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武侠之超级奴隶主 > 第五十四章 争论

第五十四章 争论

作者:萌萌暴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武侠之超级奴隶主最新章节!

    话说曹操在中军营帐召集文臣武将商讨接下来是退兵还是继续打下去。曹操道:“接着打下去我军必死伤惨重,但是落尘为北方大患,原则上必须要打的。”

    那荀攸道:“从上一场战斗来看,我军第一次面对这个火药,惊慌失措,较早脱离战场,而且损失较大。当年打潼关,我军和落军大小战斗百余次,现在落军又配备了火药,我军恐怕搞不定……”那曹军各个武将虽然都是好战之人,但和落军打仗,都吃过大亏,也都深有感触,纷纷点头。

    “我建议立即退兵,收拾河北袁绍残部,积蓄力量。”荀攸最后建议道。

    “那我军打河北,落尘从后面偷袭我们怎么办?”曹操问。

    群臣都有些默然。当时曹操在河北前线,听说落尘亲率大军进攻洛阳,吓得跳了起来。群臣可都印象深刻。“落尘以20万大军打来,配备火药,你洛阳防线能守多久?”曹操问曹洪。

    “额……”曹洪有些心慌,但他思索一番,“还是能坚持一个月甚至更久,洛阳防线坚固,上次落军大军猛攻洛阳,结果根本没有效果。”

    “一个月能灭掉河北吗?”曹操似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问群臣。

    那许攸忙站了出来:“曹公依在下之计行事,最多两个月,即可拿下河北三州全境。”

    “两个月?太长了……而且不包括辽东。”曹操显然不满意:“这么说来,落尘为我心腹大患,征讨河北前必须给予其以致命打击喽?”

    “也不一定,”郭嘉道,“增加洛阳防线守军,可坚持更久。另外即使洛阳陷落,还有虎牢关、嵩山等隘口,又能挡住落尘一到两个月。这么说来,我们完全有时间在落尘推进到我核心地区前拿下河北三州的,甚至可以东进平定辽东。”

    曹操陷入沉思,道:“落尘实乃心腹大患,到时候要拼掉许多人马才能打败他,要想灭亡落尘势力,更是难上加难啊!难办!”说者叹了口气,犹豫不能决定。曹操一般决策果断,善于衡量利害,这是群臣第一次看曹操这样犹豫。

    “郭嘉,你以为如何?”曹操问。

    郭嘉还是犹豫了一下,道:“在下只是谋臣,此等重大决策,非英明神武之主不能决断……不过,在下斗胆提出自己的意见:我建议不惜一切代价打下潼关,占领关中,将落尘逼到秦岭、汉中以南。建议再征兵四十万,筹备粮草,准备此次大战。”

    郭嘉一字一顿,下面各个文武听得心惊肉跳,这个文弱的书生,说出这么杀气的话。而且这个杀气的建议不是个人意义上的,一旦实行,就是上百万人血战,到时候整个中原都要哀嚎遍野,血流成河……

    “臣反对!”荀攸叫到,“这是要把国家财产、百姓人力都给拼光啊。”

    “如此计实行,对我国来说的确实一个巨大的挑战……”长期在后方执行后勤工作的荀彧也忧心忡忡地说。大多数文臣武将显然也很担心决策带来的巨大损伤,纷纷表示不赞成。

    老实说,郭嘉说的,正是曹操所想!但是曹操既为集团人主,就要考虑妥当,明白利害,不能意气用事。所以群臣提的种种忧虑,曹操不得不考虑,而且这些担心都是有道理的,曹操因此有些犹豫。

    “诸位现在怕血流成河,以后可能就是国家分裂!”郭嘉严肃地说道。“可以判断,现在落尘实力越来越强大,他接下来肯定会染指荆州,扩大地盘,招揽猛将谋士。我们中原现在整体实力还是较大地超过落尘集团,所以现在还有可能战胜他。待落尘势力膨胀,我们就再也搞不定落尘了!到时候谁也搞不定谁,岂不是国家分裂!”

    群臣震惊,一片沉默。显然这个眼光过于长远,多数人都没有考虑到。

    “奉孝说的好……”曹操喃喃地说。

    “现在打击落尘,必然两败俱伤,损失不可估量!”荀攸不屈不挠。“你怎么知道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拿下河北,解决荆州、江东,西部贫瘠,我军照样能势如破竹,打掉落尘集团!”群臣又窃窃私语,显然荀攸说的有一定道理。这里谁也不是神,无法预料历史发展,按照荀攸提出的方案,似乎也是可行的……

    “报!重大战报!”突然有军士在门外大喊。

    “进来!”曹操慌忙说。

    “昨日匈奴骑兵大举南下,袭扰我云中、上谷、代郡等地,烧杀抢掠,还掳去了不少边民。”军士道。

    “混蛋!”曹操勃然大怒。忍不住抓住了腰间的佩剑。“我曹操头一次这么谦卑,去和匈奴人贸易、谈判、每年给钱,就是要专心对付中原纷争。没想到这些匈奴人如此野蛮,简直是给脸不要,不识抬举!”

    “曹公发我骑兵十万,我直捣匈奴老巢,横扫北方!”夏侯惇当即请命。武将们个个咬牙切齿,非常恼火。文臣们倒是平静些,大多皱眉摇头。

    “夏侯将军不要冲动,现在我军已经在和强大的落尘集团交战,又要扫除河北,平定辽东,已经是多面受敌了……恐怕实在是无力再和匈奴作战了。”许攸叹了口气,摇头道。

    “那么匈奴人想烧杀就烧杀?把我中原边民当做猪狗?我们忍气吞声,被打了还不还手?坐由不管?”夏侯惇连连发问,激愤异常。

    “不对啊……什么激怒了匈奴人?我们有边军出战和匈奴摩擦吗?”郭嘉问军士。

    “没有……”军士挠头道,“我军严格遵守训令,避免摩擦,从未和匈奴人打起来。好像落尘的上郡等地也遭到了匈奴的袭击……”

    “这就奇怪了……”郭嘉踱步道,难道是落尘那边激怒了匈奴,匈奴人不分青红皂白大举南下?或者,匈奴那边有什么突发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