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有药啊[系统] > 第953章 紫玉断续丹

第953章 紫玉断续丹

作者:衣落成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我有药啊[系统]最新章节!

    这样的效率可真是够快的了,让玉飞衡的神情都微微显出了一丝讶异。

    其余众多的玉家人也看到了玉飞衡的变化,面色都是一动——他们也是很了解玉飞衡的人,如今哪里又不知道,玉飞衡如今对这药浴很是满意呢?

    之后在顾佐的示意和玉飞衡的并不在意下,他们走到了浴桶前方,往里面的药汤看去。似在意料之内又似在意料之外的,他们瞧见有一缕缕淡淡的黑色“丝絮”进入那碧绿澄澈的药汤之中,清清楚楚地显露在他们的面前。

    那些“丝絮”,分明就是沉淀的杂质!

    而且哪怕玉飞衡如今肉身已经极为强大了,可他们依旧可以看出一股股力量仿佛在他的体内延伸,让他的每一寸肌理,都变得更为强健起来。

    这药浴的作用,当真是立竿见影!

    当下里众多玉家人再无一点担忧,而是更加认可了顾佐的炼药水平。

    因着是头一次浸泡,顾佐是亲手演示又亲自陪同,等玉家人都表示了满意之后,他自然就不必再继续如此,而是可以放开手脚,去研究丹方了。

    这些玉家人也不阻碍顾佐,纷纷向他表示感激后,就将他送到了一处布置极完全的炼药房里,而这里面的许多炼药器具如丹炉炉火等,都非常齐全,且质量绝佳。

    偌大的玉家,类似于这样的炼药房也是很少,而这一座据介绍说,是玉家自己培养出来的圣级炼药师曾经用过的,比起其他的炼药房更好几分。

    如今拿来,却是给顾佐用上。

    然而顾佐听到此处,却是一顿。

    随即他便用疑惑的目光投向了玉长歌:“玉师兄,为何……”

    也是现在顾佐才知道,原来玉家是有圣级炼药师的,既然如此,请这一位圣级炼药师出手即可,又为什么还特意找他过来呢?就算顾佐再大的自信,也不会觉得自己现在的炼药水平已经超过圣级炼药师了。

    玉长歌闻言解释:“就如同我先前所言那般,圣级炼药师常年炼制丹药为大帝所用,我玉家之内也是如此。虽说请五伯炼制也是无妨,但是五伯为给老祖炼制一颗提升实力的丹药,已经足足闭关一年了,不知何时能够出关,故而将此事寄托于五伯身上,并不可行。”

    那名五伯,就是玉家唯一的圣级炼药师。

    原本玉家的势力范围内,他们本家自己培养了一名圣级炼药师,附属家族中也有一位圣级炼药师,故而还是比较够用的,可是就在前些时间,玉长歌发现附属家族王家内部出了岔子,足足有一个嫡系支脉的绝大部分子弟背叛,外部还可能有其他大帝虎视眈眈,就让整个玉家对王家都少了几分信任。这样一来,王家的圣级炼药师虽好,他们却不太敢用,再加上五长老玉飞延正忙着,才导致偌大的玉家,竟然在短时间内弄不到一颗品相足够的紫玉断续丹。

    顾佐听到这里,想起当时发现王家支脉背叛时玉长歌的愤怒,也很同情。

    所以,这大世家倒霉起来,也是挺惨的。

    之后,顾佐跟玉长歌等玉家人打过招呼,就带着自家挂件大哥,一起待在了炼药房里。有玉家长老亲自将药材送过来,接着他就将大门紧闭,开始准备紫玉断续丹的炼制了。

    其余药材暂且忽略,最为紧要的一种灵药被放置在万年冰玉所制成的匣子里,一一呈现在顾佐的面前。

    那只冰玉匣子之中,一支根茎大约手指粗细的雪白灵芝轻轻舒缓着芝盖,上面有若隐若现的寒意萦绕,有点点犹若冰屑般的细碎之物点缀,好似也是由一块冰玉雕琢而成,但是稍稍接近后,已经能察觉到一种与其外表截然不同的温润之感,正是因着这灵药之内所蕴含的药性十分温和柔顺,能在续接断肢时,发挥出极大的功效。

