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681、能拿我何

681、能拿我何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今天你到我这里来,想必是心里对我有诸多误会,我跟你哥哥尽管在公事上观点不同,但是私底下并没有私人的矛盾,你这个年纪,还是好好学习,千万别因为莫须有的事情耽误了你自己的一生。

    姜蔷两眼死死的盯着秦书凯,这个她在心底里咒骂了多少次的仇人就坐在自己面前,可自己对他的印象竟然在慢慢的改观,她不得不承认,很多事情的确是几个哥哥们咎由自取,上中学时候,就有同学当着她的面提及“屠家五虎”的威名,说话那口气,自然是鄙夷不堪的。

    可是,作为五虎的妹妹,姜蔷觉的无论在任何一种环境下,维护自己哥哥的声誉都是自己必须要做的,所以她内心一直不愿意承认,哥哥们多少都做了一些违法违纪的事情。

    今天一时冲动之下来找秦书凯,原本想要跟他好好谈谈,让他能对屠家人高抬贵手,却没想到,人家压根不承认屠家发生的事情跟他有关。

    姜蔷感觉有些无语,还没等办公室接待的副主任过来请她离开,她自己先默默的转身离开了秦书凯的办公室。

    从县政府大院走出来的时候,姜蔷回头望了一眼,院子当中一根高高的旗杆上飘扬的国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情愫在飘荡,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告诉她,坏人和好人的区别是什么,可是几个哥哥们曾经做过那么多违法违纪的事情,他们现在受到的惩罚,当真就像秦县长说的那样,是咎由自取吗?

    姜蔷走后,秦书凯立即拨通了张晓芳的电话,跟她交代说,张晓芳,你家里的事情我也知道很多,最近一定要看紧姜蔷,并且要从思想上让姜蔷把整件事想明白,绝对不可以再出现像今天这样找上门的事情。

    张晓芳听说姜蔷竟然敢大着胆子去找秦书凯,心里也有些吃惊,这丫头平时不出声,关键时候做事情竟然这么莽撞。

    说心里话,张晓芳毕竟还是屠家人,对小姑子姜蔷的关心自然也是有的,她试探着在电话里问秦书凯,姜蔷是不是当着秦书凯的面说出了什么过份的话来?

    秦书凯立即感觉到张晓芳话里的那份敏感,回答说,一个小姑娘,说什么都无所谓,只不过,屠德隆几个兄弟的事情,你心里是最清楚的,他们迟早也要因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受到惩罚,姜蔷毕竟跟你有一层亲戚关系,我不想见到这个小姑娘再有任何不该有的举动。

    张晓芳立即保证的口气说,秦书凯,我明白,小孩子不懂事才会跑到县政府找你,回头我说说她,跟她解释清楚就行了。

    秦书凯点头说,好,最好你能说服她,另外屠德隆老婆背地里交给秦岭振材料这件事一定要引起足够警示,既然屠家人全都剩下女人和孩子了,就别充大头想要闹出什么大动静来,否则的话,就算是我愿意给她们面子,只怕我手底下的一帮人也不答应。

    张晓芳听了这番话,不由后脊梁阵阵凉意,她赶紧劝说道,秦县长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没见识的女人一般计较,我一会就去嫂子家里看看情况,该说的一定交代清楚了,你放心好了。

    放下电话后,张晓芳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这帮惹事的东西,却还是拎起小包去了屠家。

    屠德隆的老婆因为被单位辞退了,正好这两天忙着在医院里照顾受伤的儿子,所以没在家里,老太太见了张晓芳这个儿媳妇,向来是爱理不理,现在依旧如此,只有姜蔷,见二嫂过来,随口招呼了一声。

    张晓芳尾随着姜蔷进了她的房间,一进门便关上房门低声问道,你今天上午去县政府了?

    姜蔷不由一愣,自己才刚回来,这事情就已经传的这么快,连二嫂都知道了?

    见姜蔷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张晓芳心急火燎的口气埋怨说,你当县政府是什么地方?你一个平头老百姓,想去就去?你说说看,你为什么要去县政府?为什么要去找秦县长?

    姜蔷听出张晓芳话里埋怨的口气,没好气的回答说,没什么,只是去要个说法。

    张晓芳伸出一个手指头点了一下姜蔷的额头说,冤家,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秦县长是什么人?是你一个小丫头就能斗得了的?你也不想想看,大嫂刚把材料给了秦岭振,秦书凯立马就知情了,就凭着人家那手段,你凭什么跟人家斗?

    姜蔷也是个聪明人,尽管刚才在秦书凯办公室一时被某种假象迷糊住了,现在听二嫂这么一说,立即醒悟过来,转脸问张晓芳,你是说,秦书凯一直派人在监视我们家的动静?

