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52、各自算盘

52、各自算盘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张富贵狗日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无能对付赵喜海,让姚晓霞出面,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当然让人很是反感。姚晓霞不复往日的殷勤伺候,只是客套的有些生分的模样,帮张富贵倒杯水,并不像往常一样,关切的问他吃过了没有,注意领导的情绪心情,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张富贵心里倒也有数,知道自己日了这个女人,而不是关心这个女人,那是不对的,于是他主动提起话题,问姚晓霞最近怎么不打电话给自己。

    姚晓霞心想,你既然是让我帮你办事,就算是我不打电话给你,你还不是会主动过来。尽管心里不开心,姚晓霞却也不想把两人之间的关系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于是挤出笑容来敷衍说,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最近工作特别忙,倒是有些顾不上很多事了,怎么,你最近似乎也忙的很,这么长时间,连个电话都没有,你在忙些什么呢?

    张富贵可不想跟姚晓霞这样汇报工作似的把自己最近所干的工作都一一汇报一遍,他今晚来找姚晓霞是来要答案的,不是过来陪她聊天的。张富贵主动把话题扯到自己想要说的话题上。

    张富贵说,你说这事情也真是蹊跷,以前王耀中在这里当纪委书记的时候,我这心里是巴不得这个王八蛋最好快点滚蛋,否则的话,他总是利用手里的职权,跟秦书凯穿一条裤子,谁得罪了秦书凯,他就查处谁,对自己一些工作的开展相当的不利。

    张富贵说,现在,纪委书记换成了这个赵喜海,原本他刚来的时候,我还很高兴的,毕竟他来了,王耀中总算是走了,换了谁也比王耀中那兔崽子强啊,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早知道这个赵喜海这么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还不如当初王耀中不走就好了,最起码,王耀中跟我是井水不犯河水,只要我不惹他,他是绝对不会动我分毫的。

    姚晓霞听了这话,抿嘴一笑说,张书记,你这几句话,要是被王耀中听到,不知道他要作何感想了。

    张富贵说,现在,人家已经提拔走了,怎么想,跟咱们也没有多大关系了,只是这个赵喜海实在是烦人,只怕他这次要是固执己见,坚持要查赵晨阳,我可要受到牵连,跟在后头倒霉了,这真是自作自受啊,我现在真是搞不懂,当初,我怎么就这么一根筋,非要鼓动赵喜海去查开发区的赵晨阳,狗日的,现在真是把肠子都悔青了。

    姚晓霞心知,张富贵到自己这里来,必定是想要打听一下对付赵喜海的事情到底进行的怎么样了,只是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所以只能一直这么絮絮叨叨的说着,想要等着自己主动打开话匣子。

    见张富贵已经露出些许不耐烦的表情,姚晓霞说,张富贵,上次你跟我说的事情,我已经开始安排进行了,只是现在还没拿到想要的证据,再有两天,等我把事情安排妥帖了,事情就成了。

    张富贵一听这话,露出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赶紧凑近姚晓霞说,你就这么有把握?过两天你的那个女下属,就能把赵喜海那混蛋给拿下了?

    姚晓霞见张富贵一副狐疑的口气,于是把自己利用邀请赵喜海到河下乡考察之机,把河下乡的吴益丹介绍给赵喜海的事情再次详细的跟张富贵说了一遍。

    姚晓霞说,你说的的确不错,这个赵喜海见了漂亮女人果然是有些迈不动步子,狗日的,实在是有些色胆包天啊,就一次酒席上见面后,两人就有了暧啊昧关系,这两天我已经把吴益丹安排住进了我自己名下的一套房子里,一切都已经布置妥当,就等着鱼上钩了。

    张富贵听后,笑着说,真看不出来,咱们的姚书记也快成了阴谋家了,干起这种事情来,一套一套的,看来,你以后的发展前景比我辉煌的多,起码,你做事别我有板有眼。

    姚晓霞被张富贵取笑的有些气恼的样子说,这还不都是被你逼的,老是拿出那种照片来吓唬我,我也只好尽力而为了,现在这个世道要么被人控制,要么控制别人,谁能成为强者,那是要靠脑袋啊。

    张富贵想了想说,姚晓霞,你做的这件事情我很看好,不过,为了保险,我看,最好还是双管齐下更保险些,一旦吴益丹那边这阵子落空,也好有个后备补上。

    姚晓霞有些不解的问,张富贵,你这说的叫什么话,这种事情哪里是你想要有后备立马就有的,要是这么简单就能控制住赵喜海的话,咱们也不会再背后下这么多的功夫了。

    张富贵说,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现在吴益丹那里咱们的确是有些把握是不是,但是赵喜海这个狗日的人这么狡猾,一旦被他发现了什么破绽,咱们这些功夫不都是白做了,为了以防万一,我建议你安排手下准备推荐提拔的纪检干部,到赵喜海那里去送点硬货,赵喜海这小子刚到县里来当领导时间不长,在他的想法里头,这当领导的就该收礼,玩女人,这种时候,下属送什么给他,他必定都会照收不误,这样一来,咱们想要对付他的把握性可就大多了。

