜靠墙边的书柜也是红木的,齐整整的各类精装或线状书,显示出这屋子主人的博学和修养。

    李成华和秦书凯一边坐下,秘书长正在聚精会神看文件,手里的红蓝笔不时的在纸上圈着,过了三四分钟才看完,抬起头来。

    秦书凯和李成华见秘书长抬头,立即起身招呼“秘书长”。

    “坐,坐。”他和蔼的笑着,一只手向下示意随意一点,不要太客气。

    李成华说道:“秘书长,打扰你了,红河最近出土了一件古物,想请秘书长鉴赏。”不等他说完,从包里掏出锦盒,恭恭敬敬递了上去,轻轻把锦盒打开。

    秘书长一看里面的东西,反应不是很热烈,伸手拿起,摸裟、观看了一会,抬头问道:“这是红河县出土的?”

    李成华点点头,说道:“我们当地有个专门从事盗墓的村民,这东西就是从他手里弄过来的。”

    他脸上有些狐疑,从旁边的盒子里拿出一把放大镜,仔仔细细看了,摇头道:“这块古玉石少说也有4000到5000年历史了。”他边看边说,“从这玉器的质料、造型、纹饰、制作技术尤其是钻孔螺纹看,到有点像太湖地区出土的良渚文化的玉器。”

    秦书凯由衷敬佩道:“秘书长不愧收藏界的大家,慧眼识玉,一语中的,常文怡老师也看过,说的和你一样。”

    秘书长得意的笑起来,“呵呵……原来你秦书凯是考教我来了。”

    “不敢,我一直佩服秘书长的学识和领导艺术,能从中学得一星半点,秦书凯终身受益无穷。”

    秘书长对着李成华问道:“盗墓村民说他是从本地盗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