    张晓芳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继续说,你们现在这是在走钢丝,玩杂耍呢?秦书凯是什么背景,你们心里有数吗?你几个哥哥混了这么多年的江湖都栽在了他的手里,就凭着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你以为自己能干出点什么大事情来?

    张晓芳原本过来也是一番好意,心里的本意是要劝说姜蔷以后再不敢随便去招惹秦书凯,却正好给姜蔷提了个醒,是啊,他秦书凯是什么人?一县之长。

    手底下这么多的狗腿子帮他守护一个县长的荣誉,可自己不过是一个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自己还想要找秦书凯谈谈,冲他要个说法,自己的做法实在是太幼稚了。

    张晓芳见姜蔷一直不吭声,以为她心里还有别的打算,赶紧劝诫说,你们可别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是天衣无缝,其实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呢,你们背地里对人家做了不利的事情,人家不给你点难堪就算是不错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姜蔷感觉二嫂说话的口气有些不顺耳,忍不住问道,二嫂,你这嘴里不停的说“你们”,到底谁才跟你是“我们”呢?

    张晓芳听姜蔷这句话,一下子有些堵住了,稍稍停顿了一会才有些尴尬的口气说,我是真心不想看到你们出任何事情,你二哥现在还关在牢里,哪怕是心里又再多的想法,等你二哥出来后再说不行吗?凭着女人和孩子,你还真以为能干成事情?

    姜蔷一副不在乎的口气说,反正我已经跟秦书凯谈过了,他能拿我们怎么样?

    张晓芳瞧着姜蔷并不听劝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说,姜蔷,我知道你聪明,可你也别把旁人都当成傻瓜,我实话告诉你,你们虽然把材料给了秦岭振,可这材料给与不给压根就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你想想看,要是秦岭振真有本事扳倒秦书凯的话,就不会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姜蔷见张晓芳又提及材料的事情,只是咬着嘴唇不出声,她从张晓芳的话里,已经敏感的意识到,坐在自己面前的二嫂,或许心里的确是有几分关心家人的,可她的立场并不是完全站在屠家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所以,她并不想跟张晓芳说太多。

    张晓芳见姜蔷不太搭理她,拎着小坤包站起身来说,虽然你们心里都有些不拿我当自己人,可我该帮忙的时候,还得帮,现在你们已经做下了错事,东西给了秦岭振是不好再要回来了,可我提醒你们,最好不要再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傻事了,我言尽于此,你们有什么需要跟我联系吧,我先回去了。

    张晓芳真的走了,留下一直坐在客厅听着张晓芳和姜蔷谈话的老母亲有些呆呆的瞧着自己二儿媳的背影。

    张晓芳一走,老太太便把姜蔷叫出来,质问的口气说,你二嫂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姜蔷不知道老太太到底问的是哪一句,因为此刻心里也有些复杂,便随意点点头。

    没想到,老太太一下子反应激烈起来,抬起拐杖冲着姜蔷怒吼道,你们这些败家的东西,都已经被人家害到这种地步了,竟然还不死心,你们这是铁了心要让我们屠家断子绝孙吗?

    老太太年纪虽然大,嗓门却不小,姜蔷瞧着老母亲气的无法自制模样,心里不由一阵发酸,赶紧扑向老人,扶住她,低声劝道,妈,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不是也听见了吗?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老太太忍不住老泪纵横,伸手摸了一把闺女的肩膀,口里却喊了一声,我的孙子啊!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姜蔷和屠德隆的老婆知道,这个事情也许会更加的糟糕,即使姜蔷和秦书凯谈过话了,又能如何,因为秦书凯不会信任他们家里的任何人,但是这个张晓芳似乎和秦书凯很熟悉。

    姜蔷安慰了母亲后,晚上到了张晓芳的住处。

    姜蔷对张晓芳说,其实嫂子根本就没有想和这个秦振岭联系起来,可是这个秦振岭多次到家里,所以嫂子为了报仇,于是就把一些东西给了秦振岭,谁也想不到这个事情秦书凯竟然知道。

    张晓芳说,妹妹,我知道你们一家看不起我,可是我一个女人,要想生存下去也不容易,当初屠德隆出事后,在开发区很多人把我当成是怪物,甚至是玩弄的猎物,我根本就无法上班,说白了那就是世人的眼光是现实的。

    后来,我找同学,联系上了秦书凯,请他帮助我调整了工作,到了现在的单位基本是无事可做,福利也是很好,作为一个女人能够这样的生活我很满足,虽然屠德钧进去了,不能出来,毕竟我有个盼头,那就是生活很好,丈夫也会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