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总裁老公抱紧我 > 第1942章 闹别扭的两个人1

第1942章 闹别扭的两个人1

作者:熊猫芃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总裁老公抱紧我最新章节!

    “哈哈哈!”闻言,齐白大笑了起来,“那我承了你的人情,现在我就把人还给你。”

    “就算我不肯跟你合作?”楚阮扬眉问道。

    “我不喜欢强迫别人。”齐白话锋一转,“但我会坚持我的想法,你要是在厉司承身边呆不下去了,尽管来找我,岳市可不是只有一个厉司承。”

    出了守备森严的白虎会堂口,楚阮方才松了一口气。

    她扶着身体虚弱的彭石走了出来。

    “长官,我什么都没有说。”彭石坚定地说。

    楚阮摇摇头,“我其实不是警-察。”

    “什么?!”彭石惊讶道。

    “我是骗你的,我根本不是警-察。”楚阮叹了口气。

    彭石这个智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考上国-际-刑-警的。

    “你说什么,你真的不是特别行动组的长官?”彭石半信半疑地问道。

    “别说我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要回总部去报道。”彭石涨红了脸,半天才不好意思地说:“那你呢,你还打算留在岳市吗?”

    “我暂时还没有打算离开岳市。“

    ”那你小心点吧。“彭石低低地说。

    -

    厉司承的别墅。

    楚阮回来的时候,家里没有开灯。

    她按下了开关,橘黄色的灯光亮起。

    她就看到厉司承坐在沙发上,表情很冷沉。

    “回来了?”厉司承声音低低地问。

    “嗯。”楚阮点点头。

    “你为什么要在订婚仪式上离开?”他问。

    “我……”

    彭石的事情,她还没有跟他说过,毕竟彭石的身份特殊。

    她担心厉司承一怒之下会弄死彭石。

    她原本是打算,等彭石安全离开岳市之后再告诉他这件事情。

    见她不说话,厉司承站了起来。

    他的表情很冷漠,全身都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你知不知道,今天你把一切都搞砸了。”

    “什么?”楚阮不懂他在说什么,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我说,你今天搞砸了自己的订婚仪式。”

    厉司承一字一句地说:“今天我打算和你订婚,你却逃走了。烟火放完了,客人们都来了,而你却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拿着订婚戒指傻傻地站在那里。”

    什么?她完全愣住了。

    事情怎么会这样?

    难道今天厉司承订婚的对象不是陈惜儿,而是她?

    “你是傻子吗?难道一点都看不出来我想娶的只有你一个人?你这样逃走,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

    厉司承越说越生气,越说心越冷。

    他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可她却丢给他这样一个烂摊子。

    订婚仪式尴尬的草草收场。

    有多少等着看厉氏集团笑话的人。

    就连外公也幸灾乐祸地讽刺他,竟然会不顾身份爱上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搞到最后自己成了个大笑话。

    “我……对不起,我不知道。”楚阮内疚地说。

    厉司承摇摇头,“你不是不知道,你是不在乎。你从来都不在乎我的感受,哪怕是一点点,五分钟,你都没有为我考虑过。”

    厉司承在岳市是什么样的身份?

    高高在上,只手遮天。

    她却搞得他今天如此被人笑话,难怪他会这么生气。

    楚阮很内疚,却又不能不管彭石的生死。

    如果再发生一次,她恐怕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厉司承走了过来,站在她的面前。

    他薄薄的嘴唇几乎贴着她,像是一片轻柔的羽毛,轻轻地划过她的嘴唇。

    他低沉如红酒般醇厚的声音,低低地问道:“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情值得让你抛下我逃走?你到底是去见什么人了?”

    楚阮的头几乎垂了下来。

    她清楚地知道,厉司承和齐白之间的恩怨,他们之间是不死不休的对头。

    如果说是她去见齐白了,那他会怎么想呢?

    厉司承就那么居高临下,整个人无声无息地凝视着她,全身都散发出咄咄逼人的气势。

    楚阮的心脏噗噗地跳个不停,四肢发软,大脑微微发胀。

    她心底有些心虚,根本不敢直视厉司承的眼睛。

    厉司承那张,宛如山水水墨画般清秀的脸庞面无表情。

    薄唇微微抿起。

    漆黑不见底的眼眸深邃幽暗,里面闪过一道道绚丽的光彩。

    好似流星划过天边,好像溢满了怒意一般。

    “对不起。”微微沙哑的声音有些颤抖,楚阮握了握手指,努力想要平息自己的内疚感。

    看到厉司承向她走了过来,她紧张地退了一步。

    紧紧地抓住裙子的衣角,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

    今晚的厉司承,有些不对劲。

    一定要逃,快点逃!

    心底有个声音不断地告诫着自己。

    可是,该怎么逃?往哪里逃?

    天上地下,哪里有缝,可以让她钻进去?

    “你究竟是去哪里了?去见谁了?”

    厉司承走到她的面前,优雅地站立着。

    离她只有一个小手指头那么近,引得她一阵莫名地心虚。

    “没见谁。”她的声音,低得几不可闻地回答道。

    “你在订婚仪式上丢下我一个人逃走,让我猜猜,你究竟是去见谁了。”

    厉司承的嗓音,醇厚得好像陈年的红酒。

    压抑而又低沉,还带着浓浓的威胁。

    “我没有。”楚阮低下头,看着自己光嫩小巧的脚尖,喃喃地回应道。

    沙哑的嗓音在这小小的空间里面,显得格外得魅-惑-诱-人。

    “我来猜猜,那个让你能够一再背叛我的人,究竟是谁呢?”

    “难道是……齐白?”

    他抬起手,抚上她纤细的脖颈。

    冰冷的手指挂过肌肤,激起她一阵冷栗的感觉。

    厉司承淡色的薄唇,吐露出邪-恶的话语:“看来齐白让你很快乐嘛,连嗓子都叫哑了。是他的技巧好?还是我的好?”

    空气中,好像弥漫着浓浓的醋意。

    难道厉司承误会她和齐白有什么,所以吃醋了?

    恍然大悟的楚阮勾起了一抹微笑。

    看着眼前厉司承怒气冲冲的样子,她心里起一阵软软香香的感觉。

    甜滋滋的,香喷喷的,让人禁不住喜笑颜开。

    看着眼前吃醋的男人,楚阮忽然觉得很开心。

    她笑得就好像一只偷腥成功的小猫咪。