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378、副书记

378、副书记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最新章节!

    杜大宝想不到这个周经理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于是就让下面的人去推墙,酒店的很多工人早有准备般,拿着酒店的家伙出来阻碍,从语言对骂后来就发生恶劣的肢体动作,现场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双方很快打成一片,那天杜大宝也没能幸免,不知道被谁从后背打了一棍,其他的也有几个人被酒店的人打中了,而酒店的三个工人也受了伤。

    这样的结果,那是杜大宝没有想到的,等到警察来的时候冲突才中断,先把受伤的人送到医院。

    再说,盛宏酒店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立即有人对贾厚德作了汇报,那就是酒店不执行通知,和单位的人打了起来,单位还有人因此受伤进了医院。

    贾厚德很是生气,相当牛逼的说,这样还得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面子何在,要求分管后勤和办公室的方云中副局长全力做好此事的处理,对酒店要采取严格的措施。

    那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几个贾厚德心腹在一起开了会议,要求和公安部门、城管部门联系加大对这家酒店的管理,对违章建筑进行拆除,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的处理,维护单位的威信。同时,要做好受伤人员的慰问工作,那是公伤。

    会议结束后,大家各司其职就按照贾厚德的要求去做,贾厚德做梦也没想到,他这次的会议中决定下来要对付的人,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事情闹大了,只怕以后造成的后果,他也要咎由自取。

    冲动是魔鬼,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一旦人在愤怒的状态下失去最起码的理智,往往造成终身后悔的苦果。

    再说,顾大海这次的谈话让钟副书记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因为他是顾大海圈内的人,每每在自己人的聚会上,大家总会有意无意的把市委书记接班人的帽子往他的头上扣,即便是顾大海有时候谈话中也会把这层意思说出来,顾大海常说,在一帮下属里头,自己的工作风格跟他最为接近,工作思路也比较开阔,是个适合做一把手的材料。

    这话说的再明显不过了,顾大海的心里认定要是有一天他顾大海从市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了,他在一帮亲信中最看中的能接替自己位置的人就是钟副书记。

    每每此时,钟副书记都假装憨憨的笑笑,别人夸你,那是看得起你,领导夸你,那表示看重你,有领导如此看重自己,当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你点头还是摇头都有些不合适,因此装傻充愣是最好的应付方式。

    前一阵子,钟副书记听说顾大海在这次的人事调整中可能要走,心里也曾经动了自己想要参与竞争市委书记位置的念头,没想到才几天的功夫,令人沮丧的消息就从省城里传了过来,省委常委会议上没有通过对顾大海的推荐提拔建议,这让钟副书记懊丧了好几天才把心情调整过来。

    不管怎么说,顾大海对自己有恩,他一天不离开普安市,自己就不能动了想要赶他下台的念头,可是现在情形不同了,听顾大海跟自己谈话的意思,似乎是唐小平想要极力争取市委书记的位置,有些容不下顾大海在普安市里继续做市委书记了。

    事情演变到这样的局面,钟副书记觉的,自己跟唐小平就没什么可客气的了,如果顾大海主动要把市委书记的位置给让出来,自己还是有实力跟唐小平竞争一下的,毕竟自己这个副书记也是正厅级,又有顾大海对自己的铁杆支持,自己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钟副书记从顾大海的办公室回去后,仔细的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要是真的跟唐小平竞争市委书记的位置,最大的一个弱点就是,自己在省里没有过硬的关系做靠山,这一点让他大伤脑筋,要怎么样才能拉上一个省里过硬的关系当后台呢,如果能是在干部调整上有发言权的省委常委,那就再好不过了。

    冥思苦想了很长之间,钟副书记猛然想起,在一次饭局上,他听顾大海提及过,马上要到化工园区当主任的秦书凯在省里有些脉络,所以不得不同意唐小平的推荐。

    那是在贾厚德提拔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后不久的一次酒席上,顾大海似乎是有些喝多了,钟副书记送他回家的时候,听着顾大海在嘴里含糊不清的呢哝着说,贾厚德有省委组织部的孙部长说话,秦书凯又有省委宣传部的季部长说话,两人都是省里响当当的人物,我是一个都得罪不起啊,这位置给了谁都是得罪人的事情。

