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有药啊[系统] > 第416章 找到曌迹

第416章 找到曌迹

作者:衣落成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我有药啊[系统]最新章节!

    <!--go-->    等顾奇父子消失之后,赵家也知道了里面有曌迹的手笔,幸好赵赫炜向来“老老实实”,倒是没有被人察觉。只是也因为这件事,赵家对曌迹的容忍也到了极限,他们算是知道曌迹天生反骨了,就想要立刻逼迫他结婚生子。可是曌迹的软肋既然不在了,对赵家也不用再虚与委蛇,他是立刻斩钉截铁地拒绝。

    赵家也曾想过用下药等手段控制曌迹,可不管是毒品、兴奋剂还是迷幻药,就连催眠他们都用过。但曌迹的意志力很强大,每每都在支持不住的瞬间对自己下重手,而且他也很谨慎细心,这样的药物除非是强行给他灌进去,他都立刻察觉,宁愿饿死,也不会上当。

    在几番折磨后,赵家仍然不能让曌迹妥协,后来就直接把曌迹关进幽闭的空间里,准备先消磨曌迹的意志力,再来控制曌迹。

    但这一消磨,就是好几年过去,好几次曌迹都神志不清了,可他依然记得顾奇和顾佐,除此以外,不让任何人接近。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赫炜也不由露出了一丝敬佩的神色:“我和大哥算是同病相怜,大哥是为了你们,我是为了给母亲报仇,所以当初有交易,也有点兄弟情。大哥被幽禁以后,我这边做事更小心,除了偶尔扰乱赵家的视线以外,也不能主动跟你们联系,以免反而被赵家发现端倪。只不过,把你们藏了七年,大哥就被关了七年,现在大哥应该还是有意识的,但是如果再这样下去,大哥可能就会发疯了——大哥能做到这样,实在不容易,因此我看到奇哥出现在古武者小聚上时,就知道可能时机到了。”

    这些话众人都没怎么在意,顾奇猛然发问:“曌迹他、他现在——”

    他满腔担忧,却不知道该问什么,因为赵赫炜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所以,他只好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儿子。

    顾佐皱紧了眉头,拳头捏得一响:“赵家竟敢这样对待父亲!真是该死!”他对顾奇说道,“爸爸你放心,父亲不会再在赵家待多久的。”

    赵赫炜不由想起了真被公仪天珩拍死的那个人,不禁暗暗打了个寒颤。

    公仪天珩看着赵赫炜:“你所说很有条理,听起来也很真实,但这些毕竟是赵家隐秘,只有你说我们听着,可你所言是真是假,几分真几分假,我们都不能确定,要怎么信你?”他意味不明地说道,“毕竟,你也是赵家的人。”

    “我对赵家,只有怨恨。”为了更取信于几人,赵赫炜把自己的经历也说了出来,“我的母亲刘倩馨,是重点大学的校花,各方面都很优秀,家里也称得上是书香门第,性格更很婉约温柔,她应该会有很好的前途。可就在她大学毕业之后,遇上了一位英俊的男士,对她主动追求,给她海誓山盟……”

    他接下来说的话,就跟之前公仪天珩几人心里猜想过的一样。

    不过这里面赵家的恶心程度,还在他们的预想之上。

    那个追求刘倩馨的男士就是赵宏英,当时的赵宏英也就三十多岁,正是一个男人最成熟有魅力的时候,他隐瞒自己已婚的身份,跟刘倩馨玩了一场爱情游戏。他当然觉得没什么,但是刘倩馨怀孕后才知道了现实,当时她就懵了。她的家教让她根本就不会去破坏别人的家庭,更别说是做什么“外室”——更可悲的是,赵宏英还没有休弃第三任妻子的时候,他引诱了刘倩馨并跟她定情,诱拐她发生关系,等他休弃了第三任以后刘倩馨怀孕了,这时他明明没有第四任妻子,刘倩馨也是小家碧玉,是家世清白可以迎娶的,他却因为一开始就只把刘倩馨当成“外室”,所以也同样认为刘倩馨怀上的是庶子,根本不肯娶她,转而找了其他女人做第四任的妻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赫炜的眼里闪过一丝愤怒。

    刘倩馨当然不肯给人做“外室”,就要跟赵宏英分手,但是那个时候的赵宏英因为好几任妻子都无所出,让他本来就压抑的情绪转化为了极度的大男子主义。他的确不怎么在乎庶子,却很在乎自己的脸面,所以他就跟赵家威胁曌迹一样,用刘倩馨的父母威胁刘倩馨,让她不得不辞去工作,生下孩子,变成赵宏英真正的“外室”。

