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77、丈母娘也来了

177、丈母娘也来了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大早,两口子还在睡梦中,却听见母亲敲门说,你们快起来,刘丹丹的母亲来了,招呼两人赶紧起来。

    秦书凯有些不快的穿好睡衣,心里想,狗日的,老子真睡觉睡的很好,来干什么。刘丹丹听到这,看到秦书凯很不愿意起来的样子,说,起来吧,你是大人,今晚回来,我好好服侍你。

    秦书凯心里想,老子不是要你服侍,而是想睡个好觉。没有办法,还是穿好衣服,开门出来,见丈母娘果然拎着早点一样的东西,站在客厅当中,母亲正客气的招呼她坐下,眼见秦书凯从卧室里头出来,后头还跟着穿着睡衣的女儿,刘校长一副高兴的样子。

    刘校长说,小秦啊,我今天经过菜场的时候,见有一家的生煎包子做的不错,所以想要买点给外孙尝尝,又一想,既然买了,就不如多买点,把你们一家的早点给置办齐了,你妈喜欢吃烧饼,我特意去排队买的黄桥烧饼,我知道,你一早喜欢吃蒸饺,你看,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豆腐蒸饺,都是新鲜的,赶紧洗洗过来吃吧。

    秦书凯见刘校长说了半天,只是说自己买了适合自己一家人口味的早点,绝口不提为女儿买了点什么,心知刘校长这是为了女儿架势来了,毕竟一家子现在的愿望都是能劝着自己跟刘丹丹不要提及离婚一事,所以,大家劲往一处使,想要感化自己。

    秦书凯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啊狗日的,原本都是一家人,过的好好的,怎么现在倒是成了外人,各人心里都装着自己的心思,这日子过的,实在是累得慌。

    既然刘校长这么巴结,秦书凯总不能给她脸色看,只能客气的说了声,多谢刘校长了。

    刘校长敏啊感的听出,秦书凯称呼上对自己的生疏,以前,秦书凯可是一直叫自己一声“妈”,想到这里,刘校长当着一家人的面笑着对秦书凯说,小秦啊,我这个长辈的以前做事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你可以别往心里去,咱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只要你们两口子好好过日子,我们做老人的怎么样都行。

    刘校长这话说完后,秦书凯的母亲立即主动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臂说,亲家说的这叫什么话,到底你是长辈,用不着跟孩子一般见识,我儿子不懂事,以前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别跟他一般计较。

    刘丹丹可能是没想到,母亲一大早过来,就是为了跟秦书凯道歉似的说几句软话,说白了,还不是为了帮自己一把,想到平日里趾高气昂,从不轻易向别人低头的母亲,为了自己,竟然向秦书凯主动认错,刘丹丹不禁含着泪叫了一声“妈”。

    刘校长目不转睛的注释着秦书凯,母亲和刘丹丹也看着他,似乎此时秦书凯要是不做出什么表示,简直是有些说不过去了。秦书凯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何必呢,搞的跟演戏一样,这帮女人怎么就不明白,时间自然会冲刷一切,把所有的伤痛抚平,为什么一定要逼着自己立即表态才放心呢。

    秦书凯看看母亲期待的眼神,又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看起来有些低声下气的岳母,嘴里终于吐出了一句,妈,您一起吃了饭再走吧。

    就这一句话,一下子让屋子里的女人都放心下来,是啊,这一关总算是过了,秦书凯的态度总算是有了明显的变化,只要他不提离婚两个字,这日子就好名正言顺的往下过了。

    一家人吃完饭后,秦书凯急着要回普水,已经在市区呆了几天了,都是为了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他的志向并非做个家庭妇男,哪里能把自己战斗的岗位定在家中。

    为了能够早点实现自己定下的目标,秦书凯心知,自己底下还有硬仗要打,自己刚刚被提拔为调研员,和正处级岗位上的干部还是有很多的差别的,想要弄个正处级的职位,有些难度。

    但是,这种时候,不管有没有难度,作为男人,为了达到目标,无论如何也要冲上去,毕竟时间是有限的,对于官场人来说,政治生命其实很短暂,说起来似乎从二十几岁到大55岁之间在官场混,掐头去尾的去掉原先年少无知的当小办事员的时期,还有即将面临退休的近十年的混日子时期,余下的时间并不是太多,关键的几年里,一步松懈下来,有些目标就遥遥无期了。

