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3425章 谁狠毒

第3425章 谁狠毒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家里失火了?遭贼了?还是漏水了?”程一枝心里冒出一个个不好的念头,脚底下赶紧快如风直奔门口跑过去。

    人还没进门,就听见屋里老婆的撕心裂肺哭声,一边哭一边嘴里念念叨叨:“你们还我儿子!还我儿子啊!我求求你们了,还我儿子......”

    程一枝听到老婆嘴里哭嚎喊出的话,脑袋一下子懵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家里出事居然跟儿子有关?儿子可是他们老程家三代单传的独苗苗啊!

    程一枝慌了,身体一软差点把手里的宝贝物件掉落地上,他不敢怠慢赶紧冲着人群大喊一声:

    “都让开都让开,都别堵在门口了,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邻居们见主人回来了,赶紧一个个让开一条道放程一枝进去,有人嘴里连声说:“哎呀程副主任,你总算回来了,你快劝劝嫂子吧,再这么哭下去,身体哪能受得了呀?”

    程一枝进门头一眼看到老婆披头散发坐在地上,那造型跟街上的疯女人似的,整个人哪里还有半点形象可言?他赶紧一把搀扶起老婆,着急问道:

    “老婆,你这是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了?儿子怎么了?”

    老婆见程一枝回来,刚刚忍住的嚎啕哭声又迸发出来,一边哭一边伸手捶着老公的肩膀埋怨道:

    “你这个挨千刀的!你到底在外头做了什么缺德事啊?儿子昨天还好好在单位上班,怎么今天就被纪委的人给带走了。”

    程一枝听了这话当即大惊失色,难以置信口气问老婆:“你说什么?儿子被纪委的人带走了?这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事被纪委带走?”

    老婆伤心欲绝,哭的稀里哗啦泣不成声,旁边就有人插嘴解释说:“程副主任,人家说你儿子涉嫌违法,带到纪委去调查了,刚才呼啦啦来了一帮纪委的人,你儿子正在家里吃晚饭呢,被人家强行押上车带走的。”

    “是啊是啊,那帮人好凶的,一句话也不说,就知道抓人,你老婆哭天喊地的让他们给你儿子带件衣服都不准。”

    “你赶紧想办法托关系找人想办法吧,孩子还那么年轻,被纪委带走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

    程一枝很快从突如其来的天降横祸中镇定下来,他此时一只手拿着赵婷婷交给自己的物件,另一只手扶着身体摇摇晃晃的老婆,脑子里强迫自己镇静思考。

    “儿子本性不坏,哪怕是在单位有些小毛病也绝对不至于被纪委的人盯上,纪委真要想抓人,单位里那些头头脑脑,哪一个不够格被抓?为什么纪委的人会突然盯上自己的儿子?”

    “这件事其中一定有蹊跷!难道是儿子在单位不拘小节,被小人记恨遭到陷害?否则的话,这件事根本没法讲得通。”

    “儿子是刚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没两年的小伙子,他在单位的职务并不算重要,就算是他真贪污了,也绝对不是什么太大的数目,纪委的人多少大案子放着不查,却来查他?”

    “何况,纪委抓人虽说不确定抓人地点,大多数是在单位抓人概率更大,尤其是对儿子这种连小鱼小虾都称不上的小人物,为什么今晚纪委却要兴师动众跑到自己家里来抓走儿子?”

    ......

    程一枝左思右想,脑子里怎么也捋不出一条线来,他感觉到这件事肯定有内情有猫腻,可是到底内情是什么,他却根本无从揣测。过了一会,门口看热闹的人逐渐散去,有几个关系不错的老邻居主动留下来帮忙安慰程一枝老婆,程一枝见家里有人,不方便把手里的东西藏起来,便一直把东西拿在手里。

    就在他进门后半小时左右,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程一枝掏出手机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非常熟悉的电话号码,号码的主人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秦书凯。

    从第一眼看到那熟悉的电话号码,程一枝的心里突然涌出一种莫名的恐慌,他脑子里就像是有一个阴影在慢慢的扩大扩大,最终慢慢笼罩整个脑门。

    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

    眼里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程一枝心里诸多疑点刹那间豁然开朗,一个个问号串连起来,似乎突然之间找到了答案。秦书凯自从到经济开发区上任以来,从没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凡是公事都是通过秘书传达,偏巧就在今晚,就在自己儿子被抓的节骨眼上,他会亲自打电话到自己手机上?

    这里头绝对有文章!

    程一枝脑子里很快转过弯来,“难道是他?是秦书凯在背地里故意使手段让纪委的人抓了我儿子?狗日的!你有什么仇怨冲我来,动我儿子算什么本事?”

    程一枝又气又急,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隐忧弥漫开来,瞧着手机铃声响个不停,他略显拘谨的一手紧紧攥着那物件,一手拿着手机,抬脚走出家门,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摁下手机接听键。

    电话刚接通,一个威严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程一枝,想要救你儿子,现在就带着东西到大门口来。”

    还没等程一枝回话,电话那头已经挂断,秦书凯讲话时那份绝决,那份果断,那份不容分辨的命令式口气,一如他平日里在单位开会时说一不二的霸道作风。

    程一枝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刹那,心里像是有一个巨大的玻璃缸被砸的粉粉碎碎,每一个残破的玻璃碎片就像是一个个锋利的尖刀,在心里刺的每个部位肉疼不已。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程一枝突然觉的自己很好笑,秦书凯是谁?他可是亦今为止唯一从省纪委“朱阎王”手底下逃生的万幸角色?自己居然白日做梦想要利用赵婷婷提供的证据要挟他?自己这还没动手呢,人家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坐等自己主动送上门。

    此时的程一枝别无选择,他就像是被人控制的提线木偶,无论他心里是否情愿,他也只能按照提线人的指示行事,一步步艰难挪动步伐,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夜色中,小区大门口,秦书凯坐在一辆黑色轿车里冲他招招手,程一枝面无表情走向那辆车,打开车门,坐上去,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手里的物件已经到了秦书凯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