    后来,刘倩馨不得不暂时认命,但她也是个明事理的女人,尽管痛恨赵宏英,但是对自己的孩子却没有迁怒,反而在生下之后,因为赵宏英的不在意而独自抚养赵赫炜,努力把他教导成一个起码三观正常的,跟赵家完全不一样的人。

    这样被教导关怀的赵赫炜,当然对刘倩馨很有感情,而且刘倩馨也不会因为要让孩子对父亲有个好印象这样的弱智理由,去给赵赫炜说赵家的好话——她只是把赵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家,赵赫炜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一五一十地跟赵赫炜说清楚,因为她知道,赵家根本不喜欢“庶子”,所有的“庶子”都不可能获得赵家真正的承认,赵宏英更不是什么慈父,对赵赫炜并没有真诚的父子之情。与其赵赫炜抱着虚假的希望去憧憬赵宏英,还不如让他看清楚赵家的真面目,以免以后被利用得连渣子都不剩。

    所以,赵赫炜对赵家的感情也是很淡薄的,哪怕他被赵家教导一些非赵家传承的武学,哪怕他吃穿不愁,也受到良好的教育。因为这些给予不是基于感情,那么赵赫炜也只当成是一种利用,以后还回去就是。

    如果一直这样的话,赵赫炜长大了以后也不会对赵家产生什么恨意,毕竟也没算很亏待他,他为赵家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回报。

    可是,在赵赫炜十多岁的时候,正在上学,赵宏英因为迟迟生不了孩子而过来找刘倩馨发泄,而刘倩馨早就不肯跟赵宏英同房,只是实在推拒不成时,才会勉强忍耐。当天刘倩馨再度拒绝,却被那时喝了酒的赵宏英生生给掐死了!

    后来,赵家将这件事伪装成一次刘倩馨的父母过来探望刘倩馨时,觉得刘倩馨丢人现眼,在争执中无意将刘倩馨杀死的意外。而刘倩馨的父母两人,则被赵家直接投入了监狱,做了替死鬼。

    赵家最常做的就是这样的斩草除根,而等赵赫炜回来后,得知的就是这样的噩耗。

    可是赵赫炜半点也不信他的外婆外公会做这样的事情,因为他听母亲讲过很多两位老人的事情,知道他们是很豁达宽容的人,尽管已经退休了,可是多年教书育人,早就不是迂腐之辈,当子女犯错,对子女会教导而不会使用暴力。至于什么失手杀人,简直就是荒谬!

    刘倩馨的一生,都被赵宏英给毁掉了。刘倩馨和她的父母这一家人,也被赵家害得家破人亡。

    等后来两位老人不堪重负在牢里伤病而死的消息传出,赵赫炜已经暗暗地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从那时就知道,赵家已经成为了他的仇人。

    再后来,赵赫炜就更“木讷老实”了,而且表现得冷漠薄情,在刘倩馨的葬礼上连一滴眼泪都没有留下,事后还曾经假装咒骂过几句死得早没留下什么遗产的话,让赵家逐渐放心下来,只是他在私底下,却在不断地积蓄力量。

    当赵宏英只差没把药当饭吃也没能真正生下一个“嫡子”,等他身体被证明已经多半生不出孩子,等整个赵家都几乎陷入疯狂……赵赫炜心里可是高兴极了。就算那段时间他们这些“庶子”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也情愿。

    接着就是赵家终于发现了曌迹,带回了曌迹,赵赫炜心里是不爽的,可是等他知道了曌迹的不甘愿,发现了曌迹跟赵家人完全不同时,两人互相试探下后,自然是一拍即合。偌大的赵家,也就是他们俩有点交情了。

    到这里,赵赫炜可以说是把自己的伤疤也都剖出来给了顾佐几人看,顾佐几人从赵赫炜的话里,当然就对赵赫炜更多了几分信任,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从赵赫炜流露出的情绪和说出的事情中,看到了赵赫炜的诚意。

    公仪天珩问道:“你说了这么多,只是为了帮我们一把?给我们个机会去救出曌伯父?”

    赵赫炜脸上的愤恨沉淀下来,他严肃地说:“如果……你们能毁掉赵家,我会更加高兴。”

    公仪天珩就勾了勾嘴角:“你怎么知道,我们可以毁掉赵家?”

    赵赫炜深呼吸:“你们的实力,你们的号召力。”

    说白了,公仪天珩展现出来的是可以在众多古武者中护住益气丹的实力,而顾佐拥有益气丹,益气丹能笼络古武者——只要他们肯砸下足够的利益,不怕不能驱使一些古武者势力,为他们打压赵家,毁掉赵家!

