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81、吃饭

181、吃饭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王庆国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说,早就听何秘书长说过,普水有几个相当讲义气的好兄弟,今日一见,果然都是爽快人,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我也是从市经贸委调整到区里任职,时间也不久,所以和各位领导交往不多,以后请各位兄弟们多到我那儿指导工作。

    秦书凯等人心里明白了这个人的来历,如果说是区里的老同志,最简单也要脸熟。何晓华听到这儿,说,王区长,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说一半留一半啊,你明明来就说想要请人家帮忙办点事,站起来说了半天没说到重点,这屋里头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王庆国转脸看着何晓华,很不好意思地说,初次见面就给各位领导提要求,是不是不礼貌,等酒席上给各位领导敬酒后,再说事情吧。

    何晓华皱了一下眉说,王区长,你们这些文化人,办事真是他妈的啰嗦,考虑这个又要考虑那个。于是转脸又对金大洲说,金县长,酒呢,人都到齐了吧,赶紧开席了,是不是还有谁没有到场。

    秦书凯见何晓华一副自说自话的模样,似乎是他今晚请客,就笑着问,今晚这到底是谁请客呀,搞的像是换了人一样。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何晓华也不恼,边倒酒边对秦书凯说,秦部长,你们今晚尽管拿我寻开心吧,我这是牺牲我一人,快乐你们兄弟几个,等到笑完了,把我的事情给办了就成。

    王耀中忍不住问,秘书长,你说了半天,到底什么事啊?如果是真要我们帮你办,干脆说了,否则,别是没喝酒就说醉话了吧。

    金大洲的心里有数,何晓华请大家帮的忙对大家来说,只是件小事而已,于是打岔说,喝酒,喝酒,大家先喝酒后谈事情,这酒桌上只许开心喝酒,不许提那些鸡零狗碎的事情。

    何晓华把酒瓶往酒桌上一放说,好,还是咱们金县阿长痛快,为了我们兄弟今天能够相聚普水,为了兄弟之间的友谊长存大家一起先干一杯。众人在欢乐的气氛中,一杯接着一杯,痛痛快快的杯盘交错,一会儿的功夫,一瓶茅台就见了底。

    何晓华就说,金县长,做事不要小气,酒多上几瓶,一瓶一瓶上看上去小气的样子,如果你这儿酒钱不好报销,让下面的人把发阿票拿到我哪儿去,我给你报销,我今晚可是请人办事,酒一定要喝好的。

    金大洲听到何晓华的话,就笑着说,这次就算了,我上次出去招商引资还有几万块钱的酒钱,到时候你给报销就可以了。后来嘱咐服务员干脆再拿五瓶过来,把酒放在桌上说,大家都是自家兄弟,喝酒就别拘礼了,人手一瓶,各自包干。

    金大洲的豪气感染了大家,一个个群情激昂起来,好,要喝就喝个痛快,干杯。

    蒲河区的常委副区长王庆国,见今晚的酒桌气氛特别好,知道确实如何晓华来的时候说的,这个几个人都是很好相处的人,赶紧端着酒瓶,跟金大洲,秦书凯和王耀中,一次次不断的碰杯喝酒,半小时不到的功夫,就跟几人混熟了。

    秦书凯见王庆国也是个爽快人,于是痛快的说,王区长,你放心,不管你找咱们帮什么忙,只要是我们兄弟能做到的,你但说无妨,千万别跟我们客气,你是何秘书长的朋友,也就是我们的朋友,你要是见外,就太不应该了。

    尽管秦书凯此时已经喝了不少酒,但是大脑还算是清醒,何晓华听到秦书凯说出这几句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兄弟,讲义气。酒过三巡,王庆国把自己想要请大家帮忙的事情讲了一遍。

    王庆国有个亲戚,在普水的一个机关单位工作不少年了,做科长就有10多年,一直是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因为人比较老实,不太注意拉关系找后门这方面,更不知道官场不跑不送原地不动的道理,以致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提拔,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尤其是看到身边很多比自己年轻的小伙子,一个个都有了进步,他有些着急了,听说这次普水县将有大规模的人事调整计划,就请在蒲河区当副区长的亲戚出面帮自己找找关系,看看能不能顺着这次的大流,提拔当个副局长或者是两办副主任的位置。

