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593、单枪匹马

593、单枪匹马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在研究干部人事调整的问题时,一些副职倒也没有引起各位常委的过多关注,主要是在财政局长查小文和教育局长薛若曦的调整问题上,常委中有人明确提出了反对意见。

    按照县委组织部的调整建议,现任财政局长查小文因为工作能力的缘故,不能适应工作岗位的需要,因此建议把查小文免去财政局长职务,调整到县人大任联络委副主任,主任科员。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样的安排,明明就是对查小文的变相发配,这才四十出头的人就被弄到人大养老去了,那是领导不准备再启用此人的信号,说明此人得罪了哪个领导,被判处死刑了。

    组织部的领导刚把对查小文的调整建议提出后,刘大江副书记头一个站出来反对说,对于查小文的调整,我坚决反对,查小文同志自从负责财政局那块的工作后,在局长的位置上,所有工作做的都比较到位。

    并没有听说有任何工作上的闪失,也没有听说和谁有什么矛盾,这样无缘无故的把一个一心为公的领导干部调整到人大去,这就是对干部成长的严重不负责任,我坚决反对这样的调整方案。

    刘大江说完后,底下的气氛一下子变的有些奇怪起来,大多数的常委其实并不了解内情,都抱着看戏的态度,想要看看,这件事里头究竟有什么文章?

    好端端的,县委组织部提出调整财政局长的方案,这么重大的决定,如果没有县委书记或者是县长点头同意,组织部的人也不敢在方案中提出来,可既然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同意的事情,为什么副书记刘大江会对这件事反应这么大呢?

    刘大江心里自然明白此事的始作俑者必定是秦书凯,一双怒目毫不掩饰的盯这秦书凯的方向看去。

    秦书凯见刘大江说话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口气,心里明白刘大江必定还在做着马上要当县长的美梦,言语间露出一种已经把自己当成县长一样对待的感觉。

    见场面上一下沉默下来,秦书凯不耐烦的口气说,各位领导,查小文这个人,原本是县委办副主任出去的,本以为素质应该不错,所以有人推荐为财政局局长的时候,我和张书记都是积极的支持,却没想到此人当了财政局长后,政治素质相当差,工作中没有大局观念,做事瞻前顾后不说,经过常委会讨论的事情,执行起来,竟然也打折扣。

    这样的人,或许暂时没有犯下什么大错,但是长期以往,是肯定不适合在财政局长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呆着的,调整查小文的方案,是我让组织部的同志们做的,我是县政府的一把手,这个查小文对政府这边的工作那是落实的严重不到位,那么就不能适应政府这边的岗位,刘书记要是还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直接来问我。

    秦书凯的发言让各位常委心里不免嘀咕起来,按理说,刘大江副书记应该是秦书凯的人,怎么在查小文这个人事的调整问题上,两人竟然明显有截然不同的相反意见?这里头一定有文章。

    会议室里的气氛更加紧张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秦书凯和刘大江的脸上,在秦书凯那阴冷的目光逼视下,刘大江猛然感觉一阵心慌。上次,为了儿子的事情,去找秦书凯帮忙,刘大江已经感觉到秦书凯对自己的态度冷淡了许多,言语之间对自己相当的不待见。

    这次因为查小文的事情,又当着众多常委的面,底气十足的跟自己作对,他必定是已经背后得到了有关自己要抢他县长位置的消息。

    问题是,如果秦书凯已经明知自己注定失败的结局,他应该会对自己这个即将上任的县长多几分客气才对,以秦书凯的道行,在知晓诸多内幕情况后,却不担心会惹恼自己,跟自己对着干,坚决要拿下查小文,这里头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刘大江内心翻滚的厉害,嘴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关键时刻,张东健一锤定音的口气说,既然在查小文的任用上,刘书记有不同看法,那咱们还采用老办法,明主集中制,举手投票决定任用结果,下面不同意查小文调整的同志请举手。