    尤其是,现在赵赫炜已经确定了,这群人对他那个便宜大哥的确是充满了在意,那么他们必然会跟赵家对上。

    而且这群人手里还掌握着回春口服液——虽然那口服液对古武者的作用微乎其微,但当初赵宏英死马当作活马医,服用之后,身体却有些舒服的感觉。这让赵家觉得,如果能够拉拢口服液的制作者,说不定弄够弄出让古武者的病症迅速好转的药物来。这样猜测,在赵家发现那个拥有绝症夫人的田家已经不像从前那么焦躁时,确认了有七八分。也让赵家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地想要来跟新出现的顾先生和公仪先生结交。他们相信,只要能治好赵宏英,那个倔强得要死的曌迹,也就不重要了。

    而赵赫炜只要想到这群被赵家认为是“救世主”的人,跟赵家有这么大的仇恨,就简直不能更开心了。

    顾佐也发现了赵赫炜那一丝隐藏的幸灾乐祸,旋即想到了什么,问道:“赵家可是还做了什么?”

    赵赫炜也不隐瞒:“他们想要浓缩的回春口服液,现在想来也不可能了。”

    顾佐听到,胸中被堵住的那些郁气,也消散了一分,脸上也难得露出了一抹冷嘲:“我有更好的,可赵家想也别想!”

    赵赫炜点点头:“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想要对赵家做什么的时候,也可以加我一份。不过,最好尽快对付赵家,幽闭室不是什么好地方,大哥在那里待得时间越久,对他的身体就越有损害。尽管你们有很好的药物,可对于神智上的伤害,就不好治疗了。”

    顾佐被这么一提醒,对赵赫炜就多了一点好感:“你不用多做什么。”他想了想说,“我们也很急,所以,今晚你把我们直接带到赵家就好。”

    说完以后,他才发现还没跟家人商量就自己决定了,顿时回头看了看公仪天珩,又看了看顾奇。

    公仪天珩微微一笑:“此事宜早不宜迟,也好。”

    顾奇当然更没有意见,他相信儿子和公仪天珩的实力非比寻常,只要提出就能做到,是忙不迭地答应了——曌迹痛苦那么多年,他恨不得立刻就把人带回来,哪里还有半点等待的意思?

    而赵赫炜的脸色却变了,他失声出口:“——什么?”

    这是开玩笑吧,也太鲁莽了!

    是,他相信公仪天珩的力量很强大,可曌迹被关押的地方可是赵家的老宅,那里层层守卫非常严密,还有很多依附赵家的护卫与古武者看守,要是凭借外界压力徐徐图之,逼迫赵家不得不心甘情愿地放人还好,就这么大剌剌地上门,赵家可是随时能对曌迹不利的!最不济只要用回春口服液的浓缩液进行周旋,多半也能有所得到,现在这算什么?

    赵赫炜的声音很急:“我跟你们说这些,是希望你们做好准备,并不是要让你们这么冲动!你们这样做,根本就是视大哥的安危于不顾!”

    这话说得有点重,但听起来还挺顺耳的。

    顾佐就朝他笑了笑:“你放心,之前所有的打探,都只是为了确定父亲是否真的在赵家,而只要找到了父亲的下落,剩下的事就不必担心了。”

    赵赫炜不能理解。

    顾佐说道:“等到晚上时,你就会明白了。”

    赵赫炜一时无言,可他想到这群人的手段和那些神奇的丹药,他再看一眼顾奇,发现他的脸上仍旧充满对曌迹的担心,却没有什么觉得这两人做事不妥当的意思,也慢慢地平静下来。

    说实在话,比起顾佐这个跟曌迹已经很多年不见,且分离时只是个不怎么太记事的养子来,他更相信这么多年都坚持养大顾佐,从来没有再找过其他人陪伴,到现在还心心念念要救曌迹的顾奇。

    嗯,算是让他又相信爱情了吧……不像他的母亲,被人渣欺骗,一生简直都成了一个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

    于是,赵赫炜和他的心腹就被安排到一间房里,顾佐和公仪天珩则来到顾奇身边,对他进行安抚。

    顾佐道:“爸爸,你晚上早点休息,等一觉醒来,父亲就会回到你的身边。”

    顾奇深深地呼吸:“……儿子,你真有把握?”

