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有药啊[系统] > 第699章 碾压

第699章 碾压

作者:衣落成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我有药啊[系统]最新章节!

    说话间,顾佐施施然走出来,朝着丹元门掌门等人微微行了一礼。

    那丹元门的掌门见到顾佐出现,先是神色一喜,旋即又有些挣扎:“小友,你……”

    他并不欲将其拉入两个门派的争执之中,但在顾佐没有提出前,他可以克制,对方主动提出了,他若是拒绝,那些无辜门人,又当如何?故而,一时不能决也。

    顾佐温和一笑:“顾某前些时日只是一人炼药,如今恰逢对手,正可尝试一番。掌门放心,顾某心中有数,必不会勉强行事。”

    丹阳子都听他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当然不会再固执,顿时满面感激:“那就有劳小友,同那田药师做过一场。”

    顾佐点头:“请长者放心。”

    两人这一番对话并没有藏着掖着,自然也就传了开去。

    刹那间,很多议论声传来,而两个门派的反应,也各不相同。

    丹阳门的人是又惊又喜,好几个跟顾佐颇有交往的当代弟子都是面色涨红,心里有些许认错了强者的尴尬,更多却是与其相交的喜悦。

    那些同门的长老们见顾佐挺身而出,也对他大有好感,一些行将就木者还意欲劝他,只因他瞧着年轻,唯恐他经验不足,对着那田兴吃了亏。

    但很快,顾佐含笑将他们一一安抚。

    众多的丹阳门中人这才是喜笑颜开,都觉得心中去了一块大石,同时又有许多后怕,一思及若是顾佐不在,他们宗门会面临何种情况,就越发对顾佐感激不已。

    而另一头,丹岳门那边却是十分不爽。

    原本这是十拿九稳之事,怎么竟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田兴虽是灵神境,但他心胸狭窄,现在的脸色更是青一阵、红一阵。

    分明如今该是他大展雄风,以自身之能挫败整个丹阳门的好日子,为何却被这小儿搅了局,抢了他的风头!

    丹岳门掌门眼中闪烁一丝狠意,对田兴说道:“田长老,这一回,你可是责任重大,须得好生表现才是。”

    田兴目光凶狠:“自然,老夫这回非要废了他不可!区区黄口小儿,也敢来为那丹元门出头,无知!”

    丹岳门掌门压低声音:“田长老可有把握?”

    田兴冷笑道:“那般小儿,不知走了什么运道提升至灵神境,但论起经验来,他可不及老夫半分。其这年岁,想必晋入灵神境也并不长久,灵神是否稳固尚不可知,老夫可以灵神将其灵神撞碎,叫他境界跌落,重创难以恢复,日后再想突破,更要难百倍以上!”他更咬紧牙关,迸出一句话来,“若是可行,老夫要将他直接轰杀……”

    丹岳门掌门与这田兴乃是一丘之貉,闻得他如此说,反而满意地捻了捻胡须:“正该如此。”

    田兴虽然早知丹岳门掌门不是什么好东西,如今真的听他这样同意,也是意得志满:“就请掌门放心罢!”

    之后,田兴的表现自然是老神在在,似乎仍旧十分从容。

    那些丹岳门的弟子,原本见到丹元门也出了一名灵神境而有些惊慌,此刻见田兴这般作态,顿时又恢复了先前的猖狂。

    灵神境又如何?他们有田长老,必然是要胜出的!

    众生百态,各有表现。

    顾佐可没管那么多,他见田兴走出来了,朝丹元门众人安抚一二后,就也正式来到了场中,同时开口道:“田药师,末学后进,前来请教。”

    田兴也假意笑了笑:“互相切磋。”

    两人相对而立。

    田兴道:“虽说以往的规矩都是一人攻击一人防御,可如今我等俱是灵神境,这何人攻击、何人防御,则是难以选择,而且既然境界相同,怎能不真正斗丹?故而以老夫之见,你我比斗当可分为两轮,第一轮为文斗,便是各自炼制一种最普通的地级丹,为武者补气之用;第二轮为武斗,你我二人各自释放灵神,操纵其互相对战,谁人认输,谁便输了,如何?”