    钟副书记顺口安慰说,反正这局长的位置不是已经定下来给贾厚德了吗?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就别想太多了。

    顾大海长长的叹了口气,摇头说,哎呀,正是因为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我后悔都来不及了,要是早知道季云涛那家伙反应这么大,我就把位置给秦书凯了,看来他跟秦书凯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啊。

    钟副书记知道,季云涛就是省委宣传部长,当即心里也愣了一下,心想,真是看不出来,秦书凯这么年轻,看起来又是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竟然已经联系上了省城这么厚的关系,既然季云涛为了他的事情跟顾大海交涉,说明两人之间的联系必定不是一天两天了。

    钟副书记当时在心里记下了这件事后,现在想起来,如果秦书凯肯把自己推荐给季云涛的话,自己跟唐小平竞争市委书记的位置,必定更加有把握,毕竟这个季云涛也是老同志,在省里的威信那是很高的。

    想到这里,钟副书记不由一阵兴奋,可是短暂的兴奋过后,他又有些担忧起来,因为他知道,秦书凯最近正跟顾大海掐着呢,自己跟顾大海之间的关系比较紧密,这种时候,秦书凯会愿意帮自己的忙吗?还有就是自己推荐贾厚德做局长,那么这些事情秦书凯肯定知道,还有就是上次推荐为化工园区主任,自己也没有同意。

    思来想去,钟副书记决定,眼下没有别的好法子,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他想着,如果自己向秦书凯示好,秦书凯也愿意助自己一臂之力的话,等到自己竞争上了市委书记的职位后,少不了秦书凯的好处就是了,这件事说起来或许有些难度,但是只要自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事情还是有把握的。

    对于一个很有可能成为普安市未来市委书记的请求,他秦书凯应该还是有些眼力劲的,毕竟顾大海是顾大海,自己是自己,原本就是两个独立个体,秦书凯总不能把对顾大海的私怨算到自己的头上。再说,自己当时也是下属,也只能按照顾大海的意图做事,这就是官场。

    钟副书记是个想到就做的人,跟顾大海谈话的第二天,他就给秦书凯打了电话,问,秦主任,你在哪儿,找你有点事情?

    秦书凯见打电话的是钟副书记,心里很不待见,这个人可是顾大海的心腹,很多事情如果顾大海不方便出面,就是他出面去落实的,上次推荐自己到盐化工园区做主任,这个钟副书记还是反对的,于是就问,钟书记,有事情啊,自己在外面处理事情呢。

    钟书记就说,秦书凯,是这样的,最近自己要到省里去处理一些事情,开门见山的请他陪自己去一趟省城。

    秦书凯起初被这个钟副书记弄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钟副书记跟自己无论在公在私都少有交集,怎么好端端的要自己陪他一道去省城呢?难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秦书凯不出声,等着钟副书记亮出自己的底牌。

    钟副书记原本是普安市里土生土长的干部,在顾大海的一手提携下,这几年位置像是直升飞机一样勇往直前,前两年又到团省委混了一圈,弄了个正厅级才下来,这次下来虽然是市委副书记,但是可是加括号的正厅级,所以每个人都能看出来,他这次下来只不过是下来等位置罢了,只要有合适的机会,稍一提拔,很有可能就会担任市长或者市委书记一职。

    对于这样的人物,秦书凯一直对他相当关注,但却并不主动靠近,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是顾大海的人,而且这个人不会和自己成为朋友,因为两人没有合作的基础。

    很多时候,官场的上下级要成为同盟,没有合作的基础那是不行的,因为两人平时少有接触,因此秦书凯跟钟副书记并没有过多的话说,两人客套的说了几句场面话后,气氛立即显出几分尴尬。

    钟副书记倒也实诚,他对秦书凯直言说,眼下官场流行的一句谚语是,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要,自己这个年纪正是干事的黄金年龄,他希望自己能有机会被提拔重用,正好秦书凯最近处于公示阶段,没什么事情,希望秦书凯能陪他去一趟省城,顺便认识一些以后有可能用得着的人,方便日后工作的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