    除了刘大江高高举起一只手,整个会议室里找不到第二个支持者。在这个时候,大家是不会随意的乱举手的。

    张东健看到这个情况说,看来这个查小文不行啊,只有刘大江副书记一个人反对他的调整,那么同意调整查小文到人大方案的同志请举手。

    除了刘大江之外,所有的常委都高高举起自己的一只手,结果不言而喻,已经不必再继续讨论了。

    在财政局长位置上坐时间不长的查小文从此走进了仕途的低谷,再也没有出头的机会。张东健看到了这样的结果,那是很高兴的,就说,查小文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面继续讨论下一个议题。

    查小文从财政局长的位置上下来后,红河县的很多机关干部都在私底下议论说,其实查小文从财政局长下来后,能保住主任科员的级别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总比财政局上一任局长屠德钧有牢狱之灾强多了。

    很多人都在总结,红河县里几任财政局长频繁出事,其实是有原因的,财政局新建的办公大楼看起来相当气派,可是从风水上来说,却有几个大煞,若是没有懂风水的人化解,谁到财政局当局长都不可能逃脱倒霉的命运。

    这话说起来有些神乎,事实却的确如此,在那几年里,红河县的几任财政局长都没能逃脱这种魔咒,除了坐牢的,被贬的,出车祸的,还有一个竟然是喝酒喝出了胰腺炎,从省城住院开刀回来后,只剩下半条命的样子,哪里还能继续在财政局长的位置上威风,只能乖乖的弄个闲职,回家养病去了。

    常委会上出现的局面是刘大江做梦也没想到的,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为了保住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查小文,自己违反了多年以来给自己规定的原则,低调处理一切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不主动出招得罪任何人。

    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的确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即便是自己以后成功的当上县长后,只怕也会因为这次常委会的缘故,威信是大大不如以前了,十一个常委,竟然有十个跟自己持反对意见的,这个差别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奶奶的。,这不是说明自己单枪匹马,谁以后还跟自己混?

    张东健随后推荐了县委组织部的一个副部长出任财政局局长一职,这个提议立即全票通过,张东健提议的事情,秦县长支持的决定,谁要是再公然站出来反对,那就是自取其辱。

    研究到薛若曦担任教育局局长提议时,一下子分成了三国鼎立的局面,一部分人是支持张东健的提议,同意薛若曦担任教育局局长。

    一部分人是坚决反对,以董部长为首的几位常委,认为薛若曦根本没有实力把教育局的一大摊业务控制下来。

    秦书凯为首的几个人对此事采取中立的态度,任由张东健的人和董部长的人横竖说着,没有结果之前,暂时不表态。

    张东健为了不引起矛盾,主动退步说,这个问题既然大家意见还是不一致,稍后再讨论吧。

    张东健心里早就猜到提拔这个女人的提议不过关,还是要这么做,那也是无奈之举。

    前几天晚上,薛云曦在豪华的龙门酒楼摆下酒席,宴请了张东健的女儿和女婿。

    酒过三巡,薛云曦对张东健的女婿说道:“丁老师,你以前对我说过,堂堂一个副校长,都一样买不起房。我今天留意了一下房价,哇……不看不知道,国家一边说严抓控制房产涨价,那价格就一边腾腾腾往上窜,太经典了!”

    最近,张东健的女婿被提拔为校长助理。

    张东健的女儿说道:“薛局长,你和我们认识也蛮久了,也都了解很深,我也不隐瞒你啊。你说现在这个情况,不弄点另外收入,光靠他的工资几千块钱,能行吗?生活不下去啊!这点工资,送烟送酒都不够……”

    薛云曦笑着说:“说的对,我和你们,要多多合作才行。”

    张东健的女婿对他老婆说道:“你懂什么!?官场复杂,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看到人家送礼,眼一亮就想收下,你就不怕死啊!那些不是自己人,有的可能是怀着害人的心的!你懂不懂啊!?”

    他老婆不高兴的闭了嘴。

    薛云曦笑着说:“丁校长,我父亲以前也是个官员,也对我说过当官是如履薄冰的。不过呢,当出手时还是要出手的!妹妹,你现在做老师,对吧?天天朝九晚五,工资低,还不如停薪留职,开一个公司,这样多自由,还能更好陪着丁校长。”

    张东健的女儿眼睛一亮,说道:“可是……我没有那个商业头脑啊。”

    薛云曦笑着说:“干脆你入股我现在的新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