    王庆国说完后,期待的眼神看着秦书凯,他知道,今晚这几个领导,秦书凯的位置最重要,秦书凯不仅是县委副书记还兼着组织部长的职务,只要他答应帮忙,这事基本就算是成了。

    秦书凯尽管有些喝多了,说话还算有条理。秦书凯说,第一,今天咱们兄弟见面就是缘分,先喝酒再谈事。第二,你是何秘书长的朋友,也就是我秦书凯的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绝不会推脱。第三,这件事咱们就说到这里,今晚只要喝的开心,一切都不是问题,不过是操着的问题。

    王庆国见秦书凯如此爽快,于是拿起手中的酒瓶说,秦部长,你们几个人,确实爽快,有你这几句话,我就是喝趴下了,心里也痛快,你这个兄弟,我是认定了。

    何晓华在旁边听着两人谈话,知道王庆国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想起自己今晚来的目的,于是和王庆国换了个位置,跟秦书凯坐到一起低头对秦书凯耳语了几句。

    秦书凯听完何晓华的话,抬起头,两眼看着他,想说什么,又忍不住笑了。

    何晓华说,秦书凯,你笑什么,我跟你说的都是正经话,有什么好笑的。

    秦书凯说,秘书长,你现在整天处理的都是这种风流帐,你要是想请我帮你这个忙可以,你必须也帮我一个忙才行,不过我的事情和你这件事基本是一件事,对你来说只是多费个嘴皮而已。

    何晓华回答的也爽快,他问秦书凯,到底什么忙,不妨直说。

    秦书凯这个时候想到了马燕,也附在何晓华的耳边把想要把马燕调动到市区工作的事情说了一遍,希望请他顺便帮这个忙。

    何晓华听后也笑了说,秦书凯这个人是个漂亮的姑娘吧?

    秦书凯斜了他一眼说,秘书长,你别尽往坏处想,这是我高中的老同学,很不容易,所以帮忙。

    何晓华撇着嘴说,秦书凯,拉倒吧,假话少说,这年头,最流行的就是找老同学,再说,没关系那个傻瓜为她帮忙。

    秦书凯不想跟他斗嘴,直截了当的问他,这个忙,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何晓华说,帮,一定帮,谁的忙不帮,我也不敢不帮你的忙呀。

    秦书凯见何晓华满口答应了下来,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尽管此时大家都喝了不少酒,但是秦书凯知道,以何晓华的酒量,这点酒还没到他的极限,他刚才答应自己的话,应该不算是醉话。

    酒桌上的几个人,除了金大洲和王耀中,今晚都是有自己的目的的,此时大家事情基本都说完了,各自也算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酒桌上的气氛显得格外热闹起来。

    何晓华吵着说,今晚喝酒还没有尽兴,一会吃点饭,他请大家唱歌去,让金大洲赶紧联系地方。

    金大洲当即打了个电话给郝竹仁,告诉他市委的何秘书长大驾光临普水,让他赶紧把开发区里头压箱底的漂亮姑娘都带过来,陪领导好好唱唱歌。

    郝竹仁心里有数,这是金大洲照顾自己,让自己跟何秘书长等人多些接触的机会,加深兄弟之间的感情,再说,何晓华来了,秦书凯、王耀中几个人肯定也在,他回答的也很爽快,立即安排人打电话,找合适的地方。

    金大洲给郝竹仁打过电话后,转脸对一桌人说,行了,今晚开发区的郝竹仁请大家唱歌,还免费奉送美女,大家一会都端正点啊,别让人家姑娘笑你们没修养,不像个领导的样子。

    金大洲这话一说完,大家都哄堂大笑起来,王耀中说,这种事哪能端着来呢,要直来直去才痛快嘛。

    王耀中的话又引得大伙一阵大笑。

    提到姑娘,何秘书长想起了自己的马子肖华,他有些日子没见着,既然来到了普水,今晚必定是要见个面,以解相思之苦。何晓华拨打了肖华的电话,告诉她自己现在的位置,让她一会过来,大家一起唱歌。