    这样的规矩,不能说不公平。

    就算是丹元门那边,也不好拒绝——毕竟斗丹嘛,又不是一方的境界跟不上,只比灵神是不合理的。只是他们就算不知道丹岳门的打算,也有类似的担心,顾佐他毕竟是,年轻不大啊。

    顾佐轻点了点头:“如此也好。”

    就这么答允下来。

    田兴那边自以为得计,十分满意。

    随后,双方相对而坐,心神一动,就各自取了一尊丹炉出来。

    田兴用的丹炉有很强的温养能力,在里面炼丹时,可以减少废丹率,还能保留丹药里的药性,对炼药有着不小的帮助。

    而顾佐用的丹炉则很普通,只是能承担地级丹的炼制罢了,没什么特殊作用,其他尽皆靠着自身。

    两人这丹炉一摆出来,众人见状,都纷纷露出了奇异的神情。

    他们不由得夸赞田兴的丹炉,又不由得为顾佐的惋惜——同时他们心里也更确定了顾佐不如田兴,否则,也不会用如此简陋的丹炉。

    但是那丹元门的掌门丹阳子,在看到这尊丹炉后,反而眼里闪过一丝满意。

    也有几个长老,看出了端倪。

    ——别看这丹炉普通,可是其表面光润,似有华光流转,这样的反应,如果不是炼药师经常使用,根本不会显露出这种类似于宝光的反应。

    所以,丹炉普通有时候未必只是代表简陋,还有可能的是……这位炼药师素质平均,实力强劲,已不需要丹炉来帮助他了。

    于是,丹元门的人,竟然反而因此稍微放下了心。

    顾佐和田兴取出丹炉后,都是迅速温炉。

    同时,从他们自己的储物武具中,飞出了许多炼制这地级补气丹药的药材,其中包含灵药,也包含普通药材。

    田兴在取出药材后,偷空看了顾佐一眼。

    他本以为顾佐的积蓄应不够丰厚,这般匆忙炼药,多少会出现几分紧张与肉痛之色,然而他所以为的事情却未发生,顾佐仍然平静得很,甚至他取出的药材不止一份,而是三四份,随后从里面挑出了品相比较好的。

    田兴感觉到一股愤怒涌来。

    而后,他不再去看顾佐,自己则迅速处理药材,准备在炼药的时间上,先压过顾佐一头,也好让他在后续的炼制中,因紧张召集而出错。

    顾佐不慌不忙,一项项按照顺序来。

    这种地级丹他不知炼制过多少次,每一次都可以顺利成丹,而且每一次成丹的品相,都是不低。

    两个门派的人,此刻都仔细看着两人炼制。

    他们都是炼药师,跟那些外行并不相同,他们可以从两人的炼制中看出他们的手法技艺,甚至捕捉到他们的一些精妙,让自己也有所领悟。

    这时候,双方分明都发觉,在顾佐和田兴的斗丹过程中,顾佐所施展出来的手法,比起田兴似乎要更纯熟一二分,也更精妙些。

    从如此表现可以瞧出,田兴或许已经是在这方面磨练过了,但是顾佐好像磨练得更久,如同身经百战一样。

    丹阳子面带笑容,心情很好。

    看来,他或许真的无须为顾小友担忧了。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在顾佐炼制丹药的上空,倏然飘来了一小团的乌云。

    众多炼药师都认出来,这分明就是劫云!

    当地级丹达到一定品级,便生劫云,要毁灭地级丹!

    下一刻,一道雷电劈了下来!

    顾佐迅速掐诀抵挡,同时信手一抓,将丹炉中溢出的一抹流光抓住!

    而田兴那边,现在正慢慢地收尾。

    如果有丹劫……到此刻也该有异象了,然而,并没有异象出现。

    沉浸在最后关头的田兴是幸运的,他幸运在于顾佐出现丹劫前,就彻底身心投入心无旁骛了,这避免了他受顾佐天劫出现的打扰,可他也是不幸的,因为他还以为自己能更胜一筹,却没想到顾佐已经先行炼制出来。

    又是半刻之后,田兴满面笑容地将丹药收取,而后看向顾佐,眼里有些得意:“不知顾药师……”

    话还没说完,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田兴非是蠢人,他已然看到了顾佐手里的那一粒地级丹,甚至他也发现了,周围有一些雷电的气息,以及那一粒地级丹的品相,显然比他的要强上很多!

    有人立刻叫出声来:

    “顾药师丹成十一品!”

    “田药师丹成五品……”

    五品地级丹,其实是中级丹,已经很不错了。

    可是这个品级跟顾佐的极品丹比起来,不啻萤火与日月之差别……

    田兴脸色赤红。

    他仿佛觉得周围所有人都在嘲笑他,笑他不自量力,在炼药上竟比不过一个黄口小儿!他不服!他恨!

    下意识的,田兴生出了一个念头。

    他必须将顾佐杀死,这样一来,无论顾佐多么有天资,都是死人!而死人,是没有任何荣耀可言的!

    所以,田兴竟然也不主动宣布第二轮开始,眉心就是一个疼痛,刹那间,一只体型较小的细蛇灵神极快飞出,如同一支长箭,直冲顾佐而去!

    顾佐看着这条细蛇,露出了跟他大哥相似的笑容。

    随后,他的眉心也是一热,一尊极犀利,极巨大的银轮如同闪电,猛然划出!

    只一霎,银轮和细蛇接近,再一瞬,银轮“穿蛇”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