    姚晓霞有些疑惑的问张富贵,只不过是对付一个赵喜海而已,我看这个狗日的倒也不像是有多深心机的男人,有了吴益丹这张牌也就够了,何必多此一举,还要麻烦费事呢。

    张富贵看了姚晓霞一眼,往沙发上一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我这么做,那是心里有些害怕了,很多事情有时候变化大于计划,往往似乎已经把局面全都掌握在手里,结果,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很多事情功归一篑,让我吃亏的次数多了,想要不谨慎一点都不行了。

    姚晓霞感觉到张富贵心里对这件事的压力,也不多说,只是答应说,好吧,我会按照你吩咐的去安排,再说,真如你说的,很多时候做事要有更多的保证,也是为了万无一失啊。

    此话说完后,两人就没有话说了,姚晓霞于是主动打破僵局说,张富贵,最近有件事情很奇怪的,我一直想向你汇报。

    张富贵就看着姚晓霞。

    姚晓霞说,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最近郝竹仁金大洲都跟赵喜海走的特别近,几个人经常私底下在一起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上次我陪客商到酒店的时候,还遇到他们三个人在一起。

    张富贵听了这个消息倒也觉的有些奇怪,稍稍想了一下,猜疑的口气对姚晓霞说,现在赵喜海正在忙着查秦书凯手下的得力干将赵晨阳的事情,而金大洲和秦书凯之间的关系一直不和好,最近更是因为一些小事闹的不可开交,郝竹仁更是不必说了,秦书凯抢了他开发区一把手的位置,所以郝竹仁跟秦书凯不对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三人能走到一起,也算是比较正常,只不过,我倒是没听手下人议论过这几人最近经常在一块混的事情,怎么你倒是比我还先得到消息呢?

    姚晓霞说,张富贵,你忘了,现在赵喜海身边可是有我的眼线,每次赵喜海有什么动作,吴益丹这个女人很聪明,总是及时向我汇报的,这也算是对我给他提供机会的汇报吧。

    张富贵很不在意的说,你对她好,哈哈,真是什么世道,应该是你是想利用她,对她好,简直是笑话。

    姚晓霞说,我怎么对她不好,不但给她提供机会巴结上赵喜海,还把城里的一套房子免费给她住,怎么着她也得对我表标点忠心才行。

    张富贵闻言笑笑说,这个世道,你想把一个纯洁的女孩子变为一个官场有心计拿身体换仕途的女人,还说是对她好,真的黑白颠倒,这个世道真是人心不古,好人坏人难分啊。

    姚晓霞说,张富贵,你不要整天高高在上不知道现在官场的行情,你不要以为一个女人巴结上当官的是容易的事情,就如吴益丹那样的性格,如果不是我提供机会,进行开导,永远也不会开窍。

    张富贵说,看来她要好好的谢谢你。

    姚晓霞说,她就是这样想的,所以从她的身上能知道赵喜海的很多事情,至于说知道金大洲郝竹仁和赵喜海在一起那是很简单的事情。

    张富贵想了想说,这个消息,真的很重要,不过你只是说给我听可不够,我看,你必须要想办法把消息告知秦书凯才行,秦书凯这个人会很关注此事情的,说不定秦书凯知道此事情后,直接就把赵喜海搞定,不用我们出手了。

    姚晓霞意外的眼神看着张富贵说,这事情怎么又扯上秦书凯了,再说了,秦书凯上次因为河下乡土地划拨的事情心里必定对我有些成见,我可不想到他那里却热脸贴个冷皮鼓。

    张富贵笑笑说,你现在是开发区的副书记,河下乡的党委书记,这么说也是堂堂的一把手领导,难道这个场面上的事情你还不会做,再说,你向开发区一把手秦书凯汇报工作也是正常的,再说,对于咱们来说,赵喜海也好,金大洲也好,秦书凯也好,只要他们彼此之间狗咬狗的斗起来,总有人被斗趴下,不管是赵喜海趴下,还是秦书凯趴下,对咱们来说,都是赚的,只不过,现在连个知晓秦书凯那边内部消息的人都没有,怎么能随时掌握秦书凯的动向,挑拨赵喜海和秦书凯之间斗的你死我活呢?

    姚晓霞有些为难的说,只是这件事实在是太难了,秦书凯也是个聪明人,即便是我卑躬屈膝的主动去找他,他也不一定给我面子,哪里还谈得上探听他那里的动向呢。

    张富贵说,很多事情不能凭空想象,要走一步看一步再说吧,总之你离秦书凯愈近,对事态的掌控总是真切些,我琢磨着,如果秦书凯真能跟赵喜海对干起来,赵喜海绝对不是秦书凯的对手,只要赵喜海出事了,他就没有精力再去调查赵晨阳,那么赵晨阳举报咱们俩的事情也就算是暂时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