    肖华听直达跑何晓华今晚到了普水,是为了帮助自己办工作调动的事情,心里相当高兴,满口答应说,行,我一会儿就到。

    肖华还没到,郝竹仁先赶到了酒店里,大家正吃饱喝足往外走的时候,郝竹仁从外面急匆匆的赶来。

    金大洲说,你可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正好前面带路。

    郝竹仁先是满脸堆笑的跟何晓华,秦书凯,王耀中,以及看起来有些陌生的王庆国都打了招呼,这才回答金大洲的话说,我就是亲自迎接各位领导来了,歌厅里头一切都安排好了,姑娘们也都到了,就等着各位领导赏光了。

    何晓华跟郝竹仁曾经一桌吃过饭,他对郝竹仁的印象还不错,毕竟这次是自己过来麻烦大家,于是客套的说,又给郝主任添麻烦了,下次到市区一定好好感谢。

    郝竹仁见何晓华跟他客套,赶紧说,哪里哪里,你们领导都是平时请都请不来的贵客,别人可是想要鞍前马后的给各位服务还没机会呢,你们给我机会,那就是对兄弟最大的照顾。

    一行人嘴里说着场面话,走出酒店大厅,各自上了自己的车,奔赴下一个战场。秦书凯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仿佛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他感觉那个年轻女人的身影很熟悉,难道是?不好多想,快步上了自己的车。

    偌大的歌厅包间里,果然早已坐着几位看起来都长的不错的年轻姑娘,郝竹仁帮大家相互介绍后,男男女女的一帮人就开始嚎嗓子。肖华也到了,当着大家的面,也不见外,直接走到何晓华身边坐下来,身子往何晓华怀里一倒。

    何晓华当着金大洲和秦书凯等兄弟的面,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在肖华耳边说,姑奶奶,这不是地方,咱们到小包间坐会。

    肖华心神会领的从沙发的起来,依旧是小鸟依人一般附在何晓华身上,两人从大包间里走了出来,直接进了隔壁一个小包间。

    见何晓华带着肖华从眼前走过,王耀中附在秦书凯耳边说,兄弟,我们是老土了,你看这女人像个牛皮糖一样了,难怪何晓华被她哄得晕头晕脑,整天围着他转。

    秦书凯笑着说,拉倒吧,我看何秘书长定力也不够,这种事说到底还是两厢情愿,各取所需罢了。

    这个时候,一个女人插到王耀中和秦书凯的中央,要求陪王耀中喝酒。王耀中就端起前面的酒杯和那个女人碰了一下杯子,后来哪个女人就主动和王耀中搭讪起来。

    王耀中对美女基本是来者不拒,也就和秦书凯中断了话题。这个时候,秦书凯正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打开手机一看,手机显示屏上显示的是“冯燕”两个字。

    秦书凯这才想起,刚才在酒店大门口出来的时候,自己看到觉的眼熟的姑娘真是冯燕,想不到这个女人主动联系自己,秦书凯按下了接听键后说了声,你好,有事情。

    冯燕在电话里生意嗲嗲的问,秦部长,你在哪里呢?

    秦书凯说,我和朋友在外面有点事情。

    冯燕说,我看到你刚才和郝竹仁等人一起出去,你到开发区来,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呀,是不是把我给忘了,也难怪,如秦部长这样的人,投怀送抱的也太多了,秦部长怎么会记得我这个小女子呢。

    冯燕这话就有了味道,秦书凯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好调侃一样的口气说,你多想了,那怎么会呢,我是怕你早把我忘了,跟你联系你记不得我是谁,到时候不是很难堪啊。

    冯燕在电话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自古多情空余恨,红颜薄命啊。冯燕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幽怨,就算是再笨的男人,也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秦书凯有些尴尬的笑着说,你没喝多吧?

    冯燕不理睬他的问话,直接对秦书凯说,我现在想要见你。

    秦书凯看了一眼正盯着自己看的王耀中回答说,那你现在在哪里呢?

    冯燕说,我已经到了酒店大门口,真等着你呢。

    秦书凯想了想说,行了,我知道了,我一会去接你吧。通完电话,秦书凯见王耀中还是两眼盯着自己,于是笑着说,你盯着我看什么呀?我脸上有花?

    王耀中说,秦书凯,看不出来吗,你的动作够快的,什么时候有了一个两厢情愿,怎么连我都蒙在鼓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