    官场,那是一步都不能落下的岗位。

    秦书凯和家里的几个人说了一声,就出门了,知道这几个人不知道有多少的废话要说,特别是老女人之间,简直就是一个废话牢骚的发源地,秦书凯最怕的就是听这些话。

    秦书凯从楼上下来,正准备打电话问王子成到什么地方了,这个时候电话却主动响了起来,看看是马燕的电话,秦书凯不想参与马琳的事情,可是又不得不接,于是问,马燕,有什么事情,自己在上班的路上。

    马燕说出的话,和秦书凯预料的一样,他问,秦书凯,马琳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到底什么时候人才能出来?一个女孩子在里面是很不方便的。

    秦书凯心知,这件事王耀中的目的也只是要杀杀马琳的锐气,只怕一时半会的不一定放她出来,于是推脱说,马燕,毕竟这税务部门是个垂直单位,如自己这样职位的干部,真是想帮忙也帮不上啊,人家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情,所以不要着急,自己在慢慢的找人。

    秦书凯的话可能让马燕感到和她心里想要的结果发差很大,也没有想到秦书凯是这副态度,于是有些气急的说,秦书凯,你这叫什么话,什么慢慢的找人,不管怎么说,马琳也是我妹妹,难道她出了事情,你就是这样的袖手旁观吗?

    秦书凯心里很是不满马燕的态度,还是主动献策一样的口气说,马燕,其实这件事,你不该找我,因为那些人不会在乎我说什么,也不会改变什么,要想马琳尽快出来,你该打电话给王耀中才对,王耀中跟马琳以前关系一向不错,现在他可是市纪委的二把手,说话可是比我有份量多了,是没有人愿意得罪他的,你主动联系一下他,说不定,他能帮上忙也有可能啊。

    秦书凯的目的不过是想要马家人去求王耀中,只要马家人欠了王耀中这个大人情,以后王耀中跟马琳之间的那笔烂帐算起来,也对王耀中有利些,再说,此事是王耀中安排的,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

    马燕听了这话却更加恼怒了,平日是性格温和的马燕发起脾气来,竟然也像个泼妇一样,她冲着秦书凯叫嚣说,秦书凯,你他妈的是否考虑过马琳的情况,我就知道,你的心里面,永远把兄弟情义当做第一位的,你把我们姐妹当成什么,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王耀中跟你的关系这么铁,你不帮我跟他联系,却要我一个女人出面主动联系他,你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马家的一分子是不是?遇到事情的时候,总算是患难见真情了,秦书凯,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秦书凯只能解释说,马燕,自己也是没有办法,才建议这么做,自己和王耀中关系是不错,但是我出面找王耀中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就是变相的承认你和我之间的关系,毕竟以前别人说什,那都是私下议论。

    马燕却很不在乎的说,如何想,那是别人的事情,再说,难道你我的关系能隐瞒得了的嘛,作为男人是不是做过那件事情把家伙拔出来就想不认帐,听说你也要离婚了,我想等你离婚了,我们组合成家庭也不是不可以,所以别人如何议论,我是不在乎的。

    秦书凯很不高兴的说,马燕,什么时候说过我要离婚,别人议论可以,你不要乱说,不过马琳的事情我还是那句话,我只能尽力,但是不能保证有什么效果,毕竟不是自己管辖的事情。

    马燕很生气的说,秦书凯,如果真是这样,你以后也就不要到我这儿来了。

    马燕咆哮般的说完这段话后,气急的样子把电话给挂了,秦书凯见马燕气成这样,心里也有些不忍,一想到王耀中那副可怜样子,他想要拨电话号码给马燕的手又停了下来,眼下,一时半会的,王耀中并没准备把马琳放出来,自己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跟马燕说什么都不妥当,既然这样,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很对时候,时间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秦书凯在心里叹了口气,骂了一句,他妈的,这都是怎么了,使劲的摇摇头,心情却还是有些不痛快,只能恨恨的在心里对自己说,算了,不管马燕怎么想自己,以后她自然会原谅自己的,毕竟马燕是个相对单纯的女人,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她自己到时候会想明白的,这一切原本是马琳的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