    顾佐笑着说道:“当然有,就算我不行,也还有大哥呢。最不济也就是跟赵家打一场,引起一些麻烦呗,总是可以想到解决的办法的。”

    顾奇长出一口气:“那……你父亲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他知道,这两人还有很多没有展现出来的,奇异的本事。

    公仪天珩也是微微地笑了笑:“顾伯父,放心。”

    顾奇的心慢慢放下来。

    不过,让他今晚早点休息睡觉什么的……他还是没办法做到的。

    很快到了晚上,在顾奇的感觉里,几乎是度日如年。

    顾佐和公仪天珩则端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打坐,调理自己的精气神——尽管在这个世界上,论起个人武力来根本没什么人是他们的对手,可毕竟事关曌迹,他们还是将自己的状态,调到了最佳。

    等两人睁开眼后,顾奇也陡然一震。

    顾佐道:“爸爸,时间到了。”

    顾奇则快速进了房间,把赵赫炜和他的心腹叫了出来。

    ——晚饭谁也没吃,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也没有胃口。

    赵赫炜还是觉得不怎么妥当,表情十分严肃:“你们真的想好了?”

    顾佐说道:“是的,请帮忙带路吧,赫炜叔叔。”

    赵赫炜被这称呼滞了滞,然后也只能叹气了:“我先说好,你们一定要用一百二十分的小心,一旦发现不对,就赶紧跑路。”

    顾佐好笑,但也点了点头:“好。”

    接下来,除了顾奇在家里等待外,几人就走出了房门。

    有赵赫炜的心腹开车,顾佐和公仪天珩在后座,赵赫炜则在副驾驶上,偶尔回头看向两人。他发现就算到了这时候他们也没什么很紧张的表情,不知怎么的,也越来越不紧张了。

    赵家的大本营也在b市,大概过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就接近了赵家的老宅。

    这里也是个守卫森严的小区,里面不说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也有很多气血旺盛的壮汉守卫,隔得老远,就能让顾佐、公仪天珩这样的强者察觉到。

    在看到大门的时候,顾佐突然开口:“在旁边的巷子里停下来就好,别进去。”

    赵赫炜也没准备直接进去,就让心腹照做,然后他问道:“让我带你们过来,你们准备怎么进去?这里就算是我回去里面我的私宅,守卫也会严格检查我车里的人,是没办法夹带你们一起的。”

    顾佐就笑了:“放心,我们知道这个,所以不会让你为难。”他又说道,“赫炜叔叔就在这里等我们,可以把车开得远一点,以免被人注意到。大概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把父亲带出来了。”

    赵赫炜有点将信将疑,但既然都已经做到这地步了,也没什么别的好说,就索性退到了巷子的深处:“那就看你们了。”然后,他把关押曌迹的老宅的方位,跟两人详细描述了一下。

    顾佐和公仪天珩对视一眼。

    公仪天珩伸出手:“走了?”

    顾佐点头:“这回大哥花力气,我来查探。”

    两人说定后,身影一晃,就忽然腾空而起!

    赵赫炜一惊。

    飞、飞起来了?

    这不科学!

    虽然现在的习武者可以身法很快产生内力,但是想要飞起来,除非借助现代工具,否则根本不可能。

    那他现在看到的是什么?

    超人吗?

    一时间,赵赫炜整个都被震呆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

    他不由跟那个同样被震到的心腹一样,木木地仰起头来。以他习武之人的绝佳眼力,也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极细小的黑点,在夜空中闪了下,一眨眼就不见了。

    所以……要这样进入里面的宅子,好像还真是不需要操心的。

    再说顾佐和公仪天珩,就算他们在现代这些天都没使用过这技能,御空而飞也是轻而易举,当他们已经离地非常高的时候,顾佐没忘记在两人身上立刻蒙上一层精神力——否则要是被卫星给扫描到,那可真是乐子大了。

    同时,顾佐的精神力再不断向下延伸,几乎是在一秒钟之内,就找到了赵赫炜提到的老宅,之后他更是毫不客气,用精神力把那老宅彻底覆盖,而因为精神力的无孔不入,就让他能在极短暂的时间里,找到那藏得很隐秘的幽闭室!

    要知道,这间幽闭室就连赵赫炜都不知道在哪里——每隔一年,幽闭室的方位就会发生变化,曌迹的关押地点,也随之改变。

    顾佐的精神力刚刚探入那间幽闭室,就发现了角落里的黑影。

    那个黑影是一个人,看起来非常削瘦,几乎只剩下了一副骨头架子,他背靠墙壁,埋着头,呼吸微弱。

    也不知道……是死还是活。

    顾佐心里大恸,难道说,这个人就是他的父亲吗?

    居然被赵家折磨到如此地步!<!--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