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有药啊[系统] > 第1015章 炼化的条件

第1015章 炼化的条件

作者:衣落成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我有药啊[系统]最新章节!

    宛秋灵微微摇头:“恐怕并无其他可能。除非他之所求,并非长生。”

    顾佐顿了顿:“若是想要长生, 除此以外, 再没有其他办法吗?”

    宛秋灵再摇头道:“除此以外,再没有其他法子。混沌域内, 先有大陆后有生灵, 法则所限, 大帝境寿元已定, 唯有大陆,除非内外破坏, 亘古不变。长生之法乃是共生之法, 借由与大陆共生, 才能叫法则允许。”

    顾佐吁口气:“原来是这样。”他想了想, “师尊是不是已经看出那万生大帝到底是怎么做的了?”

    宛秋灵思索片刻:“若是我不曾想错,他想来用的是威胁之法。”

    顾佐不明白:“威胁之法?怎么个威胁法?”

    倒是公仪天珩,若有所思:“莫非……那万生大帝派遣鹈鴂女, 灭人族万体,夺人族气运, 让大陆荒湮……刻意为之, 都是为了‘威胁’二字吗?”

    宛秋灵颔首:“若要炼化大陆之根, 与其融合共生,须得让大陆之根心甘情愿。而如今大陆之根既然已对此事无比防备,再不愿意与人融合,要想使其愿意,就只能是强行逼迫了。那万生大帝用鹈鴂女聚集一座座大陆上的天骄气运、血脉、天赋等, 便是夺取了大陆的气运,大陆在此影响之下,便会逐渐荒湮,大陆之根也会崩毁。此时若是将大陆之根取出带走,不断体悟上面沾染的法则、内中所蕴含的规则,哪怕并不是真正融入到自身的体悟之内,但只要这般做了,自然也会沾染同样的气息……也许他人无法感知这其中的微妙,可若是大陆之根瞧见,便能看出万生曾毁去众多大陆,无比恐怖。”

    顾佐听到这里,似乎是明白了一些:“所以,万生大帝参悟这些法则规则的,并不是真正要从中学到什么,而是让这些气息跟自己融合在一起,然后对他所看中的大陆之根进行恐吓?”他皱着眉头,“如果是这样的话,万生大帝应该荒湮几座大陆就已经足够了,他现在是不是已经在想着去找一座合适的大陆进行融合?”

    宛秋灵一叹:“若只是一二大陆崩毁气息,怕是无法让大陆之根妥协,何况依我想来,万生大帝去沾染这些气息,除却是让大陆之根识别,将其威胁以外,还有寻找大陆之根的用处……大陆之根藏匿极深,若是它自己不肯现身相见,便难以寻觅。可要想与它融合,连寻到都不能,岂非是妄想?尽管每一座大陆内部规则皆有些许区别,但沾染的法则却是几乎相同,故而越是将更多大陆法则、规则参悟,哪怕不能提升自身,也能从中推知更多的规律,到那时,在寻到一座合适的大陆时,也就更容易寻到大陆之根了。”

    顾佐懂了。

    也是,如果找都找不到,威胁力再强又有什么用?

    严格说来,别看之前万生大帝做出的那些事把他们搞得云里雾里完全弄不清原因,可现在被秋灵师尊这么一点拨,他们却可以发现,其实总结起来是非常简单的。

    然而就是看似这么简单的事,也的确要花费无数年的筹谋才有可能做成……荒湮一座甚至很多座的大陆,短时间里是绝对做不到的,哪怕花费数万年都很难说,那万生大帝遍地撒网不无可能。而每逢他荒湮一座大陆,取得一支大陆之根,在参悟的时候也要花费大量时间。

    这样的话,也难怪这万生大帝十万多年前就开始筹谋了,但到了现在,大概也到了他快要收尾的时候,只是不知道他最终会选择“威胁”哪一座大陆的大陆之根,又或者,他会威胁很多大陆之根,然后最终选择其中一座?

    顾佐这么想了,也就这么问出来。

    宛秋灵却说道:“单以威胁之法让大陆之根愿意被炼化,单单只是用其他大陆的命运威胁也不足够,还须得有将其镇压的能力。炼化大陆之根,要满足数个条件方可。”

    顾佐愣住:“什么条件?”

    宛秋灵回答:“其一,本身境界在大帝境;其二,为那一座大陆孕育之人;其三,大陆之根心甘情愿。”

    顾佐更愣了住:“第一个万生大帝满足了,第三个条件想来他如今也准备了许多,唯独这第二个条件,他好像没法子做到吧?难道说,他要选择他最初出生的那片大陆?”

    宛秋灵思忖一会儿,说道:“或许是,或许不是。”

    顾佐不解:“为什么还有‘不是’的可能?”