    这正是玉家辛辛苦苦移植过来的玉髓养元芝,而顾佐面前所见的这三株,正是品相颇佳,比起从野外自发生长出来的也不差什么。

    顾佐见状,自然也有些满意。

    像炼制丹药这种事,炼药师本身的技艺如何固然是很重要的方面,但是药材的品相也绝不可忽略。要是品相实在不行,那么想要炼制出一样极好的丹药,那可能性也会降低很多。

    如今既然主药很好,那么接下来的炼制,也就让他放心不少。

    随后顾佐再查看其他的药材,果然药性都很不错。

    足足三副药材全都被玉家送过来,对他的信任也叫他心里颇是熨帖——要知道,这玉髓养元芝一旦真正采摘下来,便是用不上也无法移植了。

    看过药材后,顾佐再将紫玉断续丹的丹方拿过来研究。

    药材总共三百九十四种,每数种之间都有不同的变化,炼药师在炼制之时,哪怕只有一种药材处理不到位,或是在药材互相融合的时候有一旦不妥当,那么必然会导致炼药失败。而火候和放置药材的顺序要是没能达到最契合的点,那么对于丹药的品质也有极大影响。

    尤其是,三百九十四种药材中,有九十九种不同年份的灵药,年份的长短对于丹药的品质也有一定的影响,这都得靠炼药师凭借自己的经验去感知每一种灵药里面药力的浓度,将它们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否则的话,就算勉强炼制成功,大约也不过就是个下品。

    天级丹的难度非常高,顾佐之所以迟迟无法炼制出那无瑕等级的丹药来,就是因为每一种丹方里所需的药材都非常多,而且每一种灵药的活性与药性都十分复杂,一个不慎就会让它们彼此结合在一起产生不良反应,也就导致炼药不成了。

    如果精神力强度和敏锐度不够的,压根就无法灵活地处理这么多的药材,自然也就无法让丹药炼制成功了。

    紫玉断续丹乃是天级丹中很难的一种,就算是顾佐也不敢不小心……炼制天级丹他也不是每一次都会成功完全没有炸炉的,这药材只有三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须得竭尽全力,必不能让这一次的炼制失败!

    仔细又确定了三遍炼制方法流程,顾佐才深吸一口气,再度调整自己的精神力到最合适的状态,同时他将内气也调理充分,做好足够准备……一手抚在气海上,将其中的一团异火引出,直落在那丹炉的下方。

    但这还没完,随即是第二朵、第三朵……

    有三朵异火呈三足鼎立之势在丹炉下方温炉,不多时就将其包裹,似的它上下通红一片,达到高温度。

    下一刻,就有数株药材被顾佐直接扔到了那丹炉之中!

    “滋滋——”

    剧烈的灼烧声响起,那数株药材竟只在刹那就已然化为了药液!

    顾佐毫不犹豫地打出若干个手诀,将那些药液牵引而起,以自身精神力进行控制,悬浮在半空之中。他深深呼吸,将它们引到一旁,暂且等候,以免影响其他药材的处理。

    紧接着,又有三五株药材被提出来,一株株地重叠着落在丹炉里,被那异火灼烧,同样化为药液,由精神力控制而悬浮在另一方。再接下来,丹炉下面的异火登时从三朵减少为一朵,丹炉上的温度也下降很多,此刻就有七八株药材被扔进去,在顾佐强大的精神力控制下,分别以不同的速度化为药液,再度被牵引悬浮到另一边去。

    随即这一朵异火被收起,丹炉下面的异火再度变换,那仿佛不是异火,而是一团冰焰,尽管是在燃烧着,换发出来的却并非是强烈的温度,而是一股淡淡的冷流……整个丹炉都好似冒出了寒气,逐渐要变成冰块一样。

    这是一种特殊的寒芯焰,虽然也是异火,温度也很高,可那种火焰就是寒中带炎,可以用来煅烧一些很特殊的药材。

    如今这些灵药中,就有几种用这些异火来煅烧更好。

    待再炼制出几团药液后,顾佐再度换了其他异火,又来煅烧其他药材……如此这般,反复再三,不断地凝聚出更多的液团来。而每一团药液,都极是纯净,连一丝杂质都没有。

    ……顾佐如今炼药水平能够这样强大,跟他拥有多种异火也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顾佐的体内拥有三十六品莲台,可以容纳三十六种异火。

