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15、换人

115、换人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刘猛将暗下决心,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办公室主任救出来,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唇亡齿寒。如果不行,那么就让自己见一面,到时候交代几句,那么什么问题也就没有了。

    马成龙对刘猛将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磨蹭着,表现出一脸的不耐烦,在马成龙的心里,手底下这帮人实在是不争气,不管是鲁萧白、刘猛将都不是省油的灯,平时作威作福也不注意挑个时间地点,等到出事的时候,想到还有个老大在这里,平时纵容手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所作所为可能造成的恶劣影响呢。

    此时的马成龙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保持稳定的局面,只有在稳定的大前提下,自己才能在大好形势下,达到自己想要提拔的目标,真如市委书记上次和自己说的,如果不控制好下面,说什么都是假的。

    刘猛将哪里知道马成龙现在这段时间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普水县的各方面工作上,在刘猛将的心里,自己跟在马成龙后面混了这么多年,又在背地里给了他那么多的好处,只要自己坚持请马成龙帮忙的事情,马成龙还是会给自己一点面子的。

    刘猛将不敢当着马成龙的面说出自己心里的担忧,但是却从另一个角度找到理由似的说,老大,你也知道王耀中一直和我们一帮兄弟不对眼,这次王耀中把李平抓了,一定会利用这个机会大做文章的,就如那个胡长俊的事情也是故意大做文章,免除一切职务,这么做表面上看是给我们难看,说白了,还不是没把老大你放在眼里吗,我不是为了我自己手下人的利益,我是不想看着王耀中这么嚣张,这小子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

    马成龙不管是不是一个聪明人,但是在官场多年,做过领导多年见过不少下属嘴脸的,这个时候,刘猛将在自己的面前说这样一番话,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他自然是有数的。

    马成龙不想在这件事上跟刘猛将继续纠缠,用有些耐烦的口气说,王耀中不管怎样也是一个县委常委,如果没有政治素质,市委也不会如此的重用,再说作为多年的纪委干部,处理干部他有自己的原则,不会随意而为,否则,他也做不下去。倒是你,作为一个县委常委,应该好好的反思一下,你手底下的这些人究竟怎么回事,先是派出所所长看着市局的领导和不三不四的斗殴,却不作为,现在一个办公室主任,把人车撞了还他妈的把人打伤,得罪了客商不说,严重的破坏投资环境,这样的人要是县委县政府再不严惩,以后谁还敢来普水投资办企业,普水的经济如何才能快速发展,再说,这件事市委领导都很重视,如何向市领导那儿交代。

    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后,马成龙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低眉顺眼的刘猛将,没好气的说,刘猛将,不是我批评你,你作为公安局长,知道应该做什么,我就想不通怎么就不知道管好下面的人呢,频率这么高的出事,你让领导怎么看你这个公安局长,我还是上次那句话,你这个公安局长也坐了好几年了,究竟各方面工作成果怎么样,你还是抽空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吧,是不是适合这个岗位的需要了。

    刘猛将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暗骂,马成龙真他妈的翻脸不认人了,平时拿自己送的钱的时候,笑眯眯的来者不拒,把自己的小姨子日了也是一句话没有,现在遇到请他帮忙的事情,不但不帮忙,还说那么多的废话,简直不是个东西。

    尽管心里相当的愤怒,刘猛将还是满脸堆着笑,装着虚心听取马成龙教训的态度,等到马成龙终于教训完了,这才客气的对马成龙说了声,马书记,自己听了一番教训,已经明白了该如何做,以后一定会对公安队伍更加严格加强管理,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维护社会的安定环境。

    至于刘猛将提出和李平见一面的要求,马成龙就说,这件小事你难道和王耀中都不能协商吗,再说都是县委常委,很多时候要学会相互沟通,这样对彼此的工作都有好处。

    从马成龙的办公室出来后,刘猛将除了一肚子的气,什么目的都没达到,匆匆下了楼,走到县政府大楼的广场上,忍不住抬起头对着天空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好像要把心里的不畅快全都喷吐出来。

    刘猛将坐着自己的专车回单位的时候,心里暗下决心,这件事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解决了,既然马成龙不肯帮忙,从桌面上想要解决问题,看样子是不可能了,眼下,自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用自己擅长的方式解决问题。

    刘猛将的车驶出县委大院的时候,秦书凯正在办公室接马琳的电话。马琳和秦书凯礼貌的客气一番后,说秦部长,最近不来这里吃饭,是不是对本人有什么意见,如果有意见希望直接提出来。

    秦书凯心里想,我他妈有什么意见,再说和你闹意见值得吗,于是就说,我这个人对马老板除了佩服,那就是佩服,哪敢有什么意见,这次打电话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马琳后来在电话里直截了当的问秦书凯,马燕怀孕的事情,秦书凯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

    秦书凯听了这话开始一愣,他在转瞬之间调整好自己说话的语气,这件事千万不能给人看出什么,于是很平静地回答马琳说,马老板,那是你姐姐私人的事情,你应该向她本人打听,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我如何能够知道。再说,我和她只是同学关系。

