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有药啊[系统] > 第155章 各方反应(二合一)

第155章 各方反应(二合一)

作者:衣落成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我有药啊[系统]最新章节!

    原来在这阁中有一张软榻,榻上斜斜倚着个雪衣的少女,她一头缎子似的乌发披垂下来,又在那榻上蜿蜒,形成宛若泼墨一般的美景。其眉眼如画,气质清冽,一双乌黑的眼眸轻轻扫过来,就带着一种叫人不敢逼视的威严。

    红姑等人噤声,都是齐齐行礼。

    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在这明月阁里的心腹却都很明白。明月阁的阁主名义上只有那地榜中的好手花月容,但其实应当非只她一人,还有花月容的胞妹,其实力不在花月容之下,却天性喜静的花雪音。

    如果说花月容性情刚烈善于与人搏杀,那么花雪音因着学得的武技格外奇异,能在颦笑间影响他人,才是这明月阁里真正主事的人。而且花月容平日里总是在外奔波,花雪音却只需要在这阁楼里,静静看书,静静弹琴,她的实力与境界,就能够不断增加。

    因此,明月阁中的人在花月容面前,将她当作阁主,亦当作姐妹,但在花雪音面前,则都是恭恭敬敬,并不敢有分毫的无礼的。

    此刻,听了花雪音这几句问话,红姑不再做出刚才那般狂喜之态,而是斟酌言辞,慢慢说道:“禀雪阁主,方才内门坊市里,有人贩售上百荒狼,价高者得,我明月阁十分幸运,以三千万金并一千贡献点,就将其拿下。故而欢喜。”

    花雪音翻书的纤长手指一顿,侧过脸来,雪肤花貌,玉容生光,言语里却有淡淡的疑惑:“哦?这样轻易?”

    红姑急急忙忙,就把之前那一串儿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一点也没敢漏下,又道:“虽不知其所言故人是真是假,但那人与断水堂有过节必然是真,否则,当不会在我明月阁落于下风之际,与断水堂当众撕破脸面。”

    花雪音听着,纤指在书页上慢慢地点了点,若有所思:“近来入门之人……我似乎听说过这样一件事。”她阖目沉思半晌,“……康文鸿,这件事应当与他有关。”随即她睁开眼,“紫鸢,你去查一查。”

    这时候,一直静立在角落里的一位紫裙的少女翩然而出,如同一只紫蝶一般,速速朝着那楼下去了。

    红姑等人在此地静候,只看着花雪音又将那一卷书翻开,仍旧是大气也不敢出。

    大约过了有一刻钟,紫鸢又翩然而回,凑在花雪音的耳边,红唇微张,将事关康文鸿之事全部说了出来。

    花雪音螓首轻点:“原来如此。”她就对着红姑说道,“既然如此,就将荒狼分与众人,那康文鸿资历虽是低了些,但也给他一头……五级的荒狼罢。此次之事,还是托了他的关系。”

    红姑应命,转身而去。

    她现下心情激荡,只等将荒狼分发下去后,就要来跟那断水堂好好地做过一场,一泄之前的怨气!

    待红姑离开后,花雪音支起身子,缓缓站了起来。那一头长发直垂脚踝,将她整个人都映衬得如同雪中仙子一般。

    室内静寂,唯有紫鸢留在这里。

    紫鸢轻声问道:“雪阁主,您的意思是……”

    花雪音轻叹:“我明月阁虽建立多年,但根基仍旧浅薄,我等如今遭逢困境,无疑是因高手不足且无驰援者的缘故,幸而那断水堂也背后无人,否则哪怕我也暴露出来,明月阁依旧只能有烟消云散一途……内门,内门,每每有许多势力建成,又在顷刻间坍塌,如今我等自保都难,又何谈从天榜的势力手中攫取利益?”说到此处,她的秀眉微蹙,“虽说我等建立此阁,原本只是想要护住一些无辜女子,可现下人多了,力量更大,烦心的事情也就更多了。如果不想方设法抓紧更多的东西,就会因为没有防御之力而成为他人的垫脚石,一旦明月阁崩毁,阁中的师妹们,又当如何自处?难,难,难。”

    紫鸢听着听着,仿佛已经明白了什么:“雪阁主的意思,可是想要借助康文鸿,拉拢那个名为公仪天珩之人?”说到此处,她也皱起眉来,“他如今也不过是个初入内门的弟子,为何不干脆将他拉入我明月阁来?”