    虽说最开始他并不知道这些异火真正能够帮到他什么,可是随着实力的增长,对功法越来越深刻的理解,他对那莲台的掌控当然也就更深刻了。

    这莲台的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收容异火以及煅烧内气。

    收容异火,是为了能够拥有不同品质的火焰,可以让他能够有更多的方式淬炼药材,保持药材最完美的特性,提升丹药的品质;煅烧内气,是让他的内气在不断的打磨中变得更加精纯,内气中随着炼药而不断增加的药性也变得更加纯净,这样一来,哪怕他并没有经常进行实战,内气的质量也非常高,根本不在他的大哥公仪天珩之下——不,或者不该说他不曾实战,因为他的“战斗”并非是真正的厮杀,而是日以继夜地不断炼药。炼制得越多,这些异火散发出来的力量也越强大,才会带给他无数的好处。

    在乾坤帝宫中慢慢琢磨出莲台的用处后,又因为帝宫的交易大殿里有很多异火可以交易,顾佐便不再盲目地炼化异火了。

    归根到底他的根本还是炼药,所以随着手中乾坤币的增多,他逐渐调整异火的品种……除却早先得到的阴阳龙火分支、莲心火分支等级出色的异火以外,其他大多异火尽量选择那对淬炼不同药材有极大作用的类型,而原本不符合的则被他取出,换成了乾坤币,以备后续补充。

    随着这样的不断积累,顾佐将莲台上异火的数量增加到了三十五朵,就差一朵,那莲台就可以圆满了。

    而就是这欠缺的一朵并不容易获得,因为顾佐隐约感觉到,先前他那准备在炼化的异火中选择一朵作为主火的念头并不正确——他的确需要一朵主火,但这一朵主火却不能是再从体外得来,而是由他汲取这些异火的特性,自己转化成一朵新的火焰……作为他的本命之火。

    顾佐也终于领悟。

    当初秋灵师尊有莲心火,他修炼了《药天心法》,则要以此凝聚出一朵独属于自己的主火来,并因其是由其他火焰转化而来,为众多异火的延伸,故而可以以他为根本,去操控其他的异火,壮大他自身。

    而到了三十六朵火焰圆满的那一刻,也就是他突破到少帝境的时候了。这漫长的培育主火的期间,从前选择的三十五朵异火也将慢慢调整,或许还有改变,以便于主火的生成……

    话说回来,不管那还八字没一撇的主火,现在顾佐炼药顺畅极了,多种异火不断地打出收回,将那数百种的药材,全都完美地淬炼成了液团。

    再然后就是炼制。

    淬炼药材并非是最难的一关,在炼制的时候,顾佐一面打出手诀,一面用不同异火调整温度,以精神力进行调控,观察丹炉之中的每一丝变化。

    大约过了有数个时辰,那些药液一团团互相融合,最后形成一个极大的液团,内中药性十分均匀,并无半点融合不当之处。

    跟着,就是持续不断地灼烧了。

    炼制天级丹,消耗的时间是很长的,因为每一点药性的变化都需要琢磨,就会让炼药师常常陷入一些难点,不得不停滞着慢慢来。而顾佐因为多方面的原因,让他在这上面的速度比起其他炼药师快了许多倍,可就算这样,这最后压缩液团的这一关,也还是只能尽力而为。

    于是,顾佐在搞定了药性融合之后,这种死板的流程就交给了异火,一团不行就多团同时进行,这才让凝丹的速度也更加快了一些。

    就算如此,也仍旧是耗费了有一个日夜之久……最后收丹!

    顾佐捏着那一粒从丹炉里迸出来的丹药,目光中带着失望。

    可惜了,他已经很尽力地在炼制,结果炼制出来的丹药只在六品接近七品的样子,也就是只差一线就可以达到上品,然而这一线偏偏不曾达到。

    对于其他天级丹来说,这个品质已经不错了,可是对于紫玉断续的而言,这就是失败的。

    顾佐失望之后,也很快平静下来。

    紫玉断续丹很难炼制,他又是第一次炼制,无法立刻成就上品也很正常——跟其他炼药师相比他已经跟开了挂似的了,实在是没什么好不知足的。

    于是他就沉心定气地回忆了一番之前炼制的整个流程,确定没有什么太大的错处,只是在一些很微小的地方抓住时机不够精准而已,而那些精准度一旦调高,品质也会逐步上升的。

    调息之后,顾佐开始第二次的炼制。

    这一回他比上次更加小心,但是却没有把神经紧绷,因为他明白,到这个时候他越是紧张,就越是容易影响那种精准度。

    现在他这么炼制过去,一个个地将先前不够准确的地方弄得准确,也慢慢地来到了最后的关卡——收丹了。

    此时,顾佐照旧是抓住了那一粒丹药,分辨它的品质。

    而这一粒新出炉的丹药,则让他眼里流露出了一丝喜色。

    八品紫玉断续丹,无限接近于九品。

    也就是说,这一粒丹药在上品之中,也处于中上的位置了!

