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696、应付了事

696、应付了事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组织部长这段时间一直相当牛逼,自认为自己是张东健的人,而张东健又是唐小平这条线上的人,怎么着自己也不该受到如此不公的待遇,事情出来后,整整几天没露脸,也不知道躲在哪个旮旯里生闷气呢。

    刘志宽被提拔是秦书凯帮忙的缘故,秦书凯心里盘算着自己很快要提拔当县委书记了,是不是继续留在红河县还很难说,毕竟张东健跟唐小平走的还算是近乎,唐小平恐怕不会如自己所愿,直接把张东健的县委书记头衔给拿掉,便宜了自己,八成是弄了新的县区让自己去,临走之前,他惦记着把身边的人安排妥当才行。

    张东健被公布出来的调整结果气的鼻子都歪了,县委组织部长一直跟自己一个鼻孔出气,现在竟然被明升暗降了,他感觉自己的脸上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耳光,这丑算是丢大了。

    这还不算,县长秦书凯的办公室主任被明确为副调研员,而自己作为县委书记的办公室主任却一文不名,这在别人眼里,明显看出来,自己的实力比县长秦书凯差远了。

    新来的组织部长相当狡猾,他听闻秦书凯可能要离开红河县,张东健又是个怂包,在两派之间始终保持中立,不得罪任何一方,这样一来,整个红河县的领导层中,再也没有人跟张东健一唱一和,张东健现在成了红河县领导层中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

    张东健咽不下心里这口气,他有些搞不明白,明明唐小平心里对秦书凯也是不待见的,为什么又会做出这样的调整安排呢?这样做不就是给自己难堪吗,这样对唐小平有什么好处?

    张东健去了一趟市里,亲自找到唐小平的办公室,一边向唐小平诉苦,因为秦书凯的原因,红河县的工作相当难做,一边又说这次的人事调整,让更多的干部选择了站在秦书凯那条线上,导致自己身边无人可用。

    唐小平心里也正一肚子的气呢,尽管身为市委书记,可毕竟是上上下下的诸多关系,他也要逢迎,即便是当上了皇帝,做任何事情也无法随心所欲,何况是一个市委书记呢?

    唐小平一肚子的火没处撒,正好张东健来了,找到了个出气筒,听着张东健抱怨这,抱怨那,他气的把桌子一拍,指着张东健的鼻子骂起来。

    唐小平说,你张东健除了提意见,背后捣鼓其他干部的问题,你还有别的事情可干吗?秦书凯怎么样,那是他的事情,你自己呢?你作为一个红河县的县委书记,对于眼下的状况难道就一点责任都没有?你要是做事有分寸的话,一个县委书记说话会抵不上一个县长?

    张东健心里更加感觉委屈,只是见唐小平火大,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在嘴里嘟囔说,只要秦书凯被调整走了,自己一定可以很快控制局面,一定可以让红河变为自己的地盘。

    尽管张东健说话的声音很低,却还是被唐小平听到了,他冷笑了一声说,你张东健多大的本事,还以为别人不知道?秦书凯离开红河县,你就能掌控局面,依我看,要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县长坐镇,红河县真交到你的手里,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

    唐小平根本就不给张东健任何说话的机会,只顾指着张东健的鼻子骂他不争气,骂了好大一会儿才停下来总结似的口气说,行了,跟你的再多也是白费,你给赶紧老老实实的回红河县去,秦书凯有什么样的安排,轮不到你来考虑。

    张东健捏着鼻子走了,尽管被唐小平骂的狗血喷头,他心里却有数,如果唐小平不把他当成自己人,是不会当着自己的面,如此失态的,听他刚才骂人的口气,明明他心里对这次的调整也有些不满,真要是这样的话,底下必定还有好戏看。

    董副书记是最精明的,他把所有的事情看得相当透彻,这次的较量中,张东健输的相当彻底,秦书凯倒是大获全胜,尽管依旧有传言在说,秦书凯很快要离开红河县了,可秦书凯操纵大局的稳妥劲,让底下很多干部心里都踏实了不少,即便是秦县长要离开红河县,他能为下属做的事情都顺利做成了,当下属的不就是为了领导给个合适的提拔机会吗?不管秦县长是不是要走,自己的目的达到就成了。

    董副书记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有关养殖场是张东健女儿承包后又转包赚钱的传闻,正在慢慢的张扬开来,他心里琢磨着,这必定是秦书凯还击张东健之前放出不利于自己消息的应对手段,只怕张东健这阵子要有烦恼缠身了。

    跟董副书记预料的一模一样,当消息越传越广,张东健相当被动,本来他的女婿因为黄瓜滞销的事情被抓后,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正式的结论,现在这个传闻又把他的女儿给绕进去了,这种时候,又出现这样的传闻,对张东健的领导威信来说,是又一次沉重的打击。

    张东健很快意识到小道消息流传甚广,对自己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于是找来秦岭振商量解决办法。

    张东健的办公室里,秦岭振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在沙发上听张东健重复唠叨着同样的内容。

    张东健说,秦县长,现在关于养殖场的传闻实在是太多了,这件事不能一直没玩没了的传下去,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麻烦了。

    秦岭振点头说,是啊,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搞鬼,是不是让公安局出面调查一下?