    花雪音微微摇头:“我观其行事,乃是不甘居于人下之辈,若是拉拢不成,反而容易引起恶感。”

    紫鸢有些不服气:“难不成我偌大的明月阁,还要看他一个区区先天一重武者的脸色不成?”

    花雪音一指点在紫鸢的眉心:“紫鸢啊紫鸢,你不明白……当时康文鸿爱慕的女子能被那般迅速救出,其中执法弟子的手笔,占了颇大的作用。康文鸿自然没有这个本事,我明月阁也未能出手,那么其中使出手段者,也只有他了。”

    紫鸢郁闷道:“可那也不能说明他不能招惹……”

    花雪音轻弹她的额头,语气幽幽:“不论他用了什么法子,不管他出了什么代价,但他能让赵玉恒为他出手,仅此一点,就足够让人忌惮了。如今他既然与我明月阁有些交情,就当保住交情,而不是为了些许赌气之事,生生将其推走。”

    紫鸢终于不甘不愿地低下了头:“紫鸢明白了,必然会谨慎行事的。”

    花雪音红唇微弯:“日后对康文鸿,也多看顾几分,他爱慕的那个女子,待其成为内门炼药堂弟子后,就也吸纳到明月阁来罢!”

    紫鸢恭敬道:“遵命,雪阁主。”

    另一头,红姑来到了明月阁演武场上。

    这里惯来都有许多阁中弟子在此习武修炼、互相切磋,平日里要把人都召集过来,也都是在这个地方。

    刚刚有人下了令,把那些或在闭关,或有什么其他事务的弟子也都叫来,此刻在这场地上,就是乌压压的好大一片人。

    八成是女子,两成是男子,全都英姿勃勃的模样。

    许多人都有不解,不知这是什么缘故,私底下议论纷纷。但是很快他们的注意力就不在此处,而是看向了后方。

    原来是有好些壮汉手臂上肌肉鼓起,扛着那一个巨大的铁笼而来,在那铁笼里,许多狼啸声绵延不绝,居然是一百多头荒狼!

    刹那间,众男女武者,都震惊起来,随即他们心里产生了万千的念头,突然间,就隐约明白了现在的状况。

    “莫非……那是给我们……”

    “应当就是如此了!”

    “一百余头,分起来并不足够……”

    “实力高者可得,阁主必然会拿出个公道的法子来!”

    红姑本来面带喜色,此刻神情一肃:“安静!”

    众多男女武者齐齐闭嘴。

    红姑道:“诸位想必也明白了,这些荒狼乃是阁中耗费大量资源换取,为如今与断水堂对战之事,将挑选一百二十八位出色武者,得此荒狼,形成战队!我明月阁共有四百弟子,此次当选最为合适之人,若有落选,尔等不可心生怨怼!”

    众阁中弟子当然没有异议,都是齐声道:“遵命!我等不敢心生怨怼!”

    红姑满意地点点头,从旁边一位女子手里接过名单,开始念道:“方永秀,三级荒狼一头;水飘飘,三级荒狼一头;刘英,三级荒狼一头……”

    随着一个个名字念出,被点到的人都是喜笑颜开,兴奋极了。

    有健壮的汉子打开铁笼,将里面的三级荒狼用铁索套住头颈,分别交到那些人手里,而那些得了荒狼的男女,则迅速将铁索接过,拉住那些荒狼,到一旁精心驯服起来。

    一时间,武者的驯兽之声,荒狼的咆哮之声,甚至后来成功时,荒狼们驯服的声音,交织成乐章一般,将其他武者的注意力吸引过去,更叫他们艳羡无比。

    而这些被报出名字之人,大多都是在阁中资历较长且忠心耿耿之辈,同时他们的实力也都不弱,自然不会引起许多人的反弹。

    渐渐地,三级荒狼分配完,随后四级荒狼开始分配,也都分配完,最后轮到了五级的荒狼——没错,那头六级荒狼,必然为阁主所有,这五级荒狼的分配,自然也就是最末了。

    无疑,五级荒狼的主人,统统都是实力超群者,也是阁中比较强悍的那一层力量,许多弟子的脸上都露出了失望之色,因为他们的实力不足,五级荒狼必然是没有他们的份了。当然,武者们心性坚毅,大多很快就摆脱了失望,只是有些羡慕,却也心平气和起来。

    然而在分配到最后一头五级荒狼的时候,却出了岔子。

    红姑道:“康文鸿,五级荒狼一头!”

    这下子,所有人都诧异了:

    “康文鸿?”

    “那个刚来的小子?”