    宛秋灵说道:“一座大陆上的鹈鴂女坑害那一座大陆上的天骄,将他们的天赋气运等尽数夺走,又以血肉为祭,送给万生大帝……想来这其中有什么法子,让万生大帝能够‘李代桃僵’,炼化那座大陆的大陆之根罢。”

    顾佐突然想起来,在弘明大陆上,鹈鴂女不是也在一代代地削弱铭文大阵吗?这铭文大阵护持弘明大陆,有辨明弘明大陆中人的能力,但万生大帝就是通过鹈鴂女的做法来隐瞒铭文大阵,想来……跟炼化大陆之根也有相似的原因。

    这原因具体怎么操作他们并不知道,可这也已经不是重点了——他们只需要知道,万生大帝的目的明确,所有的做法都为这个目标而服务就好。

    归根到底他们如今要做的,就是阻止万生大帝真的炼化一支大陆之根,阻止他成为长生境的大帝!否则,不说别的,只说像这样一位隐忍十万年只为长生的大帝,在真正获取长生之后,究竟会做什么呢?这都是难以预料的。

    最起码,他们身为弘明大陆上的人,并不能让万生大帝达成心愿,因为这些年来,弘明大陆说不定是唯一让万生大帝如此吃亏的大陆,一旦他成功,怕是会被他记恨。

    到那时,弘明大陆要怎样跟一位打不死的长生境大帝对抗?除非弘明同样也出现一尊长生境大帝,否则,光是比寿元消耗,都能耗死弘明大陆上的所有大帝!更别说,现在的弘明大陆,根本还未有成就大帝之人,即使有铁血大帝相助,铁血大帝也是公仪天珩尊敬的师尊,却也不能一心一意只想依靠他,将整个大陆的命运全都托付给他……

    宛秋灵仍在继续说:“天骄天赋气运皆是无形之物,那些鹈鴂女不知怎么能将其夺取,而这些天赋气运被祭祀给了万生大帝,他如今的实力,恐怕也是非同小可。大帝之间,实力亦有差别,到如今,也不知万生大帝积蓄了多少力量,可若是让他再这般下去,来日里便不知该如何才能阻止他了。”

    顾佐听到这里,眉头再度紧皱。

    说起来,这万生大帝还真是够谨慎的,他派出鹈鴂女,可以说是一箭好几雕啊,不仅能削弱选中大陆的大陆之根,还能荒湮用来做恐吓物的大陆,甚至还能夺取那无数天骄的气运天赋来强化他自身……也就是说,他这么精心准备着,哪怕是到后面被人发觉了,他自身的实力也足够强大,说不定还能凭借实力翻盘呢。

    公仪天珩此时提出一个问题:“秋灵师尊,那万生大帝受鹈鴂女祭祀之后,若是将那无数的天骄气运天赋全都汇聚,岂不是已经到了极可怕的地步?”

    宛秋灵却是安抚道:“这倒并不会如此。若是要夺取他人天赋气运,绝不可能尽数夺来,否则必遭天谴。因此,鹈鴂女夺取天赋气运后,所夺取这两者便会削弱很多,待再一祭祀,万生大帝所得,百份甚至更多之中方可取得其一。”

    但就算这样,其实也让人得不到太多安慰。

    因为万生大帝这么做毕竟已经过了很多年,那么在这么多年里,哪怕每一次只得到百分之一、千分之一,合起来的数目也足够吓人了。

    顾佐和公仪天珩的心情都很沉重。

    如果按照秋灵师尊所言,那么万生大帝所祸害的大陆,大约当真是很多的。

    ——当然,若是他所选择炼化的是孕育他出生的那座大陆,或许他安排过鹈鴂女的大陆就会减少很多,可就凭这些事,他们已经可以知道万生大帝大约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而像他这样的人,难道真的只会将希望只寄托在那一座他出生的大陆上吗?绝不可能。以他的性格,都谋划了这么多年,自然是要有万全的准备,而这万全的准备,自然就是越多的大陆越好了。

    到此时,两人想弄清楚的东西大概也弄清楚了,但是弄清楚之后,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也仍旧是千难万险的。

    顾佐和公仪天珩向宛秋灵与祁连鸿英告辞,随后便一起回到了铁血宫内。

    这期间,顾佐叹口气:“大哥,咱们还是先打听一下万生大帝是出生于哪一座大陆吧,或许,这也有点用处。”

    公仪天珩自是赞同不提。

    至于这打听……自然还是就近找能让他们打听的人。

    故而刚回去,公仪天珩便主动向铁血大帝问起。

    铁血大帝听闻,略有讶异,但还是仔细思索后,说道:“吾亦不知晓。万生出生极早,他在哪一座大陆上出生……似乎从不曾听说过?”

    顾佐和公仪天珩面面相觑。

    连铁血师尊都没听过,也就是大帝之间并没有提起过,那么……万生大帝好像还真是刻意地隐藏了自己的出生地?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防盗是以前开过的坑,叫《僵尸弟弟》,真·兄弟文。

    于是乎,不能开呀~而且以前这文写得忒艰难,我实在写不下去,就解V返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