    张东健鼻子里“哼”了一声说,现在这红河县里,小人当道,不管是董副书记,徐大忠副县长,他们都是跟秦书凯是一伙的,他们几个人都有可能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我算是看清楚了,他们这是刚刚把县委组织部长给收拾了,调转枪口过来准备对付我了。

    秦岭振心说,这位心里到倒是挺明白的,只可惜,明白的有些晚了,当时你在秦书凯不在的时候,到处说秦书凯要提拔,不过是为了扩大声势,让一些对秦书凯有意见的人举报。

    本来是很好的办法,可是县委组织部长的下场,秦岭振是亲眼目睹的,他现在总结出一个规律,作为下级一旦卷入领导的明争暗斗,很有可能最后做炮灰,县委组织部长前一阵子依仗着张东健的信任,叫嚣的太厉害了,立即遭到了对手的报复,这报复来的又快有准,一下子就把县委组织部长的精气神全都给打没了,他的主子张东健呢,还不是一样在县委书记的位置上呆着?

    秦岭振不想做炮灰,更不想跟张东健这样的蠢货合作,当下他要做的就是当好潜伏者,尽力服务好自己真正的主子。

    张东健依旧在喋喋不休的抱怨说,这个陈思璇,原本说好了,要承包水面,没想到竟然又转包了一回,这人做事实在是太不地道了,她倒是赚取了大头,留下咱们给她搽屁股。

    秦岭振只是一味的点头,并不多说什么。

    张东健见秦岭振一直没发表意见,直接表态说,秦岭振,这个项目可是你在全权负责,你得想个办法处理才行啊。秦岭振苦笑说,张书记,当初的确是让我全权管理养殖场的工作,可当时我们跟陈思璇是签订了协议的,她那边单方面做出转包决定,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只是负责把水面承包出去,以及后续的管理工作,至于转包的事情,合同上原本就没规定,现在出现这种状况,我们政府这边根本就没有什么抓手。

    张东健有些懊恼的口气说,这娘们跟咱们玩了一招金蝉脱壳,她这是早有准备啊,所以才没在合同上反映出来,可这项目必定是她签署的,现在事情闹大了,她可不能不管不问,你赶紧跟她联系一下,无论如何,要把转包权给收回来,否则的话,事情闹大了,谁也脱不了干系。

    秦岭振心说,就算是傻子也不会把已经装到口袋的钱吐出来,再说陈思璇明摆着就不是做养殖的料,她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赚这个中间的差价,这种时候,想要让人家把转包权给拿回来,这不是痴人说梦嘛。

    秦岭振并没有当面对张东健的话进行反驳,跟这种蠢人说的多了,费尽口舌不说,跟他也说不明白,既然领导已经吩咐了,照办就是了。

    秦岭振冲着张东健爽快的答应了一声,起身准备离开。

    临出门了,张东健又嘱咐说,你跟陈思璇把话说清楚了,不仅要把承包权拿回来,还得继续保持养殖场的养殖规模,这么大的工程,秦书凯交到我手里的时候,一切都是稳当当的,这么短的时间就闹出事情来,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要看我的笑话。

    秦岭振心里不由一乐,心说,你张东健往那一杵,原本就是个笑话,真不知道这些年的官场是怎么混的,都一把年纪了,说话做事还是缺一窍,根本就不是秦书凯的对手。从张东健的办公室出来后,秦岭振应付差事的态度,主动给陈思璇打了个电话,把共同开发洪泽湖资源的情况跟她解释说明后,又把张东健提出的几点要求跟她重复了一遍。

    果然,跟秦岭振预想的一样,陈思璇的态度是冷淡的,甚至有些不耐烦,听说了秦岭振打电话的来意后,陈思璇爽快的口气说,秦县长,这件事情我已经向张书记汇报过了,张书记对所有事情都是知情的,你要是有什么相关问题,直接跟张书记联系吧。

    趁着秦岭振稍稍发愣的功夫,陈思璇那边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