    “他不是先天一重吗?”

    “怎么可能分配给他……”

    别说其他的阁中老弟子了,就算是康文鸿自己,心里也是诧异无比。他虽然在外门为明月阁做了不少事,自身的资历也算是够了,但他也明白自己最多只能得到一头三级荒狼——哪怕没得到也不奇怪。可他却绝对不曾想到,自己得到的并不是三级荒狼,而是五级荒狼!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这都不对劲啊……

    康文鸿迟疑地走上前,却没敢去接过那铁索。

    红姑仔细看他一眼:“你便是康文鸿?”

    康文鸿定了定神:“在下的确姓康,名文鸿。这五级荒狼……”

    红姑笑了笑,爽快地拍着他的肩膀:“我知你心里不解。”眸光一动,又扫向在场众人,“尔等尽皆不解。”

    康文鸿呐呐。

    其余人等都是满面的讶异,等待解答。

    不过他们听了红姑这一言,聪明些的倒是想到里面必然有些弯弯绕绕了。

    红姑就直言道:“能买下这批荒狼,与康文鸿颇有关系,我明月阁赏罚分明,既然沾了你康师弟的光,自然就该有所表示。康师弟,你大可不必因此疑虑,只管将这五级荒狼收下,好生驯服!”然后她话锋一转,“但是,你若是没有本事收服,就是错过机缘,这五级荒狼,我便要收回来了!”

    康文鸿哪里肯错过?虽然他还不明白其中端倪,却不妨碍他立时拱手,发下愿望:“康某定不负师姐、不负阁主的好意!”

    那其他的众多阁中弟子们,才纷纷释然。

    之后,众多阁中弟子各自驯服荒兽,康文鸿与那五级荒兽消磨些时间后,就带着这荒兽,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所选择的乃是独门独院的所在,进门后,便有麾下的记名弟子过来给他将荒狼牵到一边,而康文鸿自己,目光则落在了一位身着红衣,艳丽犹若烈火一般的女子身上。

    “瑶敏师妹,我回来了。”

    那少女站起身,转过头粲然一笑:“康师兄。”

    康文鸿本是个豪侠般的男子,此刻神色立刻温柔下来:“师妹,今日可好?”

    瑶敏公主笑道:“今日稍有进步,再过上一段时日,应当就能前往药阁去做考评,以申请成为炼药堂弟子了。”

    康文鸿当然也是一笑:“如此甚好……”

    两人一番言谈,瑶敏公主对康文鸿的态度颇佳,神情间对他也有些许动容,她多日来受康文鸿看顾,康文鸿又是个资质相貌皆有不俗的男子,日久自然生情。此刻她见康文鸿神色间似有不妥,就关切道:“康师兄,你可是有什么心事?”

    康文鸿回过神,倒没有隐瞒,就将之前得了五级荒狼的事情,全都说给了瑶敏公主知道:“我实在不记得,有什么故人,能有那样的本事。”

    瑶敏公主听了,美眸里却有微光闪动:“康师兄,似乎……”

    康文鸿急忙握住她手:“难道瑶敏师妹你想到了什么?”

    瑶敏公主白皙的面颊上微微泛起红霞,她轻轻抽出手:“不知猜的对不对,但上一次我遇难时,有人将我救下……这事情是奇怪了些,可要真说有什么故人,又有不知道的本事的,也大约只有那个连我皇兄都看不透的……公仪天珩了罢。听说,他也入了内门,以他自出生以来的种种本事,若是做到如此,似乎也并不十分叫人奇怪……”

    康文鸿本来还在为瑶敏公主的丽色惊艳,但听到她后续的话语时,脸色就逐渐变得凝重。良久,他才苦笑道:“说不得,当真就是。”随后他叹了口气,“待我出去打探一番,若是真的是公仪师弟,我还需好生向他感谢一番才是。”

    瑶敏公主抿唇一笑:“一切依从康师兄所言。”

    ·

    明月阁里为这事儿是引出了一些小动荡,也让那当权之人生出了许多小心思,更撩动了一些故友,连还在外门的苍御等人,凡是熟悉者,都得到了消息。

    那边断水堂被打了脸后,回去当然也是好一番添油加醋,那为首之人少不了又要将这件事查一查清楚,而后才发现还真是有着不小的过节——断水堂不仅是将其同一个地方出来的故友抓了走,还在对方进入内门时使了绊子——前者也还罢了,后者简直堪称是生死大仇!如果不是对方本来认识一二内门弟子,在其中斡旋,对方的武道之路就会被断水堂就此掐断,可是一件大事!