    马琳好像是认定了马燕肚子里的孩子一定跟秦书凯有关,很不客气的说,秦部长,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敢作敢当的男子汉,看来通过这次的事情,我要重新认识你的为人了,我知道姐姐的心里一直对你念念不忘,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现在她怀孕了,却一直不肯对家里人说清楚孩子到底是谁的种,很明显她这是在帮那个男人隐瞒,这个男人我想除了你,还能有谁。

    秦书凯被马琳的一番话,逼的说不出话来。他在电话里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刚想找理由解释,马琳却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马琳放低声音说,其实她很羡慕姐姐,毕竟得到了所爱的人的感情付出,自己跟姐姐爱上的可是同一个人,到现在却一直是在单相思,那个人对自己可是不理不睬。

    马琳继续说,算了,这件事既然马燕一定要保护她深爱的男人,自己作为局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自己估计那个男人是有老婆孩子的,否则,姐姐不会不和那个男人结婚的。

    马琳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秦书凯要是再不说几句坦诚的话,就显得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秦书凯就说,马琳,你姐姐是一个很本分的女孩子,你可要好好照顾你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尽管开口,能力范围内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马琳在电话的那头轻笑了一声,好像是对自己终于逼问出这样答案的窃喜。她对秦书凯说,秦部长,其实自己最近正好有件事想要请他帮忙,不知道秦书凯是不是说话算数。

    秦书凯就说,那要看什么事情,能做的肯定尽量帮助,不能做的自己就无能为力,想帮忙也没有那个力度。秦书凯心里很不想和这个女人发生什么,因为实在看不透这个女人。

    马琳后来痛痛快快的把早已准备好的话全都说了出来。马琳说,秦部长,普水的甲鱼节马上就要开幕了,她希望在甲鱼节期间,客商的接方面可以安排在自己的酒店。

    马琳说出这句话后,又补充了一句说,至于自己姐姐的事情,她也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主张,她是不会在外面多说一个字的。

    马琳这两句话一说出口,秦书凯意识到马琳今天打电话的目的,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对自己单相思之类的话,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掌控自己照顾她的生意,接受她的摆布。

    秦书凯意识到问题的关键,于是公事公办的口吻说,甲鱼节的事情是由宣传部具体负责的,客商安排之类的事情也都是政府办负责的事情,自己根本就无法帮助马琳安排客商。

    马琳对于秦书凯的回答显然是不满意的,因为秦书凯那是在拒绝,作为商人不达目的不罢休,于是马琳就说,秦部长,你就别谦虚了,你是甲鱼节的领导下组副组长,王子军也要听你的,再说政府办主任贾珍园可是你秦书凯推荐提拔的,这点小事,只要你对她开口,难道她会不给你面子。

    自从贾珍园当了政府办主任后,马琳的酒店生意就差了不少,毕竟贾珍园不是金大洲,不是张富贵的圈内的人,张富贵根本就不敢指示贾珍园把招待定点在马琳的酒店,只是在合适的机会才会尽量提醒贾珍园照顾一下流云山庄的生意。

    贾珍园新官上任,最怕的就是被人说出什么来,所以做事总是一碗水端平,凡是有人说情要求照顾的饭店吗,她都会尽量考虑在内,这样一来,原本全都在流云山庄的生意就被别家分摊了不少,流云山庄的生意早已不复往日的忙碌。

    生意人,没别的本事,打听一个人关系背后的靠山的水平那是一流的。马琳把贾珍园所有的关系都打听清楚后,知道她是马成龙的马子,也知道贾珍园那儿只有秦书凯这儿可以利用,首先秦书凯是副书记,那可是普水响当当的人物,在普水不给面子的人还是少的,至少表面上;第二贾珍园是秦书凯推荐的,那么贾珍园对秦书凯一定会抱着感恩的态度,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马琳才会挖空心思想利用秦书凯抢夺甲鱼节接待客商这块大大的蛋糕。

    秦书凯心想,马琳已经明确地说了,马燕根本就没说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依照自己对马燕的了解,只要她决心隐瞒的事,恐怕没人能把她的真话逼出来,马燕不想牵累自己,所以上次马燕对自己的态度才会那么冷淡。

    想明白后的秦书凯,很官话的回答马琳说,马老板,真是不好意思,这件事我确实是帮不上忙,我不是政府那边的领导,所以无权插手政府那边管理的事,要是没其他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我这边还有急事要处理。

    不等马琳说话,秦书凯就先把电话挂断了,电话那端的马琳听见电话里传来急促的“滴滴”声,气的把脚狠狠的跺了一下,嘴里嘟囔着,这个秦书凯,简直是个猴精。

    马琳知道秦书凯这边那是用不上了,而那个狗日的张富贵,更是他妈的一只白眼狼,日了自己的身体,每次要求他做事现在总是推卸说自己不是书记,很多事要为未来发展作想,所以像个瘪三,不敢放手做很多事。

    秦书凯那边是指望不上了,张富贵又是不听,那边就只有从别的领导那儿入手了,那么谁呢?马琳那天突然想到了王耀中,这个小伙子岁数不大,不会如秦书凯那么狡猾,那么只要自己创造个机会,把身体牺牲一下,那么说不定可以达到目的。

    马琳是一个想什么就做什么的女人,所以就在考虑如何拉上王耀中这个关系上下功夫了,这也是后来王耀中和张富贵两人在工作上很不配合的主要原因,没有人愿意和别人分享女人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