    他算是成功炼制出了玉家想要的丹药!

    当然了,顾佐还是有点想炼制第三次的,而且药材也还有一副嘛,不过他跟玉家约定的是三天时间,如今两副药材炼制完,就已经过去了两天半有余,要再炼制第三副的话,那肯定会超出时间……要是被玉家以为是他炼制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就不好了。

    所以顾佐想了想后,就把这最后一副药材收进了药天大殿里。

    在那处的储物之处,对于药材保护得很好,就算是玉髓养元芝这种特别娇贵的,在那里面都可以保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反正玉家已经表示这三副药材就是给他的,他如今收取一副,自也无妨。

    收好后,顾佐起身揉了揉肩膀,走出门去。

    才刚开着大门,便见到玉长歌和那位三长老在外面等候,另外两边也走来了大长老和二长老两人——他们似乎早有准备,只要等顾佐一出来,就可以立刻赶来!而玉长歌与三长老,就显然是在门外足足等候了这么久的。

    见到顾佐出现,几人都迎了上来。

    顾佐知道他们的心情急切,也不卖关子,直接就将两个瓶子取出来,笑着说道:“用了两副药材,幸不辱命。”

    玉长歌将两个瓶子接过来,当下就将其分别打开,看那丹药的品质。

    顾佐已经再度开口介绍:“其中一粒品质不够,另外一粒倒是还能用上。”他顿了顿,又说,“若是并不十分急切,我倒是想再多炼制几次,或许品质还能有所提升。”

    这话他可不是乱说的,若在刚才的炼制中他有些领悟,能确定不会浪费药材……虽然大约还不能达到极品,可是往九品那里努力努力,说不定还是可以试试看的。

    那边玉长歌等人已经看过了丹药的品质,心头如同放下了一颗大石。

    才两副药材就顺利出丹两颗,这成丹率也够高了,更别说两粒丹药的品质都很好,就算是次一等的,也很不错了,要是真遇上那等急需恢复肢体的,接近上品的紫玉断续丹也合用的。

    得了丹药之后,众多玉家人当然是想要立刻就拿去给玉飞衡吞服,可是在听到顾佐的话以后,他们又觉得……有些迟疑。

    不得不说,他们完全信任顾佐的话,八品丹药已经极好了,可要是能有九品的,岂不是更好?同为上品丹,之间的质量也是有差距的。

    玉长歌并未多思,已经先做出了决定:“既然顾药师有意,当然更好。”他当即就对几名长老做了个示意,又说道,“药园之内,玉髓养元芝还有几株,就都送予顾药师了。之后顾药师炼制出来的丹药,若是有一颗能达到九品,那么多余的药材与其他所出丹药,便都为顾药师所有。倘若所出丹药威未能达到九品,便希望顾药师能将所出丹药售卖给我玉家,至于价钱方面,必然不让顾药师失望……不知顾药师意下如何?”

    顾佐一怔,然后就点头说道:“这当然可以。”

    丹药炼制出来后,品相不够的他根本不会留下,因此只需要有一颗上品留存就行,其他的卖给谁不是卖呢?玉家性子不错,出手应当也很大方,他用那些药材练手之后,成品也无所谓了。

    见顾佐答应,玉家众人当然也很高兴,当下就让一名长老再去将玉髓养元芝采了过来。

    顾佐得了药材之后,闷头炼制,最后总共是留下了一副药材和一粒九品丹,余下来的丹药,他就拿着又去找了玉长歌。

    玉长歌不由问道:“这一回炼制如何?”

    顾佐先给了他一颗九品的,说道:“这一颗总算达到了品质。”同时手里还有六个小瓶子,“这里还有两粒九品丹,四粒八品丹,其中我留下一粒九品的,余下的都送给玉家罢。”他一反掌,收起了其中一个。

    玉长歌接过顾佐丢来的五个瓶子,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