    断水堂再一查自身,发现这件事的源头就跟明月阁有关,但为难公仪天珩之事,那就只是个顺手为之,当时根本没有被他们放在心上,后面在自查如何得罪执法弟子时,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区区普通弟子。

    可这回呢?当他们把注意力全用在调查公仪天珩上时,才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譬如他认识的两个内门弟子,恰好就跟执法弟子有些交情,那么上次差点捅娄子的事儿,岂不是正和公仪天珩有关?

    再加上公仪天珩如今的打脸行为,证明了他有一定的潜在价值,断水堂怒不可遏,又发现其中许多事情都是那个叫尤迥的新晋弟子搞出来的,一时间,许多头目震怒,那尤迥的日子,也就不那么好过了。

    断水堂内部,又紧赶着要对明月阁定制一些计划,只因他们弄到了上百荒狼,一旦驯服起来,那可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还有赵玉恒等人,一些其他的势力,逐渐也知道了有人弄到大群荒狼的事情。有一群就想要第二群,私底下的打探是半点不少。

    也是因为这样,公仪天珩这个名字,也就慢慢地出现在众多武者的眼里。许多零零碎碎的算计,似有若无的注意,逐渐浮出水面。

    ·

    且不说公仪天珩的那一番举动叫多少人心里难安,顾佐好不容易接回了自家大哥,就又受了召唤,还得老老实实地到紫一楼去。

    这一回,多日不见的陆九思,也出现在了第三层——据说,他这两天换到了不少药材,正是要送过来给许灵岫的。

    顾佐怎么看,都觉得这家伙盯着自己的目光就跟狗看到肉骨头似的,让人心底里瘆的慌。他有心要和之前一样去侧间里自己炼药吧,可还没等去呢,许灵岫刚好炼制完一炉固心丹,席阳云甚至还扶着他妹妹出来,都用非常好奇——或者说非常八卦的目光盯着顾佐看了。

    有点不习惯,顾佐肩膀缩了缩:“你们这是……”

    许灵岫冷哼一声。

    还是席阳云笑道:“顾师弟,你追随的那位公子,最近名声很大啊。”

    顾佐咽了口口水:“还、还好?”

    席阳云忍俊不禁:“顾师弟怎么吓成这样?只是闲聊罢了,快快坐下来。”

    顾佐干笑两声,也才盘腿坐下。

    陆九思也似乎很好奇地问道:“从旁人口里听来总是觉得虚假了些,好容易盼来了你这真人,正想问一问你这当事人呢。”

    顾佐内心腹诽:若是席阳云只好奇我倒是信,要是你这家伙,怎么可能……

    不过,今天会面对的局面,公仪天珩之前也跟他分析过了,他现在遇上了虽然也为席阳云的“八卦之心”所震撼,但要说紧张到兜不住,那还是没有的。

    于是,顾佐就干巴巴地,把那天的事情三言两语地说了一遍,语气一点也不生动,内容一点也不丰富,平铺直述,完全没有起伏。

    陆九思:“……”

    席阳云好笑,然后随口说道:“现在不少人都在打听,顾师弟回去也给公仪师弟提个醒。另外如果真的还能抓到活的荒兽群,不妨也私底下放出一点风声,到时候自然有不少人要来相求的。”说到这里,也许是最近固心丹炼制顺利、妹妹恢复有望的缘故,他居然破天荒地挤了挤眼睛,“……你们可以狮子大开口,报个高价,好好赚一笔!”

    顾佐顿时哭笑不得。

    虽然他们是这个目的没错啦,可也别这么随随便便指出来好吗……

    而陆九思也有些向往般看向顾佐:“不瞒顾师弟,我自己对这荒兽群也颇有兴趣,若是真的还能弄到,还望顾师弟给公仪师弟敲敲边鼓,给我走个后门?”

    顾佐囧。

    他能说“不”吗……卖谁也不想卖这个包藏祸心的家伙啊!还走后门呢,跟他一个记名弟子谈这个,要脸不了?

    然而在此刻,一直在一旁居然很安静的许灵岫,不耐烦地开口了:“顾佐,那天我碰到你,你说实验一种新毒,是不是就是这个?”

    闻得此言,席阳云等人齐齐转头,都看向了许灵岫,然后又好奇地看向顾佐。

    顾佐噎了噎。

    这小太子,也太直白了吧!

    但事实就是这样,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随即就点点头:“嗯,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